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02

-解釋名詞-

民戲

  主要指在廟口演出者(也稱為廟口戲、外台戲)

  一般在廟口演出的流程是扮仙、日戲、夜戲三個部份。因為廟口演出主要在敬神,扮仙需配合廟方的活動時間,有可能在一天的任何時候,甚至全部都是扮仙而沒有演出戲碼也無所謂,如果廟方沒有指定,通常約在下午兩點至兩點半左右扮仙。扮仙完後劇團稍休整一下接著演日戲,也就是下午的正式演出給觀眾(人而非神)看,日戲以古冊戲居多,約到五點至五點半左右,接著休息吃晚餐。夜戲可能在七點或七點半開演,時間約兩個小時到兩個半小時,有些地方可能演個一個半小時就結束了,因為劇團的擴音機可能會招來附近民眾抗議。

文化場、公演場

  相對於廟口演出的泛稱。民間戲曲活動的主要地點為廟口,雖然有短暫的戲院售票演出,目前已較少見,倒是政府機關或民間機構為推廣戲曲而辦的活動相對增加不少,這種活動因經費、辦理的人力相對充裕,有些也有表現理念的成份,使活動與廟口有不同的呈現,例如各地所辦的藝術季、文藝季之類活動。

引戲、打戲路

  可視為接洽表演業務的代稱。

  過去劇團幾乎以演出謀生活,必需盡可能找到更多的演出機會,這種找演出機會的過程就稱為引戲;因為演出的行程稱戲路,例如某月某日在某地開演,所以,引戲也稱為打戲路。打戲路以現在的講法可以行銷來類比,就是如何把自已手上的產品(演戲)銷售出去的過程。

  打戲路的方法有很多種,例如與班長打好關係,班長就會仲介演出機會,也可以自已到廟裡遞個名片自我推銷,或者透過親朋好友的引介等等。

爭取更多戲路的主要影響因素可概歸為三大項附一小項。一者,必需廣結善緣,也就是現在說的人脈豐厚;廣結善緣者,大都以滲透的方式讓自已劇團的名氣、特色傳達出去,還要和各階層「博感情」,例如紅白事一定要禮到、最好人也到,所謂見面三分情,經常見面、又能和氣,生財是可預期的結果。

再者,演出技巧要夠水準,也就是產品的品質要有保證。如果演技不好或是敬業精神太差,可能演過一次後就沒有後續的機會。有的廟連續數十年都請同一個劇團演出,可見至少雙方不互相排斥,當然並也不一定是非常喜歡,有的是無從選擇,也有可能習慣成自然,沒有考慮換團演演看。

三者,演出的價格;演出價格指演出費的高低,如果高出一般行情太多,可能也會使演出機會降低。近年演出市場大不如前,有的劇團即以削價的方式競爭,布袋戲甚至降到數千元一棚,如果廟方考慮到經費問題時,價格低的演出機會當然高。由於價格過低,劇團大都以簡陋的形式演出,只要有演出的樣子就可以了,一切能省則省,尤其是每次演出都需支出的人事費用,像布袋戲大部份是夫妻檔、父子檔之類,其中有一位是可以演出的正式演員,一位則可能稍懂一點的,湊合著就演了。有的劇團可能因為成本問題,或者認為價格太低很沒面子,沒有辦法降價而戲路減少,最後乾脆就收起來不演了。

附一小項是運氣,就是當地觀眾對劇團演出的風格是否欣賞;以布袋戲為例,有的地方比較喜歡文戲,以武戲見長的劇團當然不討好;如果在漳州人的村莊,以泉州腔演出的劇團也會受到影響。

  現在的打戲路不完全是上述的方式,因為傳媒發達,如果能在媒體多曝光、增加些知名度,會讓演出的機會相對增加,不過所增加的大部份是文化場,持續性不如廟口可以數十年者,當然,這是劇團經營的問題,與演技並沒有絕對關係,就如同經常在電視廣告的產品,品質未必與廣告量成正比相同。

戲棚地

  指演戲的地方。

  戲棚地可以有兩種意思,一指演戲的地方,例如要搭戲棚時,一定要將戲棚地確定,才能將器材搬來;二為戲班常用的詞彙,例如某地是某戲班的戲棚地,意思是這個地方每年的廟會活動都請同一個戲班來演出,其他的戲班基於江湖道義,大都不會來爭取這個地方的演出機會,否則,會受到同行的鄙視,有點搶人飯碗的意思。

  戲班大都有固定的戲棚地,例如二月初二、三月二十三日、八月十六日等民間都有活動,很多是請同一戲班來演出,戲班也周而復始,每年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演出,成為固定的生活模式。

請主

  指請戲班來演出的人。

  有可能是廟公、寺廟的管理委員會等組織,也有可能是個人,只要是出錢或代表請戲班來演出的都是。在廟會活動中,大都是廟裡的頭人與戲班接洽演出的事,例如演出的天數、有無特別的活動、戲金、其他權利義務等,在過去生活條件不好的時代,請主還要負責戲班的伙食。

