eca03

-台大掌中劇團二三事-

前幾日與幾位長輩、朋友談及西田社布袋戲團成立二十年了,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也邁入第二十五年,想要辦點活動來慶祝一下,其中「友團」∼台大掌中劇團似也該列入邀請對象,因為台大掌中劇團也是基金會輔導成立的,因而憶起當日;雖然有些記憶已經不太清楚了,還是能有些輪廓,現在趕快記下來,才不會流失更多,如果記憶有誤,知道的朋友可以補充,讓一些點點滴滴留下記錄。

    剛進台大時一直以為學校內有布袋戲社團,經過一番打聽才知道,原來是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常在校園內辦理各種布袋戲活動,才讓人以為學校裡有布袋戲團。隔年(1987)解嚴,第一個新社團∼環保社成立(聽說以前有所謂「社禁」,所以沒有新的社團),同年,第二個新社團∼台大掌中劇團成立,正確的時間是19871221日、正確的名稱是「台大掌中戲社」。掌中劇團的成立除了學校同學的努力外,主要還是因於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的鼓勵與協助才可以這麼順利,在學校中,社團成立的主要推手是楊允言與張蘭石兩位學長,可能還有其他人吧,已經不記得了。

台大掌中戲社有兩大部份∼學術部與團部;學術部大都是較靜態的,例如讀書會,團部則是以布袋戲演出為主的劇團,可能因為團部有演出,能見度比較高,團部∼「台大掌中劇團」的名聲反而高過台大掌中戲社;或許因為已經對布袋戲有點概念,就擔任了劇團首任團長,其實就社團組織而言,負責人應該是社長,下轄學術部與劇團團部。社團成立之初並沒有辦公室,不久之後才由學生會辦公室隔出一小間給新成立的環保社及掌中戲社做為社辦。有了社辦就要增加一些辦公室設備,大部份是別人淘汰的拿回來用,最懷念的是四張黑色椅子(或許應稱為凳子,河洛語稱椅鼓頭),那是特地騎著機車到汀州路的舊貨市場買的,一張七十元,應該是人家不要的,重新上漆後拿來賣,雖然有點重但很適合在演出時做為樂師的椅子,因為有點復古風,也常常流浪到別的社團,不過,好像大家都知道那是掌中劇團的椅子,因為整個活動中心只有那四張,只不知現在還在不在!

    劇團成立時已經接近期末考,也沒有辦任何活動,主要是沒有經費、沒有器材及道具,也不知道該辦什麼活動。經費部份很讓人頭痛,聽說獅子會、扶輪社等社團都有些補助,就寫了一封介紹劇團的信,再向一位同學借了一本扶輪社的通訊錄,依上面的通訊地址隨機寄了一百封出去,幸運的是有幾個社團回音願意提供贊助,記得最少的是伍仟元,多的好像是一萬伍,因為沒有管帳,有點記不清了,雖然總數不算多,卻讓劇團的第一批道具有了著落,包含戲偶、戲台、樂器,總算可以開練了,到現在都還很感謝有這及時雨。

    在寒假中也尋找到了亦宛然掌中劇團,李天祿老師答應來學校教授,在1988(下學期)319日,由陳錫煌老師到校指導(好像當天亦宛然剛好有活動,只能派出一位團員到校),十幾個什麼都不懂的學生跟著老師認識戲偶及樂器,學習情緒還算高。基於劇團以演出為目標,開練時就設定要在學期末演出,老師也很認真的指導,只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是,提供給老師的車馬費大概只有相當於坐計程車的錢,還好,並不減老師的熱忱。

1988530日晚上在活動中心走廊演出約30分鐘,終於完成了夢想;當天也有很多布袋戲界的前輩到場,當時並不認得,隨後的幾年,有時還會聽到某位前輩也有來看,才知道當天很多明顯是「校外人士」的是布袋戲前輩。演出的戲碼是自編的「托兆碰碑」,全劇有一個多小時,因為練習的時間短無法全劇演出,只演了修改後的簡版,雖然是簡版,包含操偶、口白、鑼鼓、嗩吶等傳統布袋戲的架構都還在,算是難得的。唯一的缺憾是劇本,當時天真的認為,寫布袋戲的劇本是很簡單的事,就自已找一些資料湊合的寫成「托兆碰碑」(楊家將第一代楊老令公的故事)一劇,後來了解比較深入後,才發現這齣劇結構並不理想,寫劇本確是不簡單。

    由於學校社團的幹部任期都是一年,每學年下學期都要改選及交接,所以,這第一任的團長就畫下句點、也離開學校了。因為活動範圍還在公館一帶,1988年秋學校開學後,還偶爾回學校參加劇團的活動,這時指導老師改聘新興閣掌中劇團鍾任壁先生,因為新戲還沒有排好,偶有演出還是托兆碰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不好意思,尤其是1989年在省博(現在的228公園)的新春演出,還是演托兆碰碑,大過年演悲劇實在是怪怪的,幾年後偶然的機會裡,一位朋友談及此事,認為是觸了霉頭,掌中劇團才會沒幾年就沒落了,算是另一種解釋吧!

