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17

-解釋名詞-

討交替

    傳說中如果不是壽終正寢者,常會在其死亡地方等待機會,找到另一個代替者後才能投胎轉世,就稱為討交替,例如溺水者、車禍者。

因為有討交替的傳說,也為常發生事故的地方增添幾許神秘色彩;如某水域常發生溺水事件、某地段常發生車禍。也因為這種傳說,人們會有些相對的行為,如警告小孩子不可以到水邊玩、請法師來掃路等等;也有些傳說因此而生,例如因太過善良而不忍心討交替,自已一直無法投胎轉世被上天知道了,就派到某地方當土地公。

雖然討交替有迷信的成份,對一般人卻有警惕行為的作用,不算是純然的迷信吧!

掃路

    一種去除不祥的儀式(法事)

    當某一條路或一段路經常有事故時(通常是車禍),民間的想法是因於「討交替」,因為出意外的孤魂不能投胎轉世,必需找個交班的,所以會經常發生事故。為了使路面能平靜,只好做法事來驅逐,通常是有勞有鬼王之稱的鍾馗,這種法事稱為掃路。

    掃路的法事有兩部份,一是法師或道士、一是跳鍾馗。以個人所見為例:在要進行掃路的路上擺放幾張桌子結成祭壇,從廟裡請來數尊神明(神像),先由道士進行法事,可能是調五營神兵、神將來協助,這一段不是很確定內容,因為那時正準備布袋戲的演出。接著由懸絲傀儡的鍾馗接手,演師也進行簡單的法事後,配合鑼鼓請鍾馗下凡。鍾馗先在祭壇前說明來意,再由要進行法事的路的一頭,一路走到路尾,把整段路清掃乾淨,再回到祭壇前送鍾馗回府,完成掃路的法事,接著便上演布袋戲犒軍了。可參考

    宋錦秀1994《傀儡、除煞與象徵》台北,稻江出版社

犒軍

    犒軍就是犒賞三軍的意思。

    民間每個月的例行拜拜有兩種,一種是在農曆的初二、十六拜土地公,是做生意的店面或公司,為求能賺多一點錢拜的;另一種是初一、十五,是一般住家犒軍。

    犒軍的目的是要慰勞守在村庄的五營神兵,通常在黃昏、接近晚餐時間,在門口放張桌子、或者是一條長板凳,上面放個七、八碗的葷、菜,向門口方向拜拜,沒有拜拜的排場。在鄉下地方比較容易見到,都會地區因為大都是做生意的,拜初二、十六,或者比較現代味的,已經不知道有五營神兵的事,所以就沒有犒軍的拜拜,當然,如果初一、十五也拜,初二、十六也拜,恐怕也不是一般商家所能負擔的。

    另一種也相當常見的犒軍是在有法事之後的犒賞三軍,這是因為許多法事都要調天兵天將來協助,例如掃路、做醮等。

安五營

    安五營指的是請五個營的神兵神將下凡,安置在特定的地方以保衛村庄、或協助法事的進行。

安五營的時機可大分為兩類,固定的與不固定的。固定的是指村庄每年年初(每個村庄不一定有相同的習慣)進行,大都在廟裡由道士或法師進行法事,調請東、南、西、北、中共五個營的神兵神將下凡,並將五個營依方位安置在村落的周圍,以便整年保護地方平安。

不固定的是指有特殊法事需求時,例如進行鍾馗掃路法事時,需調請五營來協助清掃路面。

中壇元帥

    安五營所調請的神兵、神將分為東、南、西、北、中五個單位。傳說中,東營張元帥帶領九萬九千兵、南營蕭元帥帶領八萬八千兵、西營連元帥帶領六萬六千兵、北營劉元帥帶領五萬五千兵、中營李元帥帶領三萬三千兵,其中的中營李元帥就是三太子李哪吒,一般奉稱為中壇元帥。中壇元帥帶領兵馬,奉法師旨意執行各種任務,如保護村庄、清掃環境(將鬼魂之類趕走)等。

    台灣各地都有奉祀中壇元帥,聖誕為農曆九月九日,這一天雖然較少如大甲迎媽祖似的全國知名的大排場,卻可能是除土地公生日外,能全國各地動員無數場地同時慶賀的神祉。中壇元帥得以受到民眾全面的奉祀可是辛苦得來的,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三太子可能是最忙的,除了各地村庄整年要安五營來保護外,只要遇到法事,都有可能調請五營來協助,而中壇元帥僅有一位,不像各地都有土地公,當然要忙得很。

鬧廳

    當民間有慶時,鬧廳是經常要有的活動,所謂鬧廳可以看成是讓廳堂很熱鬧的意思。

鬧廳指在住家的客廳或廟宇的正殿演奏熱鬧的音樂,一般是在有喜慶的時候,例如娶媳婦、神明聖誕、大年初一等等。過去錄音技術沒有那麼普遍時,這個活動需要有樂隊到現場演奏,內容有八音、子弟排場等。現在有錄音機、CD等方便的器材,除非有大型的活動或者客觀條件能配合,才會有現場樂隊演奏,餘者都是藉機器播放,有的廟宇甚至每天都播放這樣的音樂。

有興趣者可以到夜市去買錄音帶回家聽聽看,尤其近過年時幾乎每個夜市都有人販售,大都是紅色包裝,印有喜慶、鬧廳、八音等字眼的大概都是。不過以印八音者較單純,因為印喜慶、鬧廳者有的是唱子弟戲,其中的分別是一般鬧廳是純音樂演奏沒有唱曲,當然,各地風俗不同,可能有些地方也使用有唱曲的子弟戲。唯一遺憾的是,夜市有許多是盜版的錄音帶,不是現代人對出版者應有的尊重。 

