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03

-俚諺語-

(gin1)戲老司(sai7)

  嫩有年青、資歷較淺的意思,指演戲的演員要年青;司公也寫成師公,民間對做法事的人的稱呼(司公未必是指道士),司公要老的才好。

  演戲需要有很好的生理狀況,如果年齡過大,體力也差了、聲音也虛了,演起戲來力不從心,尤其是武戲需要靈活的手腳、唱腔需要中氣,都和年齡有絕對關係,所以說嫩戲。司公則較注重在法力,雖然也有動作、唱腔,但並非是法事的重點,只要交待得過去就可以了,但如果法力不夠,甚至要傷到自已,而法力需要長期的修練,所以,司公要老的比較好。當然,這是一般人的評價。

  演戲的人要多嫩呢?其實和戲種、演員個人體質及用功程度有相當的關聯,如果是人戲,因為動作比較大,需要更多體力,尤其是武戲更非一般沒有基本功底的人所能勝任,所以,一般票友能演武戲的並不多。唱腔則與天份有極大關係,有的人天生就有一付好嗓音,有的人天生就五音不全,即使有好嗓子加上認真練習,通常也會隨年紀增加而失色的。另者,在生理狀況最佳時並不一定能有最好的演出,因為演戲需要有豐富的經驗,才能體會戲中的喜怒哀樂,做最佳的詮釋,所以,理論上是越老的演員越能掌握戲味才對。但一般而言,人戲的最佳表現年齡大約在四十歲左右,此時演戲的經驗已相當豐富,體力也未嚴重衰退,可以期待有最好的表現。當然,還是和個人的體質及用功程度有絕對關係,有的人天生麗質,到五十歲還像三十歲一樣有活力,就不能說五十歲的表現會差了。偶戲則因活動量較小,大約在五十歲左右是最佳狀況,因為偶戲面對觀眾的演員是偶,而偶不像人有豐富的表情及肢體動作,更需要演師以自已的本事去發揮,如果有三十年左右的功力,就有可能期待有成熟的演出,所以在五十歲左右是最好的時段。

以上所估的年齡是指最慢在二十歲以前就從藝的人,如果是二、三十歲才從藝,其實很難有很高段的表現,因為生理結構已定型,即使再努力,也無法做到如從小練起的人的高難度,如果有很高的天份,能有中上的表現就算不錯了,這也是戲曲學校通常要招小朋友的原因。

十年出無一個戲狀元

  在科舉時代一般是三年一科,每一科都會有一個狀元,如果皇上龍心大喜,說不定還加恩科,平均起來,不到三年就會產生一個狀元。在演戲的藝人就不一定會三年有一個戲狀元了,所謂戲狀元沒有一定的判斷標準,大約是指這名藝人文武全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以現在劇團的標準來看,可能是說不管是演前場的生、旦、淨、丑,或是後場的吹、彈、拉、唱,樣樣都超過一般演員很多;而且要「漢文真飽」,就是對一些歷史典故、詩詞對答等等,都能不加思索,可見要被同業公認為戲狀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多年來,似乎也沒聽過有誰是被戲界公認為戲狀元的,因為雖然藝人的功力深厚,可能只表現在一部份,例如前場做工、唱功,或者後場某種樂器,即使諸多後場樂師,都還少見所有樂器都能有超水準表現者,更何況要要求前後場、漢文等功力。十年出無一個戲狀元大概就在形容演戲實在有很多學問的,當然,也可以另一個角度看,就是藝人自誇演戲不是那麼簡單,因為讀書人三年就會有一個狀元,演戲可沒那麼容易成狀元。

做戲不離生旦丑,管(gon2)絃卡挨(wei1)X工六

做戲指演戲,演戲時離不開生、旦、丑幾個行當。管(與水管的管發音相同)絃應指一般記成大筒絃或大廣絃的擦絃類樂器,在歌仔戲中用得比較多,尤其是哭調時更是主奏樂器;挨為拉絃的動作,X工六為台灣民間以工尺譜記譜中的ReMiSo,即拉絃時用工尺譜中的一些記號。

  這個戲諺比較沒有價值判斷的意思,可以看成是以平常心在敘述一件演戲的事,也是一般民眾生活中熟悉的事;如果一定要加上價值判斷,勉強可以說是指一直沒什麼變化。

  一般認為,傳統戲曲演變是由二小戲而來的,二小指小旦、小丑,例如現在還能見到的車鼓;後來再加上小生,就發展成戲曲原型的三小戲,許多還在雛型階段的戲種就是三小戲的演出型態,例如即將失傳的宜蘭老歌仔戲,「呂蒙正」、「什細記」、「陳三五娘」、「山伯英台」四大本裡找不到花臉,也沒有武行即為一證。

  民間記譜使用文字譜,可惜的是,在基本教育體系裡似乎一直沒有存在文字譜一事,在數十年的「努力」之下,文字譜亦即將面臨失傳的宿命。台灣民間使用人口最多的工尺譜以上X工凡六五乙約相當於DoReMiFaSoLaSi。雖然有不少人認為工尺譜比較不科學,但若立基於不同文化上,可以說民族音樂風格的基本差異可由此略窺,這是一個極嚴重的價值觀差異,或許可以另立專題探討之。

眾人喊(han2)(m3)值一人識(bap4)

可以有兩種意思,一種是喧嘩、混亂的場面,一種是指大量的傳播、耳語。眾人喊是後一種,指演員的演技受到觀眾大量的滲透、宣傳。勿值一人識是指雖然有許多觀眾宣傳演技,卻都是表面上的反應,例如演員的扮相、聲音等等,卻不一定識得演員演出精華所在,如果有一個內行的觀眾識得,價值大過眾多觀眾的喊。

這是過去一些演藝人員的價值觀,由於對藝的要求相當嚴峻,一般觀眾的好評價並不能滿足,必需要內行的觀眾識得其精華,才能算是得到知音;而即使是僅有一人識,也勝過眾人喊。

吃甲老這咧學跳窗

  不少談布袋戲的文章會用到這樣的話,似乎未見能用得十分恰當的。要了解的話必需先了解背景。

  布袋戲大約在清末開始出現以北管為後場(遺憾的很,個人孤陋寡聞,到現在還沒有見過能把這一個大轉變說得清楚的文章),演出內容也比較熱鬧,南管戲的演師為了生計,只好隨時代潮流,學演北管方式的布袋戲。北管布袋戲有些熱鬧的表演方式,例如武打,其中有一個有名的動作就是跳窗,戲偶跳過戲台上的三公窗,表示如翻過牆或跳上擂台等情節。

  南管布袋戲演師為了生計來學跳窗,心裡面多少有點淒涼,因為南管演師普遍看不起北管演師,認為南管文雅、北管粗俗,迫於生計不得不折腰時,自然不會是快樂的,所以,這句也可以引伸為無奈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