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06

-解釋名詞-

小籠

  指如偶戲等較小型的劇種。

  籠是指戲籠,裝演出道具的容器,小籠就是演出的道具比較少或小,用小一點的籠來裝。像傳統布袋戲的戲偶不大、所用的道具也小,不需要大容器來裝,就可以稱為是小籠。

  此處的大小並不全然指籠的外型、而應解釋成量。看戲的朋友如果注意一下,其實布袋戲籠的體積未必比歌仔戲小,這應該要從生活面切入來看,籠的作用是裝道具以便於整理及搬運,尤其是搬運的考量更大,最好是件數越少越好,不用來回搬很多次;但單件的重量也不能大到搬不動,兩者平衡的結果使籠的大小大約固定下來,沒有很大的差別,所以,這裡的小籠應以件數來解釋較恰當。傳統布袋戲約用四件,前場的戲偶、道具等一件,武場、文場樂器各一件,雜物一件,其他如燈光音響另外處理;相對而言,歌仔戲有些主角個人的行頭就有四、五件,幾乎比一個布袋戲團還多,整團加起來的量當然很「大」了,每個劇團(或演員)在道具上的要求不同,也很難一概而論。

椅子會

  有些類似現在的歌友會的無明顯組織的組織。

  由於對某一劇團的演出有特別喜好,戲迷自發性組成區域性的椅子會,當劇團來此地演出時提供椅子給觀眾,也固定或不固定時舉辦聯誼活動,藉以聯絡彼此情感。目前由於觀眾逐漸減少,椅子會的組織活動已難得一見了。

孔明車隊

  與椅子會類似的組織,但戲迷是騎孔明車(即腳踏車)跟隨劇團看戲。

  曾經有某一劇團在台北淡水河邊演戲,該劇團許多戲迷騎著孔明車去看戲,因為下雨,就把雙腳放在「虎骨」上(坐位與把手間的橫桿),穿的木屐就放在地上,因為演出精彩,沒注意到雨水已經漫過地面,戲一演完要穿木屐時,才發現已經被水漂走了。

籠底戲(落籠簿、帶家戲)

  過去傳統布袋戲的學習是學徒跟隨老師耳濡目染,在劇情的創造上進步較慢,但因同一戲碼常常演出,也讓常演的戲碼修得更完整,因而,每一派別有其特有成名的戲碼,這種戲碼就稱為籠底戲。每個劇團籠底戲的數量能在二、三十齣就算很強了,如果是在戲園時期出生的演師,因為沒有機會經歷過去的學習方式,可能也沒有所謂的籠底戲。在現在的概念上,籠底戲應是指演出的戲碼,或劇團的代表作品,並不是一種好與壞的價值判斷,例如指有籠底戲的劇團一定比較好!?畢竟,社會的演變已使過去的文化觀有所更迭。

傳統布袋戲

  傳統布袋戲的定義常會造成爭議,概念上,傳統的意思至少是指過去的事,在不同的時代,過去的事也不同,本文也僅能在概念上敘述。

  以目前所見,本文認為傳統布袋戲的基本元素有二,一者,使用約30公分的小型戲偶,這是因為小型戲偶在演師的手掌上可以發揮得較細緻,戲偶過大,人的手掌當然無法很合意的操作;二者,需有現場的樂隊(後場),因為現場樂隊才能烘托出古典的味道,若使用配樂,即使是一樣的曲牌內容,終究還是機器的感覺,沒有臨場感。

傳統布袋戲沒有好或不好的價值判斷,不一定傳統布袋戲的演出形式,就會比較好看,或者比較好,主要在演師能否掌握布袋戲的表演特性,以及與後場能否配合無間;同樣的,不是傳統的演出形式,有的劇團的演出也非常吸引觀眾的。

