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13

-解釋名詞-

南管

     南管也有稱為南音、南樂、郎君唱、郎君樂等(或許其中會有差異,要比較專精的人才能分辨),是相當古老的樂種,可能起源於宋代,甚至有人認為是唐大曲的遺風,目前無法求證;主要活動地區是以泉州為中心的閩南語系,可能也是最早傳來台灣的樂(戲種)。原來含有演出()及演奏()兩大部份,台灣目前主要只留下樂的部份,戲的部份只有少數,近年有團體由泉州的老師教導,也漸漸能演。

南管與北管是台灣主要的兩大樂種,相對於北管樂,南管比較平和,主要流行於士紳階級,常見的樂器為上四管:琵琶、洞簫、二絃、三絃及下四管:四塊、叫鑼、雙音、響盞,另有一種也非常重要的樂器是噯仔,與嗩吶幾乎一樣,但型體稍小。

布袋戲也曾經有南管系統,但在台灣已經看不到了,近年亦宛然到泉州向傀儡老師學傀儡的音樂,可能是比較接近過去所知的南管布袋戲。

南管是一門相當大的學問,有興趣深入了解者請自行蒐尋。

郎君唱

    南管的另一種稱呼。

    字面的南管可能要含粉墨登場的演戲及行當較不明顯的演奏()兩大部份。演出部份有七子戲、老戲或梨園戲等;演奏()的部份有的藝界朋友就稱為郎君唱,可能是因為奉祀的祖師爺是孟府郎君。台灣這方面活動的館閣還不少,但能常態活動的不多了,對南管這門古樸的藝術有興趣者,比較要用點精神去尋找,找到後還得有毅力的練習。

    近年不少報章書刊出現的名詞在民間很少聽到,例如南管、北管,雖然有些詞在清代的文獻中就已出現,卻不是口語常用詞彙,可見拿筆的和藝界是有落差的,郎君唱僅是其中一例。

亂彈

    戲種名稱。

清末民初起在台灣各地有許多亂彈戲的演出,近年已幾乎難得一見了,現在大概只留下一般稱為北管的音樂部份。

    亂彈屬清初所謂「花部」的一支,流傳來台的時間大約在清朝中葉,可能由於使用嗩吶、大囉等「重金屬」樂器,可以製造熱鬧氣氛、很適合廟會活動的需求,很快的流行在各村落。亂彈戲可大分為福路、西皮、崑腔(與崑劇當屬同源)等系統,一般民間較通行的是福祿與西皮二支,對一般人來說,最重要的分別點為頭手絃(絃樂首席、文場領奏)所使用的樂器,其他樂器、樂風對一般人來說,可能難以分辨。

(1).福路

亦有稱舊路、福祿、福耶,可能是因為來台的時間較早。頭手絃使用「殼仔絃」,因在台流行的範圍較廣,目前在街上聽到的陣頭音樂(有嗩吶、大鑼、鈸等數人至數十人)大都屬福路系統。主祀行神為「西秦王爺」。

(2).西皮

亦有稱為新路、西耶,流傳範圍較小,以北海岸(基隆、瑞芳….)較明顯。頭手絃使用「吊鬼仔」,主祀行神為「田都元帥」。

許多戲班兩位神祇均奉祀,在討生活的壓力下,大概是多燒香多保佑吧。

亂彈(尤其西皮的音樂部份)與京戲很接近,亦有稱亂彈是「京劇在鄉下的表哥」。亂彈系統中另有一支「四評」(或寫成四平),與西皮很接近,亦有認為亂彈與四評是兩種演出型式者。

    時序邁入廿一世紀,亂彈戲也隨著黃昏,許多老戲、經典亦難望保存,實為憾事。目前在宜蘭的「漢陽」亦能演亂彈戲,演員屬中生代,因廟會活動的需要,還是以演歌仔戲為主。

◎《臺灣通史》連橫1918p.612

「臺灣之劇,一曰亂彈;傳自江南,故曰正音。其所唱者大都二簧西皮,間有崑腔。今則日少,非獨演者無人,知音亦不易也。二曰四平,來自潮州,語多粵調,降於亂彈一等。三曰七子班,則古梨園之制,唱詞道白,皆用泉音。而所演者,則男女之悲歡離合也。又有傀儡班、掌中班,削木為人,以手演之,事多稗史,與說書同。」