1988年有一件值得一書的事,就是由台大學生所辦理的第一屆「地方戲曲週」,名義上有學生會、掌中戲社、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等多個單位合作辦理,實際上,主要的工作還是掌中戲社在做,當然,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也出很多力。當時設定在掌中戲社週年慶的當週有五場演出,分別是歌仔戲、布袋戲(台大掌中劇團演出)、北管戲、吳樂天講古、??(順序忘了),可能因為連續5個晚上的活動在忙,有一場沒在現場觀賞,已經忘了是什麼活動了,有可能是楊秀卿老師的唸歌。其中老歌仔、北管有付不多的演出費,吳樂天先生則是反而對掌中戲社捐款,布袋戲自已演就沒有經費的問題,另一場待查。這個活動至今都還覺得很有意義,因為將許多不同的表演帶入學校,讓不論是學校的師生,或是校外關心的朋友,都有機會看到讓人感動的表演。

歌仔戲部份是請宜蘭的老歌仔,忘了當初為什麼會找老歌仔,因為在大部份人的印象中並沒有老歌仔這種表演型式。為了找老歌仔戲團,由一位住宜蘭的學弟帶著來到三聖宮找陳旺欉老先生(1925~2006),因為老先生是三聖宮的廟公;老先生一看就是那種質樸的鄉間阿伯,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名片,記得好像類似板車公會的理事長,反正是種古老行業。當時對老歌仔因為從未接觸過,其實沒有什麼概念,但對老先生卻印象深刻,老先生也很爽快的答應了。

演出當天下午約5點到校門口接陳老先生一行人,看到校門口停了一輛遊覽車,上前一看,車上乘客正在吃便當,原來是擔心時間來不及,才會在車上草草解決晚餐,過後幾年,想起此事時總覺得過意不去,因為當時辦活動經驗不足,連吃飯這麼重要的事都沒特別留意。演出地點是在近200座位的小劇場,因為風聞老歌仔的演出(相信絕大多數都沒有看過老歌仔),小劇場內滿滿都是人;好像是演三伯英台中的一段,那種古樸的表演方式讓所有觀眾非常感動,也形成不少的「欉迷」,接著幾年的戲曲週中,老歌仔成為指定演出,而且吃好逗相報、觀眾一年比一年多。因為辦活動時事情比較多,沒有從頭到尾仔細的欣賞,但最後的介紹又留下另一個深刻的印象;由於觀眾太熱情,戲雖然演完了,觀眾卻有點欲罷不能,帶隊的陳健銘老師就一一介紹參與演出的前後場團員,其中問到陳旺欉老先生幾歲時,老先生先答65,但頓一下馬上改說今天早上出門(宜蘭腔)吃了湯圓,應該說66,而且是全團最年輕的(一位約40歲可能要算後補團員除外)

雖然沒有完整的看完演出,卻因老歌仔的表演氣氛而對歌仔戲產生濃厚的興趣,就在1989暑期報了在宜蘭的歌仔戲營。第一晚安排老歌仔演出,才有機會完全看到老歌仔的風味。隨後的課程中,更深刻感受到那種質樸的表演風格,另外也首次在現場聽到廖瓊枝老師的教學,可惜因為點召無法上完所有課程,實為一大憾事;雖然如此,因為經過幾天的課程後,對歌仔戲有入門的認識,也常常注意歌仔戲的動向,算是另一種收獲吧!

補充說明,老歌仔的演員全部都是男性,1988年扮英台的正是陳旺欉老先生,雖然臉皮有些已經捏在一起,但高齡66歲的英台卻有讓觀眾著迷的風韻,可惜的是,隨著老先生們的仙逝,已經沒有機會看到當年的老歌仔了,雖然也有政府及民間單位為保存而非常努力,但時代背景已經不同,也只能保存一些外觀形式了!