陣頭

    泛指婚喪喜慶、廟會活動中,參與「活動」的團體。例如北管陣、大鼓亭、八音、宋江陣、牛犁陣、家將陣等等,沒有一定的屬性或內容限制。

近年布袋戲團也有參與「出陣」者,最常見的是在卡車上搭起戲台,隨著廟會活動的隊伍前進;通常在行進過程中只將福、祿、壽三仙以支架插在戲台上,車上放著布袋戲音樂,並沒有演出,待到達定點(可能是起點、中途休息、目的點的廟宇),才會「扮仙」,如果還有時間(或者陣頭不多,或者廟埕夠大)才會演出,這就是布袋戲陣頭。

頭旗

    有些陣頭有鮮艷的旗幟,其中在前面、最重要的稱為頭旗,代表這個陣頭或組織。類似樂儀隊在最前面會有一面繡有團體名稱的旗子。

    因為頭旗是一個團體的代表,衍生出相關的價值觀。例如稱一個人是舉頭旗的,意指是很重要、甚至是第一把交椅的人;頭旗也是團體榮譽的象徵,不可以隨便的污損。

五方()

    所謂五方指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

    五這個數字在很多民族都有些慣性的用法,例如五方(東南西北中)、五色(黃紅青白黑)、五味(酸甜苦辣鹽)、五音(宮商角徵羽)、五行(金木水火土)、五官(眼耳口鼻心)、五金(金銀銅鐵鍚)、五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五臟(心肝脾肺腎)等等。

    這裡的五方指東方甲乙木(代表色:青)、南方丙丁火(代表色:紅)、西方庚辛金(代表色:白)、北方壬癸水(代表色:黑)、中央戊己土(代表色:黃),概括了整個生活空間,前文提到的安五營就很明顯的將空間概念轉化成五支營旗,置於村落四週以保護居民。

    在傳統戲裡的重要武將通常穿戰甲,有的背上還插了小三角旗,這些小三角旗就稱為五方旗,有的地方的人發音聽起來很像五鳳旗。習慣上,能背五方旗的都不是小角色,手下有一定量的兵將,所管的單位中又分成五隊,自已直接管中央這一隊,類似現在的旅部連,就在旅長旁邊,其他東南西北四隊分別由四個官階小一點的將官帶領,五隊人馬並不一定住在一起,類似有自已的轄區。當要發令調兵作戰時,就從背上拔一支令旗叫傳令兵去傳令,形成一個完整的指揮系統,因為需要發令旗的只有東南西北四隊,所以,背上所背的雖稱為五方旗,但卻只有四支。

    五方旗只有四支是一般性的概念,並非一定如此,據說京戲曾出現超過四支的,因為演員認為比較合適(待查)。一般廟會裡如七爺、八爺的神將陣(大仙尪仔),有些屬武將的角色會背五方旗,常見的是哪吒三太子,曾在嘉義的路上看到三太子背了五支旗;曾聽過民間一種說法,背五支比較隆重(敬重),這是民間各自不同的觀點,五支或四支其實平時大概也不太注意,也沒必要去辯對或錯吧。

過火

    從火上走過或跨過就稱為過火,是民間常進行的去穢儀式。

    舉行過火儀式的時機甚多,如神明出巡歸廟時、做醮等等,一般戲班在新年初第一次演出時亦有簡單的過火儀式。過火的方式是人從火上過,火的來源有燒數百斤的木炭置於廟埕,由法師進行過火法事後,信徒抬神轎、赤腳由火堆上走過,沒有抬神轎或司神職的信眾亦可隨之走過,一般相信,走過後有去除邪穢、旺等等功能。過火的火也有用金紙燒的,一樣是一大壟的火龍,一樣由上面走過去,與用木炭是完全相同的意思。用金紙有的人說是因為木炭比較難買了,也有人說用金紙比較不會受傷;不過,也有人說用金紙比較容易受傷,因為金紙會黏腳。

    戲團新春開台演出則比較簡單,用烘爐盛木炭,木炭燒得很旺的時後,團員輪流跨過烘爐;其實在很多場合也可以看到,例如有些地方娶新娘入門時,門前也會放一個烘爐讓新娘跨過去。

掛香(隨香、進香)

    信眾隨著神明繞境或去某廟拜拜的行動叫掛香,也有的地方稱隨香或進香,這三種稱呼可能有些許不同的意義,目前還缺少資料可以清楚的分辨。

    過去掛香的信眾是手裡拿著香、手腕掛著盛籃(裝拜拜的用品)隨著神轎走,近年交通工具發達,有不少是坐在轎車裡跟著走的,當然,也有些信徒為了表示自已的誠意,還依舊以走路方式跟隨。

大仙尪仔

    一般廟會中所見的大神像,操作的人藏在神像內者稱大仙尪仔。

    過去一般民眾經濟條件較差,大部份的廟宇也沒有太多經費製作大仙尪仔,大都以必要的為主,例如城隍廟的七爺、八爺。近二、三十年的社會條件改變,廟會活動顯得更為熱鬧,尤其以大仙尪仔增加最明顯,因為由他們所組成的神將陣頭比一般人高許多,遠遠的就可以看到,而且種類繁多,只要傳說中的神仙都有可能在街上看到,例如土地公、哪吒三太子、托塔天王、二郎神楊戩等等,到底有多少人物恐怕無法明確統計,不過,似乎大部份與封神榜有點關係。㊣200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