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16

-解釋名詞-

頭人

    在角頭有類似主管的身份或地位的人,引申為民間對負責人或代表人的一種稱呼。

    不論何種組織都需要有領導人來主導運作,領導人對於組織運作的成功與否有深遠的影響,一個稱位的領導人會帶來繁榮的氣象,反之則使組織陷於不安、甚至衰敗,所以,民間以頭人稱之的領導人的重要性也讓頭人的稱呼更有價值感。由於對價值感的引申,頭人就不一定是單位的領導人,有可能是指一個很重要、很有影響力的人,例如稱某人為村落(或民間組織)的頭人,不一定指是這個單位的領導人(唯一的),而可能是在表示這個人很有影響力。有時會聽到評論說:這個頭人「做有起」,就是說這個人對單位有很正面的貢獻;如果向人介紹說:這位是某單位的頭人,就是在表示其地位的重要,當然也有可能就是領導人。能被認定是頭人也就等於是認定其地位,不過,因為頭人社會地位較高,如果做無起,也會遭受到較高標準的考驗。

總理

    總理亦是民間組織的代表人,但沒有爐主那麼明確的定位,有時候是指臨時性組織的代表人。

    清朝初期就有總理這樣的稱呼,是協助政府處理事務的人,有部份功能類似現在的鄉鎮調解委員會。在民間的組織中亦有此稱謂,例如做醮時因事務煩雜,必需有一個組織負責所有事務,這個組織的代表人也有用總理稱呼者。能當總理必定是在當地有名望者,當然,一般人也一樣以能當總理為光榮。有興趣者可參考

戴炎輝1992 《清代台灣之鄉治》台北,聯經出版公司。

爐主

    廟宇或神明組織的職稱。

民間在處理公眾日常事務時,總會有一套大多數人能接受的法則,雖然不是法律,卻能讓大部份人遵守。過去廟宇或神明組織(例如布袋戲的王爺會,雖然沒有固定廟宇,卻是演布袋戲藝人的類似職業公會的組織)的管理沒有所謂的管理委員會之類的組織,而是由爐主、頭家、鄉紳等聯合治理,其中爐主即是「法定」的寺廟代表人,代表此廟執行各項「業務」,例如與其他廟宇的往來、本廟日常事務的處理等;尤其在法治尚未落實的清代,廟宇常要扮演村庄的行政中心,例如抵抗外來的侵侮、製訂鄉約等,爐主的地位更顯得重要。

    一般爐主的產生方式是由「駁杯」來決定,每座廟每年有一個固定的日期舉行廟慶活動,即一般所稱的「拜拜」,在這一天,依本廟「管轄」範圍內收丁口錢時所建的戶長名冊駁杯以決家頭家爐主,當然,每一戶只有一個候選人(即戶長),杯數最多的便是爐主,依次排下的即是頭家。駁杯的方式是在神明面前唸出候選人的名字,然後往地下一擲,如果是一陰一陽的聖杯即計數為「一杯」,必需計連續的聖杯,如果遇到不是聖杯就換下一位候選人,因為沒有重來的機會,有的人可能連一杯都沒有,有時候爐主的杯數可能要十幾杯才有機會,有時候可能三、五杯就「當選」了。這種由神明「指定」的方式相當公平,因為沒有買票、做票的事,也沒有貧富貴賤的差別。

    爐主是無給職的差事,通常一年一任,每年由駁杯決定,雖然是無給職,要做的事可不少,即使如此,大部份人的價值觀裡,能當選爐主是極光榮的事,有時為面子問題,自己除了花費時間精神外還要花錢,讓廟方一年的事能順利風光的進行。