    北管戲部份請的是「新美園」北管劇團,為什麼會有北管戲也忘了,畢竟北管戲不是一般人熟知的劇種,也逐漸沒落當中,找「新美園」也只是因為當時比較有名、比較好找。獨自一人到台中旱溪找團長王金鳳老先生(1917~2002),王老先生給人的感覺也是質樸,但與陳老先生味道不太一樣,可能是因為兩不同滄桑的生活背景吧!王老先生也很爽快的答應了,當天在小劇場演出「長板坡」、趙子龍救阿斗的故事,說實在的,當時對北管戲並沒有特別的感覺,是後來接觸多了,才漸漸感受到北管樂的特色。倒是當天演子龍的是潘玉嬌女士,也就是到現在仍是北管名伶的亂彈嬌,值得記上一筆。

    吳樂天講古是學生時代最喜愛的電台節目之一(另一個是電台布袋戲),在台北地區目前還有吳樂天先生講古的重播,電台布袋戲就沒有聽過了;去拜訪吳樂天先生是一群學生,地點是台北圓環邊的巷子裡,可能是地點近的關係、還有名人崇拜吧,去的人比較多。吳樂天先生給人的感覺屬於爽朗型,當然,見到偶像也會有點激動,就像1981(1982)去拜訪黃俊雄先生一樣;吳先生也很乾脆的答應了,還捐款贊助活動經費。活動可能是在活動中心或綜合大樓大禮堂,記不太清楚了,其實這兩個地方都不適合辦活動(尤其是綜合大樓大禮堂迴音特別嚴重),但當時可以辦活動的地方實在不多,只好將就一下了。講古的內容不記得是「廖添丁」還是「賣鹽順」,因為後來還有再邀吳先生來,所以分不太清那一場是講什麼。

    布袋戲由台大掌中劇團演出,劇目是「托兆碰碑」完整版,地點好像是綜合大樓大禮堂,還找來一位同學幫忙錄影,當時的錄影機並不普遍,學生也沒有那麼多經費請專業的錄影公司來,能借一台家用的就不錯了,這也是擔任主演第一次留下記錄,可惜的是,雖然有拷貝VHS(俗稱的大帶),但發霉太嚴重,也一直沒有處理,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這歷史性的畫面。

    由於第一屆戲曲週造成大轟動,隔年很自然就要辦第二屆,因為主要執行工作是學弟妹們,無法詳述過程;值得一書的是,第二屆的活動是在校門口搭台演出,恐怕是台大建校以來的創舉吧(聽說後來因校門口成為「運動」的重要據點,校方在若干年後已不核准在此辦活動)。或許是第一屆的好評,也或許是因為校門口在羅斯福路與新生南路交叉口,也或許是宣傳做得很好,觀眾來得很多,整個場面既熱鬧又溫馨。整個系列的開場是一場特別的表演∼跳鍾馗(有點不確定,或許是第三屆),請來「景春堂」的林金鍊先生擔綱。在民間的習俗中,對於跳鍾馗這種制煞議式的場域,一般人是不願意靠近的,之所以會以跳鍾馗做為系列活動的開場,主要是藉此讓有興趣的人能近距離看到儀式的進行。

    算起來要稱呼林金鍊先生為師叔,因為林先生除了跳鍾馗外,也是「似宛然掌中劇團」的團長兼主演;林先生家在延平北路夜市旁的巷子裡,聽過完整的活動說明後,不但爽快的答應,而且還要「做全套」。當天除了是場地第一次使用外,也是「新興閣掌中劇團」新彩樓的開台,整個跳鍾馗儀式在下午六點開始,進行約一個小時,接著才是布袋戲的演出。校門口除了戲台外,還圍出一大塊地方供儀式進行,由於來看的人太多,周圍顯得非常擠,相機、錄影機一大堆,不知道有沒有留下這珍貴的畫面,因為通常跳鍾馗主要在儀式,很少有機會及場地可進行沒有限制的「做全套」,如果沒有留下記錄就太可惜了。

    台大掌中劇團能演出後,也曾接受邀請到校外演出,初幾年因為時間能配合,劇團也缺演出人手,一直都有參與各地演出,由於只參與演出,只有一次到高雄演出算是深刻印象,其他大都模糊了。劇團運作頭幾年算是順利,大約第四屆開始就漸漸衰弱了,可能是有些團員畢業了,又後繼無力吧!很多這類的社團命運都差不多,能維持久的並不多。很多年沒有去了解,2000年執行「非職業布袋戲社團調查研究計畫」時,才知劇團後來改走霹靂路線,辦公室也搬到位於羅斯福路、舟山路附近,比較「豪華」的活動中心中。隔幾年聽說劇團「倒了」,說有一批劇團的器材被清出來,接收時才知道,剩下戲台、少數幾個戲偶及樂器,還有一箱書和資料,目前放在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

後記

    原來只是有感而發,隨意回憶記錄,沒有想到越記越多,算是留下一點歷史足跡吧!㊣201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