  一般戲班的伙食是很不固定的,如果請主準備什麼就吃什麼,所以,也有用吃四方飯來形容這樣的生活。早期生活條件不好,在演出的地方除非請主有準備伙食,戲班只好自已開伙煮食,當然比較不方便,而且伙食也比較普通,因為戲班也要考慮成本問題。如果是請主準備伙食,一般會比戲班自已開伙好得多,因為這時廟方大都有活動,民眾會準備牲禮拜拜,菜色自然會豐富些。因為戲班的人數比較多,請主給戲班的伙食大都用桶子或大盤子裝,可能是一桶飯、一大盤炒麵、一大盤白斬雞、一桶鹵白菜、一大桶湯,加上幾大盤其他的菜,在物資不豐的年代,這樣已經算是很豐盛了。可能在戲台上、也可能在廟埕的一個角落,戲班的演員圍在一起吃了起來,可能在吃的時候順便將演出的事宣布一下,例如演出的戲碼、擔任的角色等(大都是歌仔戲班),吃飽了就各自休息,等待演出的來臨。

班長

  戲團到各地演出的戲路來源有很多種,有的是自已去找的,有的是親朋好友介紹的,有的是自已拜師學藝的老師介紹的、或是老師自已經常演出的地方換徒弟去演,也有一種以介紹戲團演戲的職業介紹人。

  以介紹戲團到各地演戲並收介紹費的人稱為班長,班長不一定全以此謀生,可能也兼營其他行業,但一定要具備有廣闊的人脈,含演出的戲團及出錢演戲的請主,因為班長需由此謀利,如果想成現在的仲介業,大概就差不多了。班長的工作是替戲團及請主媒合演出檔期,並由中得到仲介費,一般的行情是演出費的十分之一,這筆錢通常是由收入方(也就是戲團)支付,當然,也要負擔一些風險,例如,有些地方的風俗,當戲團沒有在約定的時間來演出時,班長要被綁在戲台上謝罪,有的地方的班長有風險的觀念,會另收一筆索仔錢,這筆錢比班長銀少很多,好像表示如果戲團失約,就要用這筆錢買索仔(繩子)把自已綁在戲台上,也算是特殊的保險觀念。

戲金

  就是給戲班的演出費。

  戲班靠演出的收入(戲金)維持生計,當然希望戲金越高越好,請主則可能希望越低越好,這種自然形成的市場機制使整個民間戲劇活動得以各安其份。我們可以參考目前的行情價;布袋戲用現場配樂者大約一棚三萬元上下,完全放錄音帶(含口白)者大約一棚六仟元;歌仔戲則約在兩萬至三萬元左右。這樣的行情並不是固定的,聽說布袋戲界曾經有為搶生意而降到三、四千元者一棚者,每次演出至少要兩個人,這樣的戲金幾乎只能算是做工錢而已,戲偶、戲台、道具、卡車等等的成本就不能去計較了。在特殊場合戲金的算法也不一樣,行情變化也很大,例如在作醮時需要大排場,每棚的價格可能五萬、十萬,甚至數十萬不等,視其知名度及排場而定;戲班通常也會因應不同的價格而有不同的排場,價格高者會使用大的戲棚,面寬有三丈六(約十公尺)、四丈八等尺寸,演員也有數十個,雷射、煙火、爆破等等特效也不吝大量使用,甚至還要送戲偶給觀眾,這是因為市場機制使得戲班要為以後的戲路留下名聲。當然,這是比較大的戲班才有這麼龐大的排場,大部份的戲班還是以廟口一般的演出為主,戲路較多時戲金收入還能維持生活,有的戲班因戲路越來越少,在生活不濟時只好採取應變措施,可能改行或成為副業(皮影戲的許福能藝師就是煮料理的總舖師);有的則以減少支出因應,例如夫妻檔、父子檔等,因為可能有一人、甚至兩個都是半內行,演出品質自然要打折扣,認真思考一下,為討生活也是很無奈的事。這種戲金行情與布袋戲的演出互動成目前所見,許多廟口的演出僅存儀式意義,幾乎沒有觀眾會在意正在上演的內容或演技,扮仙才是唯一的目的;戲班在沒有觀眾的刺激下也很難有好的表現,形成絕對的負循環,個人對這種情況的發展持悲觀的看法。

  戲團的價值或演技(也含有名氣等其他成份)等級常會由戲金來評斷,因為說劇團好或不好比較難以比較,只有戲金是量化的數字,一聽就馬上可以判斷了,好像戲金高的就等於戲團是好的。因為有這樣的價值判斷,當有人問及時,有的戲團會將自已的戲金比真實的說高一點,以表示自已是一個好團;遇到有戲金較低時寧可閒著也不會去演,除了成本考量外,價值判斷也是重要的參考原因,因為這會降低身份。