頭家

    駁杯的杯數由第二名算起便是頭家,爐主只有一名,頭家數量卻不一定每個廟都相同,因為尚未看到有關廟宇頭家數量的調查報告,僅以個人家鄉的廟為例。

    靈安宮主祀玄天上帝,每年農曆正月初四要拜拜,並駁杯選頭家、爐主,共要產生一個爐主及十二位頭家。頭家也是無給職,每年例行性要進行的工作有收責任區內丁口錢,搭演戲用的戲台(以前沒有水泥製固定式的中正台或康樂台之類的建築物,戲台是在演出前臨時搭的),出一個人參加七月半的鑼鼓陣及清理水溝等等公眾事務。記得小學時候曾有一次頭家的經驗,大年初一下午挨家收丁口錢,七月半的時候坐在卡車上出鑼鼓陣,參加城隍爺出巡的遊行隊伍,至今猶有記憶。

拜天公

    天公可能是漢人民間信仰中最高階的神明,拜天公就隱含是最隆重的拜拜儀式。

需要拜天公的情形很多,有些地方在娶新娘當天要拜天公以感謝神明的保佑,讓孩子可以順利長大到結婚;除夕的早上也要拜天公,感謝保佑一年的平安。

一般家庭拜天公的時間大都在子時,也就是半夜十二點左右。廟宇拜拜的時間就不一定了,如果是例行性(例如每年一次)大都依當地習慣,若以配合演戲的時間,大約在下午兩點左右;如果是特定性的,例如作醮,就要請道士看時間了。

    拜天公的地點大都在建築物的正門,家庭在大廳、廟宇在廟口,供桌向外面,拜拜的時候也是朝外。擺設方式在一般家庭比較感覺不出隆重,通常要用一小筒的白米當香爐,拜拜過的香就插上面,要有一對蠟燭、三個酒杯等;在廟宇就要有頂下桌,就是使用兩張桌子,靠外面的一張還要用兩條椅條墊高為頂桌,另一張則放在地面為下桌。頂桌上有香爐、蠟燭和一個紙紮的壇,還要有兩隻帶葉子的紅甘蔗;下桌則是一般的供品。

    由拜天公的儀式不禁想到曾在課本裡讀到的謝天,當找不到適合的人可以感謝時,就感謝天公吧。

天公爐

    天公可能民間信仰中最高階的神祇,一般的家庭或廟宇以天公爐來代表天公。

    雖然一般印象中的神明領袖是玉皇大帝,但似乎在民間信仰的觀念裡,玉皇大帝的地位可能不是最高的,有時會聽到以玉皇代天尊稱呼,既是代天而尊,當然有更高階的天公,也就是最高的信仰應是天公,與基督教的天父似有異曲同工之妙。另者,數年前亦曾傳聞天庭改選,玉皇由關公選上了,所以,現在玉皇大帝這個位置由關公擔任。由此可見,民間信仰中存在許多不確定的概念,雖有普遍的認知,也有自由心證的空間,只要方向不變,細節部份是可以因時、因地而更改,在一些民俗活動中,這樣的情形常常發生,例如改運應該是被改的事主本人在現場,接受法師(或道士)安排的各種法事,但在現在忙碌的社會中,常不能盡如人意,那用事主的衣服也可以代替,不會讓信徒產生太大的困擾,個人姑且稱之為柔性信仰。

由於天公是信仰中的最高階神明,一般人(或廟)不敢隨便供奉,連演戲中通常也不會出現這樣的角色,而以暗場帶過,家中或廟宇則以天公爐代表。廟裡的天公爐大都放在廟的正門口,拜拜時通常第一次的三柱香是站在門口向外拜,然後插在天公爐中,然後再依廟裡主祀神、陪祀神、配祀神、虎爺、五營等順序拜拜。家裡的天公爐則是吊在大廳門口的半空中,在沒有樓房的時代,大概每家大聽近門口的地方都有一根橫樑(其專有名詞已遺忘),中間吊天公爐,向兩邊則調新娘燈,每娶一個媳婦會有一對,新娘燈越多則家裡越興旺;現在大都住在公寓中,可能就沒有橫樑而直接吊在天花板了。拜拜的順序可能是在門口向外先拜門神,香插在門外邊的一個小筒子(竹筒或塑膠筒等),再來也是向外拜,香插在天公爐中;由於天公爐通常吊得頗高,一般人從底下經過是不會碰到頭部的,要插香時就要墊個小板凳才夠得到。這是個人家鄉習俗,不知有沒有其他的風俗習慣?