九甲仔

    戲種名稱,也有寫成九甲戲、高甲戲、交加戲等,其稱呼也各有解釋,一般民間稱之為九甲啊,目前台灣已經沒有專演九甲的劇團。

九甲戲也是由中國傳來,其音樂結構是以南管唱腔為主,但節奏部份則以北管為主,形成南北交加,所以場面也相當熱鬧,如果不是有點認識的觀眾,可能會覺得和歌仔戲是一樣的。因為九甲的曲調相對於南管比較簡短、熱鬧,歌仔戲引用的相當多,布袋戲也偶爾取用一小部份唱腔,例如黃俊雄布袋戲中的相思燈。

四平仔

    也有記成四評,屬於亂彈系統,在台灣並沒有如北管或南管形成大的流行,所以,資料相當缺乏,十餘年前,桃園文化局曾經很努力找了一些還能演的老藝人,在演藝廳演出並錄影,可能是四平在台灣的最後一次演出,印象中好像有出版,可能買得到。

車鼓

    台灣民間的一種陣頭小戲,也有記成弄車鼓或車鼓弄,其音樂主要取材自南管,動作則有不少是隨興發揮。目前在台灣還有車鼓陣的表演,大都是帶南部的一些廟會活動,例如西港的燒王船。

子弟

    民間票房社團(事實上,子弟的內容很難以單一因素解釋,姑且如此解之)

    「子弟」名稱的由來一般認為指單位內成員的親密關係,不是兒「子」便是兄「弟」。子弟大部份是一種組織(少部份並未形成組織,僅鬆散的社團形式活動),內容有很多,例如南管、北管的音樂活動,目前所稱的子弟幾乎是指北管系統的「軒、社」(組織以xx軒、xx社、xx園等命名),與亂彈戲所學大同小異,最大的差別是「亂彈班」的演出是收費的,子弟則不但不收費,甚至要自己支付相關費用,所以有「憨子弟」的說法,子弟們向來也以此為榮。(本文所指之子弟以北管音樂系統為主)

    子弟的形成與台灣數百年來的社會結構有密切關係,在清政府時代,官方對於安定社會的能力薄弱,一般百姓為求生活的平安,不得不藉助各種組織集合力量,如宗親會、職業公會、村落組織等,遇有困難則共同面對,例如爭水(農業村莊)、抵禦外來侵擾(平埔或高山番)等等。組織的活動內容有很多,一般分為文、武兩大類;文指學習音樂、演戲等,既可增加休閒內容、不致因無所是事而遊蕩滋擾,亦可由此認識一些文字,最重要的是將忠、孝、節、義的倫理價值觀藉由戲曲傳承下去,故可視為民間重要的多功能組織。所謂武指如宋江陣之類有練習武藝的組織,平時練武強身,遇有外力侵擾時可以抵禦之,可謂一舉兩得。

    子弟組成的方式有以地域中樞者,亦有以職業為別者,其活動方式大都是地方的士紳號召組成,延聘師資來教學。一般以「館」作為學習單位,通常一館約四個月,有的子弟社可能學兩、三館,即足夠平常活動之需,有的可能連續十幾館,例如台北的「德樂軒」(以從事竹藝者為主組成,因河洛語發音德與竹相同)曾在亦宛然支持下,連續九年延師教學培養出許多人才,至今台北地區老一輩的先生還有不少是當時培養者。其經費來源可能有長期贊助者(如前德樂軒例)亦有成員公出者等,學習內容有鼓吹樂、演戲等。在社會結構的改變下,年輕一代參加子弟的意願甚低,目前子弟的活動已不如往昔,平常還有聚會練習者寥寥可數,能上台演戲者更少。

    由於早期子弟的活動頻繁,衍生出恐怕全世界僅有的、因音樂體系不同的「械鬥」。過去台灣一向以「反」(以統治者的立場而言)著名,而有「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之名,根據統計,在清朝平均3.03年即有一「反」(部份因械鬥擴大引起)。子弟的械鬥在北濱地區起因於「福路」、「西皮」之爭,部份地區(如基隆)因學習的系統分屬福路與西皮,當有嫌隙時雙方即各集同門產生武鬥,也因而壁壘分明。老一輩的演師會談及到基隆演出時的注意事項,如果到西皮為主的地區,要將樂器中的「殼仔絃」(福路系統的領奏樂器)收起來,如果忘了收起來,被當地人看到,有可能拿不到「戲金」(演出費),甚至還要被飽以老拳,在福路地區亦然。在中部地區比較沒有西皮、福路的明顯區隔,但爭鬥的情況卻是相同,以「軒」、「園」的師承相鬥,當長輩發現這樣「內耗」不是辨法時,只好請雙方合解,讓軒園的界線模糊,因而產生「沒軒沒園、有錢公家賺」的俚諺。

