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19

-解釋名詞-

做牙

    做牙在現在社會裡比較少聽到了,一般人比較有概念的應該是尾牙。土地公可能是民間最常拜的神明,做牙就是因拜土地公而來的,一般做生意的是在初二、十六拜土地公。

    每年的二月初二稱為頭牙,因為是一年的第一次做牙拜土地公,十二月十六日則是當年最後一次拜土地公,稱為尾牙。有關尾牙的風俗大家比較熟悉,例如吃尾牙時如果雞頭向那一個員工,表示要將他解僱了。在民間劇界則每年有兩次僱佣關係異動的機會,第一次是在農曆六月王爺會的前後,第二次是在尾牙的時候,如果演員要跳到別團,或者團主要辭退團員,雙方都可以在這兩個機會裡都可以提出,不會造成困擾,相對的,也可以說團主或團員會有半年期間是處於穩定狀態。

    做牙時因為必需拜拜,當然會有比較多的菜,所以,打牙祭可能就是由做牙這件事來的。

吃會

    在政治不穩定的移民社會裡,一般台灣民眾會尋找各種維持自己生活穩定的方法,例如依附大戶、組成宗親會、結拜兄弟等等;也有用不同理由組成會的,例如早期有父母會、小刀會等等,藉著互相支援的功能維持生活的穩定。

    因為組成會就必需有會內活動以聯絡情感,最方便的便是現在稱的聚餐,以前的稱呼就叫吃會。現在還有些比較傳統的組織依然稱為吃會。

漢文

    河洛語稱的漢文含意並非單一,例如指四書五經、三字經、千金譜、昔時賢文等等,指可見的實體物(書本);也可能指飽讀詩書的無形概念,例如說一個人的「漢文真飽」,指這個人讀了很多書。

    河洛語主要文化架構在所謂的漢族中,除河洛語為母語文化外,許多文化概念亦以漢為宗,由於河洛語系(尚有漢族中較邊陲的民族亦似)並未發展成熟的文字,故以漢字為流通文字,此亦即漢文說法一釋。不論為生活所需的識字,或為應科舉的讀書,均概稱為讀漢文。對一般人來說,讀漢文比較沒有環境障礙,對戲班的演員而言卻有不少困難,一者,因普遍收入不多,給老師的先生禮可能都籌不出來,小孩子可能還要幫忙討生活,也沒有時間上學;另者,班戲過的是漂泊的生活,要固定隨師讀漢文也有困難,所以,過去許多演員大都不識字,有些因看總綱(北管戲的劇本)而認得一些字,基本上,很少有所謂讀漢文的事,如果有幸能讀幾年就不得了。

    讀漢文對演歌仔戲、布袋戲來說卻十分重要,因為傳統戲非常注意角色身份的差異,如果是讀書人的角色,講起話來就必需文謅謅,如果沒有唸幾年漢文而只憑死記下來的,演戲的味道就差多了。

漢學仔

    讀漢文的地方稱為漢學仔或暗學仔(晚上上課),此為一概念性稱呼,並不一定指某一個建築物。

    漢學仔與學堂的意思相近,可能是漢文仙(漢文老師)的家裡,可能是宗族的祠堂,可能是廟宇的廂房,甚至是榕樹下等等,由漢文仙教導學童讀漢文,有的是不收費的義學,有的是由地方的士紳或團體出資聘師,有的是學生自己給老師束脩(鐘點費)。如果是識字為主的,一般教三字經、昔時賢文、千金譜等等,能唸到唐詩宋詞、甚至四書五經者,已經是飽學了。在漢學仔讀書的時間也不會像現在最少也有九年,甚至到十幾年,過去受限於生活壓力,除非以科舉為目標,否則,能唸個三五年就已經飽學了;上課時間也不像現在那麼長,雖然各地不一定相同,大約在一個下午或晚上左右而已。雖然讀書的時間不長,因為大都只讀漢文一科,而且因少外界誘惑而比較專心,即使短短二、三年,其文字程度可能也比現在讀十年八年還高吧!