拳頭戲

  布袋戲的一種演出形式。

  由於並沒有形成一般認知的布袋戲流派,概念上可視為由傳統過渡到劍俠的過渡期。此種演出形式的劇情大都以江湖恩怨為主,劇中人物比較接近正常人,在處理恩怨時主要還是功夫,就是靠平時練習的拳腳功力,也就是靠拳頭,所以稱為拳頭戲。拳頭戲還相當注重戲偶的操作招式,並且以人做為比較對象,或者說是學習人的動作,所以,如果沒有紮實的操偶技巧,就很難將劇中角色的功夫表現出來。到演變成劍俠戲時,劇中人物就有不是一般人的功力,例如可以千里取人頭的飛劍,當然,操偶的技巧就不會佔主要地位,而是劇情的舖陳了。

劍俠戲

  布袋戲的一種演出形式。

  布袋戲若依演出劇情的改變來分,大約可分成三個時期,1.傳統戲:以章回小說、稗官野史為主;2.劍俠戲:以江湖恩怨為主;3.金光戲:內容雖與劍俠戲相似,卻已沒有明確的時空概念,可任由想像飛馳。

  任何一種戲種或演出的產生,不是在一天、一年等短時間完成的;劍俠戲約在民初產生,演出的形式與傳統布袋戲較接近,例如:還是用傳統戲偶、用後場樂隊,在劇情上已較富變化,演出的時間長短也比較彈性,如常聽到的「欲知結果如何?請看明天連續」即可說明。劍俠戲的演出風格並未使布袋戲產生劃時代的改變,倒可說是蘊釀出金光戲才是在歷史演進過程中重要的地位。

電台布袋戲

  在電視尚未普及的時代,電台曾經伴隨許多人的生活,記得小時候,一家人圍著收音機聽講古,有點鬼故事的氣氛,叫人又怕又捨不得離開。收音機可以裝電池,具高度的移動性,加上價格比電視機便宜,又可一面工作一面收聽,當然比電視有競爭力。電台布袋戲(不只是布袋戲,還有歌仔戲、講古等節目,都是一般社會階層的最主要消遣)就是在電台播放的布袋戲,聽眾只能由收音機中聽到「演」布袋戲,所有的演出情況與一般布袋戲上演並無兩樣,該打的時候照樣打、該唱的時候照樣唱,因為看不到影像,在口白上更能表現布袋戲的祖先「講古」的風範,更能表現河洛語的迷人處。記得當時考研究所蹲補習班時,晚上八點到八點十五分是休息時間,一定趕快跑到地面上(因為上課地點在地下室,收不到訊號)聽十五分鐘「黑人」「主演」的布袋戲,雖然內容幾都是兩派相殺,卻是極佳的消遣。

  近年娛樂事業蓬勃發展,尤其有線電視開放後,電台布袋戲似乎逐漸退出市場了,九O年代的台北天空,似乎已經沒有傳遞布袋戲的電波,再也沒有機會聽到「主演」以流利的河洛語演布袋戲了,偶而到南部出差,還會嚐試轉轉收音機調幅電台,試著找找看有沒有電台布袋戲的蹤影,有時還能聽到。或許老一輩凋零、年青一代對母語的生疏,也或許是時代的變遷,電台布袋戲大約要成絕響了。

電視布袋戲

  望文生義,凡在電視台播出、透過電視機的瑩光幕觀賞的布袋戲均可稱為電視布袋戲。

  台灣電視公司於1962年開播,是國內最早的電視台,最早的電視布袋戲就在同年,演出者為亦宛然掌中劇團,演出方式與現在稱為實況錄影者相同,亦即從頭到尾一次演完,沒有NG、也沒有剪接,演出的劇本為三國誌;因為當時國內電視台的技術面還不成熟,沒有留下錄影資料、只留下劇本,所以無法看到當時演出的情況。