軒社

    泛指北管音樂系統的子弟社團。(可能僅有北部如此稱呼,因與中南部社團沒有密切往來,不能確定中南部是否亦以軒社泛稱)

    北管音樂系統子弟社團大都以xx軒、xx社、xx堂、xx園等系統性命名,例如新竹「振樂軒」、台北「靈安社」、瑞芳「得意堂」、林口「樂林園」等均曾在子弟界享過盛名,而一般也以軒社稱呼子弟社團,至於為何未以如堂園稱呼,目前尚未找到答案。

出陣

參與民間陣頭活動的行為。

    民間有婚喪喜慶時總想要告訴親朋好友,「陣頭」就是一種最有效的方法,目前的廟會活動依然存此慣例,甚至比以前更加舖張,「輸人不輸陣」就是最好的說明。陣頭可分為武陣及文陣兩大類;武陣如「宋江陣」、「白鶴陣」等,文陣如「北管」、「八音」等。出陣指參與陣頭活動,例如「昨天去淡水出陣」,意指昨天到淡水地區參與陣頭活動(淡水地區每年農曆五月初六迎清水祖師,會有許多陣頭參與),此處的參與指在活動之內者,以北管陣頭為例,一定要操作某種樂器或與此北管陣有關者才算出陣,如操作鼓、鑼、嗩吶或拉鑼鼓車等,如果是單純隨著隊伍行走(如隨香)即不能稱去出陣了。

歌仔冊

    歌仔簿(或稱為歌仔冊)的內容可以說是說唱、唸歌等的歌詞,有戲曲常演的老傳說故事,也有當時的時事改編的故事,寫的文字比較自由,大都是寫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其中有很多是代用字,有點像一般伴唱帶的字幕,如果對河洛語不是很流利的人可能會看不懂;行文大都是四句聯的形式,如果用歌仔調來唱應該都會很順;可能為了攜帶方便,是以類似口袋書的大小印裝。印售歌仔簿比較有名的是新竹的竹林書局,大約十年前還曾去買,不知道書局的現況如何,有興趣者若經過不妨去看看,在新竹城隍廟旁的巷子裡,從城隍廟走路過去應該不用3分鐘。

(管門、反管)

    有點類以為樂器定的調。

台灣民間音樂有許多樂種,例如北管、南管、潮調等等,每個樂種有其記譜法及演奏的習慣性;一般的戲曲演出,例如歌仔戲布袋戲,都是類北管系統,所以,以下文中所述亦是。

樂隊在演出前要先確認所有的樂器不會互相打架,以拉絃樂器為例,其關鍵在於定絃及定調,定絃是定空絃的音高,以一般調音器來量,可能內絃定在CD等;定調則是確認當成譜中的那一個音,例如內絃定空絃為低音La、外絃就是Mi,也就是一般唱七字調用的,內外絃為LaMi相當於工尺譜的士、工,這種定的方式就稱為士工管;舉例說,如果一位樂師問是那一管(也稱為管門),就可以告訴他是士工管了。吹管樂器的嗩吶則用一個音代表,例如全按當Do稱為上管,例如全按當Mi稱為工管,布袋戲常聽到的倒頭風入松就是用工管。反管所代表的意思比較多,但在藝界也大都能由前後語或當時的情境了解,例如布袋戲晚場演出到比較晚的時候可能會用反管,意指用不同的管門讓音樂風味改變;而二手絃的反管指定絃不同,一般是二手絃的內絃與頭手絃的外絃同。

管門在演出時是極重要的概念,大部份的曲調也都有固定的管門,例如七字仔是士工管、都馬調是合X管等,其原因可能有很多,例如音樂的味道等。

漢樂

    名稱可能起因於日治末期禁鼓樂時,也可能更早就有這種習慣性的稱呼,還待查證。

由於日本政府的皇民化運動,禁止有關台灣原有的戲曲活動,產生改良戲(以傳統戲曲元素為主幹)的演法。以布袋戲為例,有演出日本本土故事者如「水戶黃門」,因而音樂部份也難以使用原有者,必需採用如東洋音樂,故產生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的明顯差異,可能因此而以「漢樂」來表示原有音樂的說法以示區隔。漢樂一詞無法明確指出是指何種音樂系統,或者代表何種演出方式,在概念上可大約說,凡原有的演奏音樂均稱漢樂,此處有未將戲曲(如南管、北管、歌仔戲)納入的成份,而是專指一些絃管樂器演奏的曲牌。以漢樂來代表,可能有強烈區分與他族文化音樂的意涵。㊣2009/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