有應公

    台灣民間拜拜對象中收容孤魂的小廟或是指拜拜的對象,通常不知道主祀、也沒有神像,相類似的有萬善同、水流公、金斗公、百姓公、大眾廟、姑娘廟等等;與義民廟則不相同,因為義民廟是有明確對象的,那就是義民;與北海岸的十八王公廟也不一樣,因為十八王公有確定的十七人和一隻狗。雖然義民與十八王公無法找到確實的姓名,但是有特定對象的,有應公則比較沒有特定對象。

    過去台灣社會的生活條件(衛生、治安等等)不好,有些死後沒有後代可以奉祀;另一種是曝骨於野外,可能是開闢田地時挖出來的,也可能因為覆土為雨水沖刷而外露。當一般民眾看到後,總覺得應該入土為安,就獨資或集資將之收集掩埋,並蓋一個小小的廟來拜拜。廟的地點大都比較偏僻,因為這種屬於陰廟,一般人可不太喜歡住在旁邊,當然也有些因為土地開發後,本來在偏僻地方的廟,現在也在一般人居住附近的。廟的建築大都很小,有的小到不到一公尺立方,即使大的,一個成人也很難進到廟裡;在廟口通常會有一塊紅布條,寫著有求必應,可能有應公的稱呼就是這麼來的。

    台灣一般信仰判斷認為,陰廟比較會保佑得橫財,所以,賭客要求手氣可能就比較傾向於如有應公之類的廟,而不會去向關公求。過去大家樂風靡時,半夜常常有樂迷到有應公廟求明牌,如果簽中了,就謝神演布袋戲,有不少布袋戲團在那時也算生意興隆,卡車布袋戲的發展和樂迷也有絕對的關係。近日彩券迷就不如過去的樂迷那麼明顯了,不知道是人民的素質提昇了,大都能腳踏實地;還是沈淪的連台灣百姓傳統的賭性都減少了!

好兄弟

    一般家裡的拜拜對象有兩大類,一種有明顯標示者,一種則是單純向空拜。

當一進正廳的頭上有天公爐,代表最高神祉天公,再向前神桌上正中央則是神像(或神像掛圖),左邊(虎邊)是祖先牌位,這些拜拜的對象都有明顯的位置;另外還有廚房的灶神,一般是貼一張上寫司命灶君的紅紙。

    沒有明顯位置的有門神,一般是在大門口有一個插香的小竹筒或塑膠筒,門神雖然不明顯,卻是極重要的,不論是敬神或祭祖,第一個上香的對象就是門神。另外還有地基主、床母、好兄弟等,是看不見位置的,當然拜的時間也各有不同。

    好兄弟是指在屋外的孤魂野鬼等等,因為平時沒有受到香火,只得到處流浪,對有應公或萬善同等所祀,亦有稱之為好兄弟,但之間是有分別的,因為有應公內者有民眾會前為祭拜。

    民家大概只有在普渡時才拜好兄弟,得準備許多食物,有煮熟的、有乾的、有飲料等,例如肉類、紅龜、粽、餅乾、旺旺仙貝;在下午時分排在家門口,每樣上都得插一柱香,過去禮數比較足夠,還要由放祭品的地方,約一公尺插一柱香一直到隔壁以做為路標。除中元普渡外,如果廟裡有特殊行事的時候也會普渡,例如做醮;有的地方在廟宇一年一度的拜拜也會舉辦與普渡有相同性質的「普施」,對象都是好兄弟。

