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18

-解釋名詞-

龍、虎平

    一種辨識方位的方式,將類似左、右邊的概念用龍平(平為河洛語直接音譯,即龍邊)虎平來區分。

    左、右邊的概念是以自我為中心,如果與受話方相對面,自已的左邊即是對方的右邊,有時很難說得清楚,民間則以龍虎邊來界定絕對的方向。以廟宇為例,主祀神的方向即是絕對方向,其左手邊稱為龍平(左青龍),右手邊稱為虎平(右白虎),也就是如果面向廟門,右邊就是龍平。因為有固定的方位,只要講是龍平或虎平,就能知道指的是那一邊。

    左、右除了方位外,還含有價值判斷,一般以龍平叫大平,指比較大的意思;相對的,虎平即是小平。此用來區分此廟陪祀神的位階,在龍平的位階較高,例如桃園三結義,劉備的左邊(龍平)是關公,右邊是張飛。

接陣

    迎接陣頭的意思。

    只要有別的陣頭蒞臨,就會有接陣的儀式,如別的廟的陣頭來到本廟,本廟就必需派人或陣頭去迎接。接陣的儀式在各地及不同的領域有不同的方式,例如廟宇、武館、一般子弟館等等,各有自已一套模式,最簡單可能是派一個人雙手持七星金行簡單的舉手禮,此禮有些像電視或電影的練功前的行禮情節,節抱拳向左邊一舉、再向右邊一舉、最後朝中間一舉即完成。接陣的人必需面朝廟外,因為常在廟會活動中看到,比較有機會比較各人的動作。

踩街

    一種宣傳的方式。

    在科技不發達的時代,沒有媒體可以協助宣傳工作,戲團必需想盡辦法為自已的演出招徠觀眾。如果是廟會活動,因為演戲時間是固定的,本村或親朋好友大多知道,宣傳的工作比較不吃重,大概在演出前鬧台提醒觀眾戲要開演了即可。如果是在戲院裡售票演出,因為排檔期的關係,不是固定在每年的那一天上演,為了使更多人知道演出的訊息,可以來買票觀賞,宣傳的工作就顯得極為重要了。

    戲院在下一檔戲要上演前當然會做一些宣傳,例如貼海報,但總沒有臨場感,為了使觀眾印象更深刻,戲團到達要演出的戲院後,除了佈置演出場地外,最重要的便是踩街。所謂踩街是指演員到街上做宣傳工作,以歌仔戲為例,演員(尤其是本團的台柱)化好妝、穿上亮麗的戲服,坐著人力車沿街亮相,配合鑼鼓的聲響,使一般民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大街小巷走遍後,這個地區的人也大概都知道劇團要來演出的訊息了。其實整個過程有點類似現在的街頭簽名會或歌友會之類,只差別在踩街是移動式罷了。

    一般陣頭在街上遊行也有人將之稱為踩街。

做醮

    民間信仰中的一種儀式,也有寫成建醮。

    先民要渡過黑水溝來台灣,所要冒的風險和所受的心裡壓力,現代人恐怕難以想像,所謂「六死三留一回頭」,能踏上寶島這塊土地已經算是極幸運的了。在台灣又要面對各種生存的挑戰,為了增加心理及現實的安全感、消除面對環境的無力感,除了結社外,自然以寄託於信仰最為直接,於是,各種宗教活動數百年來從未衰退。做醮即是其中最隆重的信仰行為之一。

    做醮的時機相當多,可概分為固定及不固定二種。固定者指一定的時間會進行一次,例如十二年一次;不固定者指因特殊原因舉行,例如新廟落成。做醮的種類亦有許多,例如祈求平安的平安醮、新廟落成的慶成醮等。若依醮期的長短則有一朝醮、二朝醮、三朝醮、五朝醮等,朝意指天數,例三朝醮即三天。因做醮是以廟宇為中心,涵蓋範圍可能有一村()、數村,甚至鄉鎮等,端看做醮的廟所「管轄」的範圍而定。

