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04

-戲曲傳習七年談半個藝人的觀點-

摘要

     傳統藝術中心自籌備處始至今已有七年,似也漸漸成為傳統藝術的最高政府機關,七年來也累積了不少成果。七年之中,是否有值得再思之處?例如整個產、官、學的結構中,不論是決策、資源分配,似乎在官、學兩者決定一切,產的部份好像僅扮演成為「績效」的標的物,這種吊詭是藝界普遍的觀點。

    評估傳習成效,文化預算太少是最致命的問題,唯有增加預算才可能給文化生機。在決策及評審做法上亦常為人詬病,為獲得更正面成果的目標,應當改變預算使用的決策過程及評審方式,其中應含行政單位的行政評比、學者專家的評審意見、對受補助團體(計畫)的深度評量三大部份。例如行政評比佔20%、學者專家的評審意見佔50%、受補助團體的評量佔30%

    資訊公開是短期內比較有可能的,若能開放在其機關網站供不特定人了解現況,定能減少過多的懷疑,讓施政更透明,引導文化預算的使用更朝正面發展。

    傳統藝術中心在七年的努力後於宜蘭開園立足,讓藝界產生更多的希望;在傳統藝術瀕臨滅絕的今天,即便是似乎還相對頗興旺的歌仔戲、布袋戲,恐怕在不久的將來也要喪失掉大部份的技藝,傳藝中心卻也背負更大的責任。個人以半個藝人的身份衷心期盼,傳藝中心能立定腳步,用更多的心力在對藝界良性引導、對歷史負責,讓傳統藝術有時代的生機!

關鍵詞:戲曲傳習、藝人觀點、布袋戲

一、前言

    傳統藝術中心自籌備處始至今已有七年,似也漸漸成為傳統藝術的最高政府機關,七年來也累積了不少成果。七年之中,是否有值得再思之處?在宜蘭的園區正式對外開放之際,也代表著傳統藝術中心另一里程的開始,藉參與論壇之便,將個人的看法提供給傳藝中心,乃至從事戲曲工作的朋友做參考。

    記憶中,傳統藝術中心籌備處掛牌之後,個人即參與『民間藝術保存傳習計畫』,在計畫中擔任專案助理研究員約二年,後來又參與『亦宛然布袋戲傳習計畫』,與傳藝的保存傳習歷程算是頗有淵源。因個人行事未有完整記錄,且在傳藝中心網站也沒有詳細公告,故僅能以記憶錄之,以記憶談傳藝中心戲曲傳習七年,可能不太符合「論文」的標準,所以換個角度,以藝人的身份來談,或可有不一樣的觀點。

    若推溯自民國七十年的學生時代開始玩布袋戲至今,已有超過二十年的光陰,正式上舞台演出也有約五百場,尚不包含各類演講、教學等推廣活動,只是學藝不精,所以不敢自稱為一個藝人,僅能算有半個藝人的身份。另者,由於半路出家,恐怕在思考邏輯上與藝人會有些許差異,故還是僅能算半個藝人。

    本文<戲曲傳習七年談∼半個藝人的觀點>即建於上述基礎,如此選擇除了迴避論文的嚴謹外,最重要的是想將個人在民間與藝人接觸所獲得及個人直接參與民間戲曲活動的觀感,整理在傳藝中心戲曲傳習七年主題上。既然是藝人觀點,就不一定符合其他界限的邏輯,但若要穿透界限,不一樣的觀點勢必要有其能見度方可期待之。

    整個產、官、學的結構中,不論是決策、資源分配,似乎在官、學兩者決定一切,產的部份好像僅扮演成為「績效」的標的物,這種吊詭是藝界普遍的觀點。是否因為藝界從業人員的「素質」不高,無法提供較「優質」的思維?亦或一般社會價值觀中藝人分屬於底層,故而先天上即沒有表達的空間?對此,個人以身為半個藝人而感到困惑與無奈,是否能有所轉變也不得而知!僅以一個聽聞做為本段落的結束,也能稍窺藝人的心聲。一位朋友轉述一位老藝人的談話,大意是:「當初他做學生時,常常跑來找我問東問西,拿很多東西去,現在他做博士了,反倒來評審我的戲能不能演,這是什麼世界?」

二、傳習印象

    依傳統藝術中心網站公告,七年來所辦理的傳習案如下:

◎傳習類

(人戲類)

01崑曲傳習計畫

02平劇孫元彬技藝傳習計畫

03歌仔戲薪傳計畫

04梨園戲傳習計畫

05南管戲(梨園戲)傳習計畫

06七子戲(梨園戲)傳習計畫

07歌仔戲編劇導演人才培養計畫

08宜蘭本地歌仔傳習計畫

09金門高甲戲傳習計畫

10客家戲曲表演人才培訓計畫

(偶戲類)

