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a01

-如花向陽歌仔戲-

  演完戲後將所借的道具送回師兄家,恰好客廳電視螢幕出現如花,由於久未看電視,只聞其大名不知來龍去脈,經師兄解釋後才有所了解。告辭出門後在麵攤吃麵,順便看報紙,看到向陽先生大作「關注台灣文化,再振歌仔戲雄風」(8月29日自由時報第3),隱約覺得其中有所關聯。回家時沿路思索,歸結出關聯在「質樸、弱勢、被塑造」。為避免標點符號的爭議,以「如花。向陽。歌仔戲。」表示此三者中間沒有任何關係,純粹做為下文的引出點。

  同樣以最少修飾的樣貌出現在觀眾面前,表現出質樸的可愛,可能也是一般觀眾會喜歡的重要原因,太多深加工的產品,反而讓人想追求更原始的純真,歌仔戲充滿藝人自由表現的原汁原味,應是其受到歡迎的重要因素,或可說如同如花。現在,經常以即將消逝來做為歌仔戲的宣傳訴求,與如花以被欺起家、扮演弱勢角色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其堀起的過程也頗有相似之處,如花是被媒體撐出台面,而目前的歌仔戲名團許多是由媒體與「學者專家」共同塑造出來,劇團在表演藝術上的體質或成就反非絕對因素。

至於其結果,相信大家還有印象,螢光幕上也曾出現類似的角色兩佰,如今不知其在何處!這麼快就被媒體消費了!歌仔戲是否也會很快被媒體及「學者專家」消費掉?當然沒那麼容易,在還背著「傳統文化」的大旗下,以目前的情況估計,最慘的可能是在二十年後只留下一個「樣板戲團」,因為不論政府如何重視或不重視文化,消滅歌仔戲的罪名誰也不願意擔!

  目前的情況是什麼?由向陽先生的文章中可以摘出幾點來觀察:

一、戲專「歌仔戲科的畢業生則因為缺乏歌仔戲國家劇團,而面臨無路可走的窘境」:

  目前歌仔戲科的教學是否合於歌仔戲的需求還有所爭議,是「學者專家」領導方向?還是藝人?有位藝界前輩的說法或許是很好的參考,大意是「當初要資料時,三不五時來阮兜(來我家),現在做博士了,要來評審我的戲能不能演,這是什麼世界!」,這位前輩在抱怨申請演出補助都要送審,而其中有一位評審在寫論文時常向他要資料,拿到學位戲都沒看幾次就當評審了!眼前其實有活生生的例子京戲,不是也有國家劇團嗎?結果有多少觀眾?

  台灣到處都有歌仔戲團,畢業生有沒有可能在各劇團找到演員缺?是劇團不要戲專的畢業生加入?還是畢業生不願意加入?這些都和學校的政策及做法絕對相關,還值得深入探究。

二、「文化場」

  歌仔戲(還有其他如布袋、傀儡、皮影、亂彈、高甲、客家等劇種)從盛而衰有其量變及質變的過程,政府的政策是其中最重要的影響因子。例如原來各村莊、行業的中元普渡有自己的時間,過去推行統一拜拜,統定在七月十五日,因為較大型的普渡都會演戲,這樣讓原來七月可以幾乎滿檔的戲路一下子減少許多,也波及到好不容易放假一個月的好兄弟,原來可以從七月一日沿各村莊吃到月底再收假,現在卻必需先餓十四天,七月十五還得猛撐,為後半個月幾乎沒有得吃預做準備。

  過去在學校教育中的獨尊「國語」無疑是最根本的衝擊,讓許多年青一代因聽不懂河洛話及對母文化沒有認識而難以接受歌仔戲,觀眾流失當然要走向沒落。現在似也未見補救政策,母語教學每週只有一小時,有的學校還不一定會認真上課,而母語教師如果排滿每週三十二節課,週休二日還得在家備課,平均月薪也不到三萬元,沒有三節、年終等等福利;反觀外籍英語教師,最高每月有九萬多元,還不包含其他如機票等支出;果真全民都需要英語嗎?英語不應只是某些職業謀生的工具而已?(有關全民英語的現象關聯到社會結構性綁架的問題,或許以後另外討論)我家養豬,需要用英語叫豬來吃飼料嗎?如果是謀生的工具,為何要用這麼多資源?而母語是文化的傳承管道,反而沒有這麼高規格的待遇。如果將母語與英語相交換,相信歌仔戲至少可以期待能吸收更多觀眾。

  「文化場」則是重要的質變因素。劇團生存越來越困難,奧運金牌有壹仟兩佰萬的獎金,國家級的「民族藝術薪傳獎」得主,從教育部長手中接過獎盃後,還是要回家賣麵渡三頓;如果能得到補助,除了演出費外,附帶有在媒體的藝文活動宣傳,大大提高能見度,演出費也可以跟著水漲船高。為了爭取極少的演出補助,劇團必會受由「學者專家」所組成的評審影響,評審喜歡創新,就趕快找新鮮題材,劇團的體質及特長反而不是重要的發展因子,於是,看到各劇團每年都有新創作,找學者專家來指導,演員被一些新的但通常不是歌仔戲的表現方式帶著跑,歌仔戲的原味反而不見了;可以用個例來比擬一下,如果郭英男老先生的天籟編成合唱曲、用美聲唱法,還是不是阿美族的傳統音樂?這裡又引出一個值得探討的題目:什麼樣子的演出才叫歌仔戲?

三、「無論演員表現、劇本新編乃至舞台、服飾、樂曲都有大幅進步」

  在文化場的導引之下,許多劇團朝「創新」之路勇敢邁進,舵手大部份是「學者專家」。從「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的時代至今,讀書人是一個階層、在上面,演戲的是另一個在很下面的階層,可能連「被髮左衽」的層次都還不到;根深蒂固的價值觀,讓演員不知不覺跟著「學者專家」走,當然就產生消費的契機了。

  歌仔戲以河洛話搬演,過去的演員能自然的講、唱,現在「創新劇本」的作者很多連話都講不輪轉,還能為者,或許可從書中找些「文詞典雅」的「國語」,於是唱得拗口、不看字幕就聽不懂,失去歌仔戲原來是活在一般民眾生活中的體質,而朝向「精緻」的文人世界移動,或許我們可以期待精緻到像「貓」連演十八年,您認為可能嗎?

  以歌起、戲收的歌仔戲,音樂性顯然強過許多劇種,何種音樂才是歌仔戲?逐漸凋零的老樂師沒有發言權,因為,在遠古時代的武器可能是樹枝、石頭,弱勢還能「大下換細下」(河洛俗語),強者大力搥一下可能也要被弱者小力的回搥一下;現代的武器是飛彈、大砲,強者射十枚可能也要被弱者回敬一枚;但是,從古自今有一種武器是單向的,叫做「知識」,有知識者建構一套強而有力的攻擊系統,弱勢者沒有一點反擊能力,因為反飛彈有得買,「反知識」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了!受「現代教育」、全身都是知識的「學者專家」掌控整個戰場,發表許多意見:為什麼沒有芝麻?為什麼沒有洋蔥?還撒花生粉,這怎麼吃?殊不知,同樣用兩塊麵粉夾一塊肉,有的地方叫漢堡、有的地方叫割包,在這種「漢堡觀點」下,老樂師沒有發言權!

  歌仔戲和如花的將來會不會相同?如同「國事如麻」,恐怕只能「大人的事,交給大人去解決」了!                             

2004/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