地基主

    當人們到一個地方蓋房子居住時,一般不能確定這個地方的過去歷史,會認為或許這裡已有先到「居住」者,就稱為地基主。這些先居民與好兄弟有些相似,最大的差別是在人們蓋房子在這裡時有所打擾,為求居住平安,在家裡進行一些拜拜時也要順便拜一下地基主,以求萬事順利。通常拜地基主所準備的都非常簡單,例如一碗白飯、一碗湯、一盤菜、一盤肉,不像其他的拜拜會準備豐富的祭品,而且,「用餐」的時間也比較短,通常會比正式拜拜先完畢,過去食物缺乏的時代,先收起來的這幾碗常是止饑的好食物。

補運

    一過完年民間就有許多安排整年運勢的行動,最常見的是補運、安太歲、點光明燈。

    民間信仰中認為人的行為結果操控在運、命兩件要項下;命是先天的,一出生就排好了,所謂落土八字命,由年月日時組合成的八字已經注定一生的主架構,所以,演戲中就有所謂真命天子,一出生就注定要當皇帝,誰也沒辦法改變,像孔明、劉伯溫等傳說中有知五百年功力的人,也不敢違命而必需去扶阿斗及臭頭皇帝。可是民間信仰中卻又都會留下後路,那就是運,如果一出生就命不好,豈不要天天等著過歹命的日子,誰還會有興趣,最後全世界只剩下命好的人,歹命的事就沒人做了;所以如果命不好可以用運來修補,這就形成補運的動機了。

    廣義的補運方法有很多,依形式將之大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由先天補;雖然人一出生就有命定,卻也非難以修補,最常見的是地理風水傳說,認為風水會影響人的運,所以,連有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官上任時,都要請先生到辦公室來看一看,更動一下擺設,數十年教育中所謂迷信,這時也通通要先丟一邊了。

第二類是藉外力向自己補;例如找法師或道士作法事補運,進行補運法事時最好本人能在現場,如果不能在現場,拿件衣服代替也可以,補運法事做完後在這件衣服上蓋個印,拿回家穿也有功效,這也是經常見到、一般稱呼的補運。補運沒有特別的對象,不像安太歲是針對犯太歲的人,反正多補也無妨,有些地方的長者每年年初時就帶著全家的衣服去補一下,有些廟宇還有常設的的駐廟道士,讓信眾隨時可以去祭解、補運,例如關渡的媽祖宮。

第三種是由自己向外的行為補;常見的是做善事,因為做善事可以改變人的運、甚至命,一些章回小說、戲曲中常有這樣的故事,現代人也有很多人很相信這樣的概念,為了做善事甚至要買烏龜、小鳥來放生,讓一些人得以補小鳥賣給人放生來維生,達到各取所需的平衡。

    在科技進步的二十一世紀,補運的方法也有很大的突破,最明顯的是用網路,現在網路上的拜拜、補運、安太歲等簡單法事都能直接上網完成,至於信不信,也在於個人吧!

犯太歲

    民間以天干、地支計時而稱六十年為一甲子,傳說中每年都有一位太歲星君值年,所以共有六十位太歲;當生肖與當年地支數相同時就稱為犯太歲,例如若是壬午年,地支為午(第七)與生肖的馬相同(馬年),屬馬的就犯太歲了,因傳說太歲為兇神,犯了太歲就要想辦法補救、就要安太歲。

    安太歲的方法很多,一般都是到廟內或民間的法壇交些錢(行情大約每個人數百元),道士或法師就會進行一些法事來安太歲,安了太歲也安了信眾的心。現在也進步到可以用網路安太歲了,如果同意可以上網安太歲,倒也省下不少交通時間。

    除了地支數剛好的正沖外,還有對沖也要安太歲。所謂對沖可以用時鐘來看,一至十二圓形排列在時鐘上,今年的位置在七,正對面是一,也就是屬鼠的是對沖,也得去安太歲了。㊣2009/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