01亦宛然布袋戲傳習計畫

02微宛然布袋戲傳習計畫

03台灣古典布袋戲藝術人才培育計畫

     網站上關於此類計畫的敘述為:

 傳習類」:

計畫的範圍以目前在舞台上仍十分活躍的各劇種為主。包括近年來頗受年輕觀眾歡迎的崑曲傳習計畫,在國小校園傳習最力的亦宛然、微宛然布袋戲傳習,以及民間活力甚強的南管七子戲(梨園戲)的傳習,還有京劇孫元彬的技藝傳習,歌仔戲編劇導演人才培養計畫、歌仔戲薪傳計畫、客家戲曲專業表演人才培訓計畫等。較特殊的是已經式微劇種的重新傳習,如金門高甲戲傳習計畫,宜蘭本地歌仔傳習計畫等,均為點燃戲曲薪火的重要表徵。總計傳習計畫的研習與傳承有布袋戲、歌仔戲、南管戲等十四項,歷年來參與的學員達三百人以上。 

公告內容過於簡單是十分遺憾的事,雖然經費及人員有限,七年來的政績也還可以讓國人了解傳藝中心在傳統藝術上的努力,例如單一計畫的簡述及成果等。至於「點燃戲曲薪火的重要表徵」確實讓人覺得希望無窮。

若加上保存類的摘要及敘述可以一觀傳藝的成果:

◎保存類

(人戲類)

01亂彈戲潘玉嬌、王金鳳、新美園藝人技藝保存計畫

02-1客家三腳採茶戲「曾先枝、謝顯魁等人」技藝保存案

03高甲戲『周水松』技藝保存案

04高甲戲技藝保存案

05四平戲錄影保存計畫

06蕭守梨生命史出版計畫

07本地歌仔-陳旺欉技藝保存計畫

08拱樂社劇本整理計畫

09張岫雲豫劇表演藝術保存計畫

10台灣京劇五十年書稿撰寫計畫

11民族藝術藝師廖瓊枝歌仔戲記錄保存計畫

12傳統戲曲資料維護整理計畫

13傳統與現代之間台灣新劇本蒐集與整理計畫

14採擷歷史的光影歌仔戲照片蒐集保存計畫

15歌仔戲重要詞彙編纂計畫

16寂寞沙洲冷周正榮京劇藝術生命歷程紀錄保存計畫

17日治時期台灣報刊之戲曲資料蒐集與整理計畫

18日治時期台灣報刊之戲曲資料審校與數位化計畫

19說戲、戲說-內台歌子戲資深藝人口述劇本整理計畫

(偶戲類)

01布袋戲『黃海岱』技藝保存計畫

02布袋戲『小西園-許王』技藝保存計畫

03布袋戲新興閣鍾任壁技藝保存計畫

04傀儡戲新錦福梁寶全技能保存計畫

05台灣閣派布袋戲的傳承與發展研究計畫

(原公告缺06)

07皮影戲「潮調」劇本及音樂整理保存計畫

08林淇亮「福德皮影戲團」保存計畫

09永興樂張歲皮影戲技藝保存計畫

10家族掌中劇團保存計畫以二水明世界掌中劇團為對象

11潮州鎮『明興閣』掌中戲團技藝保存計畫

12屏東縣祝安、全樂閣、復興社掌中劇團傳承體系與技藝保存計畫

戲曲類「保存類」:

以曾在台灣戲曲舞台上叱吒風雲的各劇種主要演員技藝的紀錄為主,如高甲戲周水松,亂彈戲潘玉嬌、王金鳳,傀儡戲梁寶全,皮影戲許福能、林淇亮,布袋戲黃海岱、許王、鍾任壁,本地歌仔陳旺欉、歌仔戲蕭守梨、廖瓊枝,客家三腳採茶戲的曾先枝、謝顯魁,豫劇張岫雲等,除錄製紀錄演出影像外,對藝人生命歷程、師承流派、代表劇目、曲譜、文武場教材編審、田野資料也加以收集整理,配合著這些藝人生命史專書、VCD、VHS、代表劇目等聲音影像的出版,也為各種凋零中的劇種留下可貴的記錄。除了劇種藝人技藝的紀錄之外,保存類計畫也對「拱樂社」劇本、舞台劇領域的台灣「新劇」劇本作蒐集整理,拱樂社是民國五、六十年代?赫一時的歌仔戲團體,其不僅對台灣初期台語電影深具影響,也開創歌仔戲邀請劇作家寫劇本、依劇本演戲、歌仔戲錄音班演出的風氣。此外,崑曲、京劇等劇種亦在保存之列,調查研究的出版成果有「崑曲辭典」、「台灣京劇五十年」等大部頭專書。總計戲曲類之保存類繳回錄影帶三百二十餘卷,其中有七十八卷是代表劇目。而像拱樂社這種跨及歌仔戲、電視、電影等領域的劇本整理計畫,不僅對向來一團迷霧的戰後劇場史有釐清作用,對文學上台語讀音及書面化的學術問題,也有啟發作用。