    因做醮幾為民間最隆重的儀式,內容相當繁複,有興趣進一步了解者請參考

呂錘寬1994 《台灣的道教儀式與音樂》台北,學藝出版社。

劉枝萬1983 《台灣民間信仰論集》台北,聯經出版公司。

醮尾

    經過做醮的儀式後,若民眾生活平安順利,為表達對神明的謝意,會另做一次醮以延續上次醮,此即稱為醮尾。做醮尾的時間不一定在原做醮之後多久,端看地方民眾的心意。

    有些地方有醮尾必需比原做醮的規模更大的說法,若原醮規模甚大,估計醮尾無法超過的話,雖然想做醮尾,可能會因此而不敢進行。

封山禁水

    在做醮的時候進行的一種儀式。

    通常在做醮時,該廟的信仰區內會有一段時間吃素,封山禁水的儀式即在表達不殺生的意思,意即山上的飛禽走獸、水裡的魚蝦等,都不能捕捉。若以現代的環境保護觀念來看,這是在表達對自然生息的尊重,不能因為人類的口腹之慾而破壞自然平衡,相對於現代工業社會對自然界的摧殘,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更衣

    一種拜拜後燒的類似紙錢的印刷物,一般寫成經衣。

    更衣是類似紙錢的印刷物,上面印有梳子、衣服等用品,通常在農曆七月七日拜七娘媽時一定要有更衣,在拜拜結束時,像燒紙錢一樣燒化,大概是要給七娘媽一些日常用品。除了更衣外,還有鮮花及粉餅,拜完要將鮮花及粉餅丟到屋頂上(平房的屋頂,現在都是大樓,大概沒辨法丟了),讓七娘媽可以打扮更漂亮。

    可能有些地方除了拜七娘媽外,還有些拜拜需要用更衣,台灣雖然不大,風俗習慣卻有不小的差異。

謝平安

    農業社會靠天(或神明,不能控制的因素的代稱)吃飯的成份大,所以,經常要感謝老天爺的照顧,謝平安即是一種表示感謝的行為,常以拜拜的形式呈現。

    很多地方的謝平安慣例在秋收後,大約是農曆的十月半左右,有的地方甚至是每年固定在某一天辦理。一般是請戲團來演出,加上村民準備牲禮到廟裡拜拜,配合廟裡請道士進行簡單的法事,就算完成謝平安的儀式了。戲團通常稱這種演出為演平安戲,所以,對戲團來說,每年的十月中旬為大日。

    謝平安不一定要在十月中旬辦,也不一定要每年辦,完全依各地方的做法而定,例如,台北縣蘆洲的謝平安是配合三年一科的「國姓醮」辦理,屬於較特殊的方式。

普渡

    普渡是大家都知道的拜拜活動,對象就是好兄弟。

    普渡不一定都在中元節,早期的普渡以農曆七月為準,經常是分角頭輪流辦理,有的地方甚至排到八月初,近年才統一到七月十五日的中元節。除中元普渡外,如果廟裡有特殊行事的時候也會普渡,例如做醮;有的地方在廟宇一年一度的拜拜也會舉辦與普渡有相同性質的「普施」,對象都是好兄弟。

讀疏

    廟裡或家裡請道士來做法事的原因有很多種,例如感謝神明保佑的「拜天公」,不平靜時要祭改等等。在法事進行時,道士通常要讀疏文稟告神明法事的用意,稱之為讀疏,以河洛語唸「讀疏」聽起來就像唸「讀素」。

廣義的疏文的種類及內容很多,對一般民眾來說,最重要可能只有一種,就是有沒有唸到或唸錯自己家人的名字。廟口在演平安戲或拜天公時,紅頭道士會逐一唸出整個村落所有住戶的名字,範圍通常是以有繳丁口錢者為準,而以戶長為代表,所以在收丁口錢時就要將各家成員做一次整理,例如有沒有新出生的小孩等,其實也可以看成廣義的戶口普查吧。唸這些名字的作用在告知天公,這些人是有來表示敬意的,請天公要繼續保佑能平安順利,道士在其他法事裡怎麼做比較沒關係,反正道士說拜就拜,很少人會去注意,但這個部份就必需非常謹慎,而且要把每一個名字清清楚楚的唸出來,有些老一輩的會在旁邊聽,如果唸錯、甚至沒唸到,可就要被抗議了。這和演戲扮仙時要將廟方或謝神者的名字清楚的唸出來是一樣。

牲禮

    廣義的說,凡拜拜用的祭品均可稱為牲禮,如祭孔用的牛;狹義的牲禮則指一般民間拜拜用的祭品,主要如豬肉、魚等。

    牲禮有生與熟之分。生的又有大與小之分;大的如全豬、全羊,大都在大場合時使用,且必需是公的,如做醮時常有大豬公比賽,大豬公比賽事實上是附帶的,主要還是用來敬神,有的家庭娶媳婦時也會殺豬公來拜天公,可見大豬公代表的是最高的敬意。小的指用一小塊如生豬肉之類的祭品,因為這種小型的牲禮通常放在地上或角落,一般人比較不會注意到,這是用來拜較低階、甚至是屬於鬼級的,例如虎爺或孤魂野鬼。至於為什麼會用生的,目前還不甚明白,如果有人知道,歡迎在討論區發表。

