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05

-俚諺語-

鑼鼓陳(dan5)、腹肚緊(an5),鑼鼓煞(sua4)、腹肚顫(tsua4)

  形容民間演藝人員的生活情形。

  鑼鼓陳(借音字,指鑼鼓響聲)就是在演戲,腹肚是肚子,緊是吃飽所以腰帶緊;煞是演完沒事了,顫是顫抖,因為餓了所以顫抖。

  一般員工薪資發放方式可大約分為計月及計件兩種,民間戲曲演員大都屬於計件式,亦即,沒有演出就沒有收入。如果遇到戲路多時,可能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如果戲路少時,可能整個月都沒事做。鑼鼓陳是指鑼鼓響起,就是有戲可演了,因為有收入肚子可以吃飽,所以腰帶就緊;一旦沒戲就沒有收入,難免餓到發抖。

  既然知道沒演戲時就沒收入,為何不在有收入的時候儲蓄?這種概念在現今社會是很普遍的,但在過去演藝界的環境下,卻不一定能這麼做,主要的原因有二。第一,除非是名角,一般演員的收入是很低的,在廿一世紀初的今天,不重要的角色一整天演出的收入可能只有一仟元左右(依地域、戲種、戲團的運作方式等而有不同),一個月滿檔也不過三萬元,但通常一年只有半年有戲演(有的劇團可以有三百天,有的劇團可能連六十天都不到),也就是說,平均一個月的收入大約只有一萬五仟元,實在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儲蓄。第二個原因是一部份藝人沒有理財觀念,可能收入多就用得多,收入少時用得也不少,當然沒有錢可以儲蓄了。

沒軒沒園、有錢公家賺

    環顧世界歷史,有因宗教而戰、有因土地而戰、有因經濟而戰,但因所學音樂不同而戰者似未曾見,這種事卻在台灣發生了。

    在北部有名的是西皮、福路之爭,因學習北管西皮系統與福路系統不同而械鬥;在中部則是因師承不同而產生的軒、園之爭。以XX軒為名與以XX園為名者乃因師承派系不同,在混合了地域、族群等等因素後,產生了械鬥的動因,也成為世界歷史中極怪異的爭鬥原因。當然,雙方都佔不到多少便宜,最後只得和解了事,就有了沒軒、園的分別,有錢公家賺這樣的俗諺。或許可以說,大家別再做這種沒有意義的爭鬥了,有演戲的機會就大家一起去討生活吧。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文指讀書人、武泛指某些非讀書人,讀書人不敢說自已是第一名,而某些行業的非讀書人卻認為自已是第一、不可能是第二。這話有些瞧不起那些人的意思,常用在感嘆某些人總是以為自已是最厲害的。

    這種現象在演藝界不難看到,有些演藝界從業人員閒來無事就批評同業的缺點,但並不檢討自已,以致在某些場合造成不必要的爭議,所以,有的人就感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讀書人不認為自已是第一嗎?那倒未必,不是說自古文人相傾嗎?可能文人比較「文雅」一點,不會明明白白的說出來而已吧!

爸母無聲勢(sian1 se3)、送子去學(oh3)

    聲勢並非完全指有勢力,而具有多重意涵,甚至可說只可意會、不能言傳,至今仍有長輩會用「無聲無勢」來罵人。如果用文字來模擬,大約可以認為指沒有錢、沒有地位、讓人瞧不起(不一定做了壞事)、懦弱、沒有羞恥心

    早期百姓生活困難,又沒有所謂計畫生育的觀念,當孩子一個接一個的出生,便產生無法養活的問題,要想辦法送給別人養,好人家又相當難找,只好質押給戲班當學徒,還可以拿一點錢養其他的孩子。

在漢族的士大夫觀念裡,「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學得文武藝,貨於帝王家」、「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一切幾乎以讀書、博功名、光耀門楣為人生目標,稍為有點希望的家庭,大都有這樣的觀念(及作法);演戲的所謂「搬戲仔」幾乎沒有社會地位,在清代,甚至祖宗三代有演戲的,即沒有參加科舉考試的資格,除非已至絕望,沒有家長願意讓自已的子女走上這一條路。所以,演員有兩大來源:一是家裡本來就是演員(祖傳),因耳濡目染而承接衣缽,二是被送去學戲的孩子;有些命運坎坷的孩子,反而因此而發奮,學得一身演技而成為受此行中人尊重的「先生」,生活也獲得了改善。

在現今的社會裡,雖然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仍普遍存在,因無聲勢而送子去學戲似已絕跡。在一個有文化的社會中,正當的職業應無分貴賤,只要肯努力就應受到尊重,有年青一代投入演戲中,相信就是體認到藝術的價值吧!

附:契約書

立僕*字人,鹿港xxxx,有長子.,年登九歲,因家中清淡,日食難渡,即托中引就本港牛墟.,為作戲童,面限拾年為滿,身價銀拾捌大員,即日同中交收完足,即將其子交與銀主,請師教習戲文,不論初幼,恐有風水不虞,與銀主無干。恐有房親三言二語,xxxx出首抵當,不干銀主之事。恐口無憑,三面議定,合立壹紙,付執為炤。(光緒二十一年四月念二日)

註:

1.摘錄自伊能嘉矩《臺灣文化誌  中譯本》中卷頁177.

2.僕字本字應為貝部(即人部換成貝部),因字庫中找不到,暫以僕字代。

3.xxxx….為人名,與所要敘述之事無關,省略。

4.光緒二十一年為1895,當年日軍統治台灣。

尪生某旦、呷(chiah3)飽相看

    在婚禮中用這句話來祝福新人,祝福尪(新郎)及某(新娘)能整天不用工作,吃飽了相看兩不厭;生和旦在戲棚上常是最英俊和最美麗的,這句話也有讚美新郎新娘的意思。

    廟口的演出中,正戲開演前都會有「扮仙戲」,常見的扮仙戲分為三段,第一段神仙祝賀,第二段跳加官,第三段團圓;團圓的段落只有生和旦坐在椅子上相望,等著後場樂師把曲牌吹完後才下台,沒有口白、也不需動作,在一般人眼中,這已是極幸福無比了,當然,這種幸福感必需在過去社會的時空背景裡才能完全呈現出來。

廟口看戲的人大部份是一般庶民百姓,生活並不一定能稱心如意,大多數人甚至每天要為三餐努力,尚且不一定能溫飽,所以,不用為下一餐努力工作、可以呷飽相看可說是最幸福的事,這樣的祝福當然是一般人最希望的了。對家中不缺的人可能無法想像這種幸福,因為吃飽不用工作是最平常的事,可能還需找些消遣來打發漫長光陰,自然難以體會這種希望的滿足吧!2009/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