讀冊音

    河洛語系統有的以讀冊音(也有人稱為讀書音)來稱呼讀音,以表示與語音的區隔。

在沒有所謂現代教育的時代,啟蒙的學習以如三字經、昔時賢文等較淺顯的內容為主,學生跟著老師一句一句的唸,這種唸書的發音就是讀冊音。讀冊音是否有形成的原因目前並不了解,或許為配合文章內容、發音的平仄有關,也或許只是為了表示讀書與平常說話並不相同而已;至於有沒有標準的發音,因所學有限,更是難以比較。以現代所能見的外觀上,有的發音與字是找不到任何聯想的,因此,讀冊音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得懂,尤其現代人語言能力越來越弱,有的甚至白話的語音都有問題,更別提讀冊音了。

在如布袋戲、歌仔戲等戲曲演出中,讀冊音有著十分尷尬的位置,他似乎含有程度判斷的價值感,太過白話好像水準不高,但太多的讀冊音又可能讓許多觀眾聽不懂,如何表達也成為劇團風格的一部份了。不過,也有些大約共同的判斷標準,例如文官要有文官的味道就要用比較文言的方式,讀冊音就比較多了;四唸白也幾多用讀冊音,一般語言能力較差而聽不懂也是無奈之事。

腳數

    有計數單位的含意,數的發音與閩南語算帳的帳相同。

    如果用來做計數單位代稱,可能可以說腳數有夠無?就是在問人員夠不夠,這種人員通常指下階層的人,如長工、佃農之類。也可以用做帶藐視的意思,例如說你是什麼腳數?就是說你算什麼東西的意思。

王祿仔仙

    稱呼一些跑江湖、靠一張嘴胡亂掰的人,也用來形容一個人胡亂講話像王祿仔仙。

    王祿仔仙似乎是過去一類職業的另一種謔稱,因為現代有許多用語已大不相同,不知道要如何舉現代的例子。在消費品流通尚不發達的時代,有靠跑江湖賣各種東西謀生的人,其中大部份是賣藥,(有關賣藥謀生的部份資料可參考劉秀庭的碩士論文《「賣藥團」:一個另類歌仔戲班的研究》)晚上在廟埕前擺下道具,有唱歌、魔術等等的表演招招徠觀眾,為了使生意興隆,主持人必需用各種語言及證明來打動觀眾的心,讓觀眾覺得如果沒有買就是這一生最大的遺憾,由於講得天花亂墜,事實上卻未必如此,河洛語就以王祿仔仙來形容,至於為何叫王祿仔仙目前並不清楚,如果有知道的朋友,觀迎來信指教。

雖然廟口做場的賣藥行為已經很少了,王祿仔仙的功力還是有機會領教的。有些電台(或有線電視的購物台)還有以賣藥為主要收入的,有的主持人可以將其產品介紹到人的心坎裡,讓人不得不佩服,尤其在與顧客無法面對面時,根本無法觀察顧客的反應,其功力可想而知。記得小時候曾在廣場看這樣的場,賣什麼已經忘記了,只記得主持人搬一個長度約四、五十公分的大石頭,旁邊放一根木棍,說可以做法讓大石頭站在木棍上面,不過要看天上的星星,當星星在某個方位時,就可以讓石頭站起來,結果看了三個晚上,星星的位置老不對,石頭也一直沒站起來,第四個晚上就沒見到再來賣東西了。

講古仙

    即一般稱說書的人。

    在傳播媒體不發達的時代,許多娛樂必需親自到現場觀賞,說書就是其中之一。河洛語稱說書為講古,從事說書的人即稱為講古仙,在稱呼人的名稱後加一個仙者,通常有稱讚、尊崇的意味,如後場仙指後場的樂師。講古仙相對於一般職業比較受人尊重,因為必需具備天文地理、民俗風土、人情事故等許多知識,比一般人懂得多,自然有不一樣的地位。講古仙靠一張嘴講故事,抑揚頓挫、情節舖排、悲歡離合、甚至製造玄疑等,要能吸引觀眾不但聽得入耳,還要掏腰包付一些費用,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能以講古成名的人也不太多。在現在的社會中語言能力普遍低落,能欣賞純粹以河洛語表達的人越來越少了,講古仙的職業當然後繼無人了。

    一般認為布袋戲與講古有密切的關係,因為布袋戲也是由主演一人操控全場,只差別在有戲偶及樂隊而已,而傳說中的布袋師創始者梁炳麟也是由講古開始執業的,後來因為有戲偶顯得更生動且吸引人才加入布袋戲偶,而成為「一口道出千古事,十指弄成百萬兵」的演師。