 印象中,似乎傳藝中心掛牌後,所有傳統戲曲的中央官方補助業務漸漸轉移進來,但受限於經費及編制,對藝界來說,可能只有每年的匯演較為注目;而一年四期的補助終究還是少數團體可以申請的到,使得傳藝中心所扮演的角色未能明顯、突出。

若單就傳習案而言,幾乎包含了台灣所有劇種,除了最大的遺珠之憾∼亂彈戲(北管戲),只是七年來十三個案(或許還有其他案,例如「92年南北管傳習中程計畫(第三階段)」,此處依網站公告)傳習出多少成果?這些成果對其劇種有多少助益?單一劇種選擇傳習單位時的考量為何?而「包括近年來頗受年輕觀眾歡迎的崑曲傳習計畫」的「頗受、年輕觀眾、觀迎」的定義及標準為何?這些都是存在的疑惑!

    至於保存計畫是一獨立、為歷史留做見證?還是在有限的經費下與傳習綜合考量,希望能有更佳的傳習成果?在現階段還看不出其關聯性,其間能否有互相支援的效果,更是值得探討的!

三、傳習評述

    綜觀傳習七年成果,存在頗多值得討論之處,若擴大解釋,這些討論與政府機關文化經費的使用是共通的。以下以傳習為例分項述之。

()、決策

    也可以說是政策,例如在有限經費下傳習種類的決定,單一種類的經費額度,有無全面性分析,其延續性如何等等。

    由七年十三個案來看,因為經費、執行單位、計畫主持人、傳習教師群等沒有公告,有些問題看不出來。若依目前公告觀之,傳習的種類相當全面,幾乎「目前在舞台上仍十分活躍的各劇種」都已經有了,但這些種類是如何決定的?仍十分活躍是怎麼定義的?是否傳藝中心有既定的重點等等,還有不少探討的空間。

    就藝人的角度,其所從事的藝種就是最重要的、其所在的團體就是最好的團體,政府機關應該給予最大的援助。但在諸多種類及團體當中,如何決定就是一件為難的事。例如布袋戲,常見於報導者全台就有一、二十團,但每年的傳習僅有一案,如何決定由那一個團來執行,恐怕是要費些思考。當決定是某一個團時,引起其他沒有中選團的質疑也是可以想像的,所以,其中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傳藝中心是不是有決心面對決策所衍生的困擾,還是希望期待不可能的面面俱到?

減少大多數人的質疑可能是決策過程可以達到的,只要將決策過程、遊戲規則透明化,讓大眾能很簡單的取得,例如在官方網站不厭其煩的公告與說明,相信大部份民眾都能因了解而接受。當然,前提是有經過深思及評估的決策,加上執行的穩定度才有可能達到上述目標。

 ()、評審

    評審制度是起因於市場需求;正面來看,由於借重學者專家的專業素養,可以讓判斷更為準確,也能增加不同的思考角度;由負面來看,當受到質疑時就可將大部份的責任推給學者專家,畢竟,敢說「這是我的行政裁量權」的官員不多。

學者專家擔任評審有什麼好處呢?通常出席一次評審會議的出席費約二千元,這數字恐怕一點吸引力也沒有。但擔任評審的缺點可就多了,最嚴重的是免不了要受到不同程度的抨擊,因為總會有來自不同意見的批評,若遇到較不客氣的攻擊,恐怕唯一的感觸是何苦來哉!所以,有些評審作業結束後並不公佈評審委員名單(例如傳藝中心),恐怕是怕將來找不到人來評審。

    依目前政府機關的行事模式,所有的傳習案應經過評審會議後決定的。事實上,已經感覺不到有明顯的所謂「政策」,因為只要有所爭議,幾乎都以評審決定來應付,主辦機關好像僅是一個執行機關,沒有主體的存在,這便是民間普遍的看法,個人亦不例外。

    傳習案的評審作業如何不得而知,因「民間藝術保存傳習計畫委託計畫作業要點」中僅有計畫主持人及執行單位資格限制,沒有有關於計畫內容的評審標準。由要點看不出一個團體要申請的考量要件,因為裡面沒有比較清楚的說明。為了說明評審制度,另以外台戲匯演為例,外台布袋戲匯演的評分內容為