  之後雖有幾檔布袋戲接演,因為沒有造成轟動,也就被忽視了。直到1970年,黃俊雄先生以史艷文及六合三俠聞名後,才真正定義出所謂的電視布袋戲。或許可以這樣認為,電視布袋戲是以電視的拍攝技巧,加上布袋戲的演技,溶合成另一種布袋戲的表演方式,也就是說,電視布袋戲已經開創布袋戲表演的另一個新生命。

  進入廿一世紀,霹靂幾乎就是電視布袋戲的代表,因為在黃俊雄時代,電視的拍攝技巧、電視台的技術、演員的表演模式等因素下,尚存有許多過去布袋戲的影子。直到1980年代,霹靂系列以現代的電視作業形式,將二者完全融合,呈現出另一個新生命,加上霹靂電視台經營甚佳,當然能夠、且有資格成為電視布袋戲的代表了。

金光戲

  布袋戲的一種演出形式。

  布袋戲從早期的肩擔形式一、二人演出,到傳統戲時代已完成分工(有前、後場等明確分工),一直維持以技藝為主要表現內涵,可能原因有:

1.社會變動不大:一直到日治初期,台灣主要還是農業為主,外來文化不論在質或量上均不足改變原有生活節奏,世代相傳的價值觀、審美觀亦平滑的隨時間改變,社會接受這種改變的消化力足夠維持穩定,戲曲的發展自然依其脈絡而行。

2.科技尚未發達:如同人類的發展過程,在沒有工具的時代,一切依賴雙手完成各種生活所需,工業革命帶讓人類對器具的依賴程度與日俱增,至今日似乎沒有這「進步」的器具即無法生存。至日治初期,台灣尚無明顯的工業化社會現象,如唱片、錄音等等消費類民生產品還未產生,自然無法由此取得足以改變演出形態的素材。

  日治末期已有唱片,接著音響、電視乃至今日各種布袋戲足以取材的效果素材迅速增加,加上社會生活形態的階梯式跳躍,布袋戲乃產生所謂「金光戲」的演出樣式。

  社會的改變製造出金光戲形成的背景,如果說金光戲是一種戲,卻可能無法準確描繪出來,不如說是一種演出概念,甚或是價值觀。金光這名詞的來源可能是現在「傳統布袋戲」還在使用的「金光巾」(或稱五彩布),以黃、紅、青、白、黑五色布,各綁在竹條上做成五支金光巾,如果有金光強強滾的角色出場,就拿金光巾在戲偶的背後搖動來增加可看度(現在傳統布袋戲還是用來表示如觀世音菩薩等神道降臨),這類人物常是修練到家的高人,自然可以期待必有「一番做為」。就演出內容來看是一般人比較能了解的,已非過去傳統的章回小說、而是自編的情節,常為二派相爭(如東南派與西北派),各派均有高人陸續出場,讓戲一直綿延不絕,時空的概念已逐漸模糊,如果有在看布袋戲的觀眾,必定知道一個角色「真假仙」,是什麼朝代的人、生卒年月、在雲南或北京,似乎沒有關心的必要性了。第二個特點是使用非傳統式的戲偶 (傳統式約30公分高),有的可能可以大到和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高,造形也充滿想像力,生、旦、淨、末、丑的概念並不重要,只要能表現戲偶角色特性即可,如霹靂裡的「素還真」就是塑造極為成功的例子。第三個特點是不用樂隊現場伴奏,使用的音樂可能含有古今中外,只要覺得適合即可。第四個特點是各種特效大量使用於演出中,例如爆破,讓演出充滿刺激。

  金光戲是一個概念性的說法,若要了解金光戲的發展過程及內涵,可能首先要了解近五十年來社會的變遷、科技的發展、文化的演繹等,比較能更接近的闡釋吧!

霹靂布袋戲

  1980年代至今,在約20年間,霹靂布袋戲幾已成為現代布袋戲的代言人,這是霹靂的工作團隊努力的結果,因為霹靂布袋戲還隨時可見,了解的方法最好就是直接看,不管喜不喜歡,現代人至少要很認真的看過一集霹靂布袋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