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04

-俚諺語-

第一衰,剃頭噴(pun3)鼓吹

  剃頭指理髮師,噴鼓吹指吹嗩吶,都是民間常見的職業。

  民間演員在社會中的地位相當低,而民間的樂人亦地位相當,除非萬不得已,很少有家長願意讓自己的孩子淪為「搬戲仔」。

附:台灣的階級觀念

上九流:師爺、醫生、畫工、地理師、卜卦、相命、和尚、道士、琴師(精通琴術與棋術的高級音樂師,都是讀書人出身)

下九流:娼女、優(俗稱「搬戲的」)、巫者、樂人(俗稱「鼓吹」)、牽豬哥、剃頭、僕婢、拿龍(就是按摩師)、土公。

註:

1.摘錄自鈴木清一郎《臺灣舊慣習俗信仰  中譯本》頁14.

2.乞丐因有「乞食皇帝呂蒙正」,並未在九流之列。

藝真人貧

  對於演戲的從業人員而言,技藝是謀生的工具,「功夫」越好,應該是越受觀眾歡迎,能接受許多邀請演出而得到戲金,應該是不會「貧」,可是民間一直流行「藝真人貧」這樣的說法,分析這種說法的原因,可能可以歸納成如下。

1.心裡安慰:由於藝界的從業人員生活大都十分困苦,當然,原因未必是「藝真」,有可能是不善於理財、甚至是揮霍,所以,說這話來安慰一下,貧的原因是藝真,也就是因為演技高超造成曲高和寡,當然收入不高,貧就很正常了,應該心安理得,不必太抱怨。

2.脾氣直率:許多藝界前輩都或多或少有些「癖」,例如,對某些個性的人或某些事有特別的喜好或討厭,如果喜歡的可能就沒有限制供給(金錢、物資、人情等等),造成自己重大的負擔,幾乎沒有「節流」概念;反之,對討厭的常立形於色,當然會使人際關係不良,有礙於「開源」。在開源相對減少、節流又未能適度控制下,貧又是正常的事了。

3.不善經營:多年來所見所聞,能妥善經營自己(包含聲名、財物等)者實在不多,較大比例的從業人員本來收入就有限又不穩定,所以,過去除非家中祖傳,或是連吃飯都成問題,很少人願意從事民間演藝工作,因為收入少,貧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少部份這一行業的菁英,因為自已的本事及環境的調和,收入也能相當可觀,但卻因為不善理財,當時機過去後,也成為貧家裡的一員了。

司公豬、般戲狗

  這句是十餘年前在金門采風時,無意中聽到當地接待人員所提及,形容民間藝界普遍的生活環境,幾與豬、狗相似。

在台灣經濟還沒有起飛之前,民間戲曲從業人員的生活普遍來說都是相當艱難的,除了少數明星級的演員可能過得比較好的生活外,大部份都是僅能溫飽。經濟條件不好,工作環境也不良,例如黑頭司公(民間的道士,又概分為以伺神為主的紅頭及拔渡為主的黑頭)的工作是在主人家,如果主人家境不好(過去的情形是普遍不好),也無法特別為司公安排休息的地方,加上法事常常三更半夜的進行,一有空檔,往祭壇下(神桌底下)一縮,也沒精神管環境好不好了。演戲的情形也差不多,一般廟口演出生活有「過位」與否的區隔,如果當地只演一天,晚上演完就要馬上收拾、打包、準備過位到下一個演出地點,常要半夜連夜趕路,若有卡車載運,只能在卡車上隨便睡一下;沒有過位的話,因為廟方也沒有能力提供睡覺的地方,收入本來又不多,當然不能去住旅舍,就在戲台上找個角落窩一晚了,以前的戲台是臨時搭設的,並不是現在常見的水泥建物「中正台」、「康樂台」之類,是到處都透氣的,冬天時冷得不得了,夏天時換蚊蟲多得不得了,現在已很難想像那種無奈了。

豬吃狗睏毛蟹行

  這是形容演戲的生活,與司公豬、搬戲狗有點類似。

  老一輩的演員很熟悉這種生活,隨便吃、隨便睡、到處走,年青一代的演員已經沒有機會體會了,連坐拖拉庫(卡車)去演戲都很少了何況翻山越嶺,坐遊覽車、睡旅館是一般行情。當然,可能還有機會睡戲台上,也是可遇不可求,因為一般戲班大都在附近演出,以現在的交通,當天來回不是太大的問題。

  在生活條件相對提高之後,要紮實的練功可能也會覺得辛苦,這可能也是現代演員演出品質下降的原因之一。

搬戲頭,乞食尾

  從藝人員討生活的困難已非現今社會所能想像,以致少有父母願意讓子女走上「吃鑼鼓飯」這條路,搬戲頭、乞食尾可能有兩種解釋。

1.許多從業人員最後的生活都很潦倒,尤其當年老無法再上戲台討生活,又平時收入微薄,也沒什麼積蓄,只得淪落到與乞丐幾乎一樣的生活。

2.警惕從業人員當於未老之時當思老,免得淪落成乞丐一族。2009/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