過去市場機制下的戲金波動大都在戲班的理解範圍內,要如何爭取更高的戲金,各團也有自已一套因應的思考邏輯,但約在十餘年前開始形成的文化場(主要指政府聘請者)衝擊了戲班的思考邏輯。過去文化場的戲金(本段只述布袋戲)超過一般演出的行情甚多,一般每場都在十萬元上下,當然也有較少至五、六萬元,高至數十萬元者,能獲得這種演出機會的戲班不多;約近三年,文化場的戲金略有下降,也在七萬元上下(當然也有更多或更少者),也有較多戲班出現在文化場中,但不管過去或現在,若就整個布袋戲團的數量計,能出現在文化場的畢竟比例還很低。政府機關基於關懷民間戲曲文化而支出較高預算的戲金,以從藝的角度來看應予高度的肯定,因為高的戲金使戲班可以期待不必汲汲營營、為著三餐而奔波,但歷年看來(沒有全面的統計數字,純粹個人感覺),文化場的演出場數實在少的可憐,能爭取較多文化場演出的戲班恐怕一年最多也在二、三十場左右,扣除必要支出(如道具費、器材費、交通費、製作費等等)後,用來維持演員生活是一定不足的,所以,文化場的存在可看成是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以目前所見,文化場雖沒有對戲班生態造成全面、直接的影響,但也已漸漸改變少部份戲班的經營方式。文化場的經方式與一般廟口演出有本質的不同,廟口需要民間的人脈、演技等,文化場需要的是官方的人脈、包裝(行銷)、演技等,其中包裝部份就要與媒體等有良好的互動,這許多差異讓想耕耘文化場的戲班必需調整腳步才可以。

由戲金的變動也可以觀察整個戲界的演變,尤其文化場的加入造成的影響會有多深遠,更值得持續觀察。

開分聲

  戲班給付演員演出費的一種方式,過去布袋戲團較常見以這種方式處理。

  演員收入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以一個單位(如一天、一場)計,視角色的重要性及功夫的深淺論,如男、女主角的報酬高於配角,遠高於打雜的旗軍;另一種稱為開分聲,以演員演出所扮演的角色算比例分配。

  每個戲團開分聲的比例不一定相同,例如頭手(主演)3份,二手(助演)1.5份,頭手鼓(後場樂隊指揮)1.5份,頭手絃吹1.5份,二手絃吹1.5份,鑼鈔手1份,戲籠(道具部份)2.5份,總數為12.2份,頭手可以拿到的演出費為戲金的3/12.2,即24.6%,如果今天的演出費總共為三萬元,頭手可以分得7377元。

大月、大日

  演民戲用大月、大日來表示戲路較多的月或日。大月指這個月通常演出機會比較多,例如農曆元月、二月、三月、七月、八月、十月;大日則指這一天幾乎確定有演出,例如二月初二土地公生日、三月二十三媽祖生日。

  大月、大日的成因與一般民眾的年度作息及信仰有關,例如農業社會在十月時收冬()完,為感謝天公保庇而演平安戲,一些民俗活動(如做醮)也在這個農閒時期比較好辦理。與信仰的關係可能佔比較大部份,神明生日、廟的落成紀念日等等常是一定要演戲的,例如土地公生日是全面性的演出檔。

對戲班而言,大月代表有穩定的收入,大日則有習慣收兩倍(甚至三倍)的戲金,例如平時演出一棚是三萬元,大日則要收六萬元;當然,這是習慣性的做法而非一定,與戲班和廟方的交情、戲班的經營理念也有關係。這種做法或許可以看成是早期的市場機制概念,例如土地公生日是大日,各地都要演戲,戲班卻沒那麼多,供給不足時漲價是可以理解的做法。

有的戲班會在大日時分團,所謂分團就是將原來的演員分成幾團分別在不同的地點演出,可在同一天賺到平時幾倍的收入。能不能分團在於戲班的實力,含演員及道具,歌仔戲受限於所需道具及人員較多,比較難分成多團,如果能同時在兩個點演出就算實力不錯的了。布袋戲分團的機會比較大,尤其近年錄音班的演出方式,幾乎只要有演出就可以交差,演得好不好也沒那麼重要,曾有一個布袋戲團的團長語帶驕傲的說,大日時可以分六團出去;筆者有個學弟在大日時是不上課的,因為家裡的布袋戲團分團演出缺人手,要回去幫忙演戲。如果分太多團,團()裡的人員不夠時,通常會另外請剛好沒演出的同行來幫忙,只要能演出就可以了。

一棚()

  演戲的計量單位。

  依現在的說法,一棚是指外台戲演一天,由扮仙開始,接演日戲、夜戲,合稱為一棚。在劇場或文化場的演出,常是兩個小時、三個小時不等即結束,可能就是演出一段故事,此稱為一場。所以,如果要換算的話,一棚可以說成等於兩場半,因為下午一場、晚上一場,扮仙可以算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