三牲

    拜拜用的牲禮依數量來分,一般有三牲及五牲,常見的是三牲,是屬於熟的部份。

    所謂五牲是五種祭品放在一個盤子裡,如豬肉、雞、鴨、魚、蛋,三牲則是少二樣,一般用豬肉、雞、魚。其實民間的習俗是沒那麼嚴格的,尤其在過去經濟條件不好的時候,不是每戶人家都有能力準備三牲來拜拜,不像現在吃太好了,有時還會減少肉類食物。如果沒有能力準備或一時準備不及,其中一部份是可以通融的,例如豬肉用小條一點(一般拜拜用的豬肉是條狀),雞改用蛋,魚改用魷魚或花枝等等,甚至用豆干來代替其中一項,不過,似乎豬肉是不能少的。

    台灣雖然不大,卻有許多不同的風俗,如果有其他的牲禮分類,歡迎在討論區發表。

壽金

    民間燒紙錢的傳說有許多種,例如有一傳說是蔡倫造紙後因無人知曉,與妻子商量辨法,請妻裝死,蔡倫取紙在上胡亂畫一畫才燒掉,不久妻子復生,鄰居以為燒紙可以使人起死回生,流傳出燒紙錢的風俗;另一傳說是唐太宗李世民遊地府時受到許多冤魂討索,回陽後辦水陸法會以超渡冤魂,並且創造紙錢燒給冤魂使用。

    敬神燒的以般以金稱之,例如壽金、天公金、土地公金等,各有其用途,其中壽金最常用,幾乎每次拜拜都要燒,其他可能搭配特殊用途者,如拜天公要燒天公金。壽金的計算單位是百和千,通常看到約十公分厚一紮稱為一千,裡面又分為獨立的十個單位,每個單位稱為一百。

在演戲時有燒七星金的過程,所燒的就是七張壽金。

銀紙

    燒給陰界用的紙錢為銀紙。

    銀紙亦有多種,例如大銀、小銀等,不同場合使用不同的銀紙。

題緣金

    民間組織(例如廟宇)運作經費的來源有許多種,例如收「丁口錢」、接受「寄付」及「題緣金」等等。

    題緣金類似自由樂捐,是由願意出錢的人在簿子上登記姓名及金額,付款的方式可能是馬上就繳,或是在一定期限內繳(例如廟宇建築期間);金額多寡沒有特別限制,不過,所謂「輸人無輸陣」,通常會有一點「行情價」,例如士紳級、一般級、貧民級等,在自認的級數內,金額會有一心中的參考數目,再依此數目酌予增減。民間組織在收取結帳後,通常會公告收支明細以昭公信。

丁口錢

    有關公眾事務的支出必需由大家來負擔,除了公平外,也是大家參與的一種方式。各地廟宇辦理各種活動的經費來源可能有「寄付」(即自由捐獻)、題緣金、收丁口錢等。

    丁口錢是依人頭收取且不論年齡的,丁指男性、口指女性,一口等於半丁,例如廟方要支付拜拜所有的費用,決定每丁收一百元,如果一戶人家有五男三女,就必需付出六百五十元。在活動結束後會公告本次活動的收支情形,例如收到丁口錢數,請戲團演戲的戲金、拜拜用的香燭、牲禮等支出,讓大家都能了解經費運用情形。

寄付

    可類同於捐款(),可能是日本時代留下的外來語。

    民間許多活動由寄付支持,例如急難救助、作醮等等,凡需要經費、物資者均有可能。寄付的內容也不一定是錢,冬令救濟中就有人捐衣服、棉被等等;如果廟要翻修或加蓋,也有可能寄付廟口的龍柱、廟內牆上的彩繪等,在完工時就題上信士 xxx的大名,讓大家都知道是誰捐的。

    據說,愛面子是台灣人三大特質之一,雖然寄付屬於自願行為,有時候為了面子問題,不得不ㄍㄧㄥ一下跟著行情走,例如角頭廟要翻修,如果社會行情差不多的(如都是佃農級的),別人寄付多少,自已也很難不跟;雖然社會行情差不多中也有日子不好過的人,當遇到面子問題時,寧可省吃儉用,也不能漏氣。過去社會中的寄付行為,有些現在不一定存在,但面子問題似乎還更嚴重些。㊣200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