1.演出內容企劃之創意及團隊特色,占40%

2.表演藝術及演出劇目之特色,占30%

3.演出單位過去演出績效,占15%

4.演出經費概算之合理性及行政執行能力,占15%

似乎已將規則很清楚的定位,但幾都屬評審委員個人價值判斷者,終究讓人產生「合理的懷疑」。藝術本身就幾都是主觀的價值判斷,所以,這些懷疑恐怕是永遠無解吧。

 ()、成果

    傳習案的執行過程及成果如何,個人沒有明確、客觀的資料,僅有「均為點燃戲曲薪火的重要表徵。總計傳習計畫的研習與傳承有布袋戲、歌仔戲、南管戲等十四項,歷年來參與的學員達三百人以上」其中共十四項與人戲十項、偶戲三項又似乎不太吻合。

    印象中,七年來十三項傳習計畫似乎沒有培養出在該種類的從業人員,至少沒有明顯的看出,可能是整個社會結構讓大部份想就業的人不敢投入,尤其近年經濟景氣較差,政府預算吃緊,為了自己前途著想,最好讓興趣歸興趣、職業歸職業。為培養業餘人員(甚至可說是培養忠實觀眾)是否有必要投注這麼大的心力,這又是另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

 四、傳習構圖

       除了評述外,比較負責的作法應該是要提出改進辦法。

為了讓傳習效果更大,甚至擴大解釋成讓文化預算更有效率的使用,以下提出個人看法。

 ()、增加文化預算

    文化預算太少是最致命的問題,例如今年(92)傳藝中心整個年度的保存傳習總預算僅有一仟二佰萬(依網站公告),讓全國多少團體及劇種分配,在這麼少的經費下,再怎麼努力也成果有限,唯有增加預算才可能給文化生機。當然,以過去的經驗來看似乎有點困難,但努力還是必需的,有努力才有可能有機會。

    傳藝中心應該有爭取更多經費的企圖心,而且要很明白的讓所有關心的人都能簡單的取得資訊及做法,結合產、官、學的力量,讓企圖逐年成為事實。比較有機會公開發言、影響預算分配者,當隨時將爭取預算置於第一位,任何機會都堅定的表達這種需求。雖然藝界是一盤散沙,但若傳藝中心為爭取預算而努力時,對藝界而言,也是爭取自已的利益,相信只要有明白的做法,藝界必然會全力支持。

()、改變決策結構

    目前決策過程似乎全在於評審會議,但評審為人詬病者不少,例如對藝界全面或單一劇種的了解程度等等,使得產生對評審的評價淪為計畫書作文比賽,乃至與評審的博感情等非議。由於近年傳藝中心的補助公告已簡化到只有單位名稱、計畫名稱、補助金額三大項,計畫總經費、內容簡述(例如演出場數)、評審名單等均無從得知,能參考者有限,故將決策結構的改變以政府機關補助現況敘述之。

    為了解決評審為人詬病及獲得更正面成果的目標,應當改變預算使用的決策過程,其中應含行政單位的行政評比、學者專家的評審意見、對受補助團體(計畫)的深度評量三大部份。例如行政評比佔20%、學者專家的評審意見佔50%、受補助團體的評量佔30%

行政單位的評比內容在政策性種類(劇種)的比重,申請團體的行政能力及配合程度,提供申請團體近三年的績效紀錄等等。學者專家的意見就是目前的評審會議,只是應在作業要點中盡可能將評審內容說明,讓想申請的團體有所依據,一方面也減少受「評審個人喜好決定一切」的批評。受補助團體的評量則是委託對該單一種類較深度了解的學者專家就單一團體及單一計畫評比之。

 ()、資訊透明公開

    要求資訊公開是短期內比較有可能的,包含各種一般人想知道、不涉及業務機密者,開放在其機關網站供不特定人了解現況,讓施政更透明,減少過多的懷疑,引導文化預算的使用更朝正面發展。不過,有些事可能要先替業務承辦人員設想周到,以評審委員為例,如果公告評審名單造成將來沒人願意擔任評審時,是否有解決的方法?若沒有先為承辦人員找到因應之道,一廂情願的要求恐怕也是無效的。

    其實資訊透明公開對機關也有許多好處,至少可以將政績公告出來,讓民眾了解工作人員的努力;另一方面,也可以減少因懷疑而產生不必要的口舌之爭。

 五、結語

     傳統藝術中心在七年的努力後於宜蘭開園立足,讓藝界產生更多的希望;在傳統藝術瀕臨滅絕的今天,即便是似乎還相對頗興旺的歌仔戲、布袋戲,恐怕在不久的將來也要喪失掉大部份的技藝,傳藝中心卻也背負更大的責任。雖然逐日要為生活奔波而沒有比較清晰的思路,個人還是要以半個藝人的身份衷心期盼,傳藝中心能立定腳步,用更多的心力在對藝界良性引導、對歷史負責,讓傳統藝術有時代的生機!(本文發表於2003年傳藝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