羅漢腳

    泛指沒某沒猴、沒鼎無灶的男性。

    在台灣移民社會裡,受如地理環境、政府政策等等客觀因素的影響,產生了一種叫羅漢腳的身份。地理環境因素者,早期漢人移民以台南為主要目的地,形成南部開發較早,在向北部滲透的過程中,移民社會自然形成的家族及階級觀念,使一般百姓的競爭力遠落後於大戶。政府政策者,自明末起至約嘉慶年間,海禁對移民結構有相當大的影響,故有「有唐山公無唐山媽」的說法;清政府早期對台灣的經營無太大興趣,管制遠重於開發,使台灣經濟一直處於較原始的農業時代,生產量即使能負荷人口數,也常要提供為大陸地區賑飢之需。種種客觀因素的影響下,一般百姓的生活甚至處於只有今日的窘境,形成羅漢腳的社會背景即在於此。而形成羅漢腳的自身主觀因素則來自於台灣移民社會的基本性格,在安土重遷的農業社會裡,一般人不太容易決定離鄉背井、冒險面對「六死三留一回頭」的挑戰,必需是本身即有冒險精神、或者在被形勢嚴重逼迫,不得不採取這樣的行動,所以,在台灣的生活也有了不同選擇的可能。

    羅漢腳是一種特殊的身份,通常的可能特徵是:四肢健全的單身男性、沒有不動產、很窮、不一定有固定的居住地、沒有固定的工作等等。但不同於乞丐,因為羅漢腳不會伸手乞討;也不同於流浪漢,因為不一定會到處流浪;也不同於跑江湖賣藝者,因為沒有藝可以賣;也不同於現在稱為遊民者,因為羅漢腳有時也工作;但也不同於如台北橋下等待工作機會的苦力,因為也不一定要工作。總之,羅漢腳就是一種特殊的社會下所產生的一種特殊身份的人。至於羅漢腳稱呼的來源,有種傳說是因羅漢腳沒有固定住宿處,常借廟裡棲身,有些廟的後殿或偏殿供奉羅漢爺,羅漢腳當然不能睡在大殿,所以,常睡在羅漢爺的腳下,故稱為羅漢腳。有些人會說成「羅漢腳啊」,河洛語加「啊」(也有寫成「仔」,例如歌仔)通常是比較不正式、比較低階,甚至有點瞧不起的意思,要看說話人當時的口氣及前後語而定,例如猴囝仔,說成羅漢腳啊就有偏負面的意思了。

    雖然羅漢腳雖沒有什麼社會地位、也沒多大經濟能力,卻對台灣社會有不小的影響,例如,台灣出了名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羅漢腳在歷次的「反」裡大都扮演有一定份量,基本樁腳的來源之一。

    羅漢腳本質上較屬於背動形成,也就是說,如果不是環境的逼迫,誰也不願意成為羅漢腳。是過去的社會中,因男性比女性多很多,因條件不好被迫沒有娶某的就不是新鮮事,不像現在可以娶外籍新娘;過去要找一份糊口的工作不容易,現在只要願意做,找工作還是很有可能的,即使因意外,也可以向社會局請領補助。所以,羅漢腳可以算是一種夕陽「行業」了。

角頭

    在現在的電影、電視或報章雜誌,對黑道的大哥會以角頭老大稱呼,好像將角頭的意思狹隘化了,其實在過去所說的角頭帶有點複雜的意涵,或許可以想像成一個有界限、有範圍的區域,但這個界限或範圍不一定是有形的(如鄉、鎮的行政區,或者村庄之間的界線),而是有可能是無形的。

    例如廟宇的祭祀範圍也有可能稱為角頭(新的名詞叫祭祀圈),一座大廟所轄的區域可能分為幾個角頭,每年分別由某一個區域負責祭祀任務,稱為「著角頭」,如台北保安宮或基隆中元祭是以姓氏來區分任務輪值,著角頭則是以區域輪值,二者有明顯的差別。

角勢(si3)

    與角頭的意思幾乎一樣,但在使用上較狹窄,例如問人是叨一角勢?比較有江湖味,意指那條道上的,如果村廟的隸屬範圍通常用角頭來稱呼。

    演戲的人對蛇這一種動物通常避諱直呼其名,而以溜或草索仔代稱,即使演白蛇傳,也以音(ㄒㄧㄚˊ)來代替。當然,這也是有傳說的,傳說的版本有很多種,例如有一種說,有個戲班的演員某晚睡覺時夢見一隻很大的溜,隔天就向同事提起,奇怪的很,只要聽到這個夢的都生病,於是傳開來大家都不講本音,而以其他音代替。至於其他版本的傳說,可在各種報導中見到,無法一一引述。

 

◎有些語彙是生活中得來的,而不是看書來的,所以,要了解其意需配合說時的情境,有些在各種條件改變下已逐漸消逝了。以下舉三例

牽猴仔

    大約像現在的仲介業從業人員,但以前並沒有如此專業,可以說是兼差的。

駛孤帆

    指一個人的個性或行事風格是獨來獨往,甚至是孤孤癖。

幫敗

    越幫越忙或是幫倒忙,類似「帶衰」。㊣200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