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03

-藝文補助與評審雜談-

一、前言

  可能是由王振義老師談九十一年文建會基層巡演甄選團隊事起因,這幾天看到熱熱鬧鬧的談論藝文補助、評審,不禁也想參一腳。

  即便要批評也需有些證據,因個人疏懶,並未將一些基本資訊建檔,可能有些事件是存在腦中的記憶,所以行文需較保守,如果看倌大德知道這些事的詳情(如報導的媒體名稱、日期或相關網站等),煩請不吝告知,讓本文更有說服力,個人意見若有可議之處也請指正,互相漏氣求進步。

  本文意在藉由敘述補助及及評審現況,衍生個人對一般團體及補助機制的看法。所稱藝文補助當限來源於政府機構(例如「文建會」、「文化局」等)或準政府機構(例如由國家出資的「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者,能完全獨立運作的民間單位不在此內。所稱補助將代表兩種情形,一者為部份補助,如國藝會、傳藝中心、台北市文化局等定期接受申請補助案,對提出申請者給予部份經費補助,舉例如劇團提案申請巡迴演出十場、總經費壹佰萬元,核案單位給予三十萬元補助,不足數由劇團自行籌措。另一種是團體幾乎不需自籌者,例如基層巡迴演出案,文建會所提供的經費雖不甚充裕,劇團也可以勉強支應,當然,有些案子的出錢單位也不准劇團另外籌錢,因為另外籌錢就沒有獨家主辦單位了。 

二、現行補助概況

  一般印象中能爭取補助的單位大都局限在文建會、傳藝中心、文化局、國藝會等,其實許多中央、地方機構都有相關經費,例如政令宣導、推廣活動等等,只是一般人難以取得相關資訊,故以為只有少數幾個單位可以爭取。約在近一年內曾有報導,可能是立法委員質詢或其他事件,引出原來這些預算可能高達數百億,比較文建會一年五十多億的總預算,實在讓人不得不耳熱心跳(若有大德知道此事,煩請告知報導的相關資訊),這些預算如何使用?相信大家都會有很大興趣,在沒有進一步資訊前,僅就一般眾知的幾個單位簡述。

  目前一般人比較容易取得補助資訊的單位是文建會、傳藝中心、國藝會、各文化局等少數幾個單位,在其網站會有較清楚的補助相關公告,任何人都能直接取得公告資料,其中國藝會是相對有最完整資料者。至於決定補助的過程一般是公告收件時限、收件、初審、複審、決定補助、公告等,我們可以由此過程稍窺於其中。 

▲公告收件時限:

依不同性質案可概分為徵求廠商承包的招標公告及徵求劇團的申請公告。以文建會九十一年度表演藝術團隊巡迴基層演出活動(以下簡稱基層巡演)為例,文建會於91/03/07在其網站以中文限制性招標案號9106公告招標資訊,預算金額為新台幣30000000元,投標期限為9104091730分;此公告旨在徵求承辦廠商,類似工程招標,並非一般劇團有能力承作者。由於國內藝術行政起步較晚,像這種大型專案通常只有少數幾個單位有能力參與(近幾年才有一些傳播公司、甚至電視台的台視文化公司或中視文化公司等陸續加入競標),至於其決標過程當然也不是一般劇團能了解,其實應說,一般劇團也不需要去了解。

  與一般人相關的第二種(徵求劇團演出)也以同案為例,個人於五月得知本案得標廠商∼中華民國表演藝術協會(表演藝術聯盟)將公開收件、6/6截止。到此已產生兩個問題點,第一,文建會這種招標案件並未公告得標廠商,故後續消息是未完全公開的,如果有興趣參與後續活動(劇團提案申請或一般民眾想去看戲)就得看運氣了(修改補充1);再者,得標廠商並未公告收件訊息,或者有公開個人沒有看到(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會每天看報紙,或為一個演出天天翻遍所有公告),個人以為文建會會在其網站公告劇團收件資訊,但卻苦苦等無消息,不小心看到表演藝術聯盟傳給劇團的E-MAIL才知道於523日有公開說明會,大概有很多團體不知道這個消息而扼腕吧(6/19有劇團在文建會留言板詢問申請演出事)!因為同一天公告招標案號9107的文建會九十一年度表演藝術團隊巡迴校園演出暨藝術專題講座(以下簡稱校園巡演)就是如此(順便一提,文建會數年來一直有年度兩大巡迴演出案,即上述校園巡演、基層巡演,有興趣者當留意相關資訊,至於能不能來得及申請,得看各人機緣了)(修改補充2),個人5/29於文建會留言板發問,第三處於5/29回答:很抱歉,九十一年度校園巡迴活動已於今年四月八日召開評選會議選出承辦單位,活動並於五月十六日展開,若對本案有興趣,下次請記得看本會招標公告,才來得及參與。也就是說該案已開始活動了,到今日尚不知是那個單位得標,當然,後續情況就是不明了。相對來說,傳統藝術中心2002外台布袋戲匯演的公告就比較合理些,在其網站均有相關資訊,5/7發佈招標(後來知道得標廠商為財團法人周凱劇場基金會)6/4發佈劇團送案辦法、6/17截止收件,只要有興趣者都可以公開得到資訊,當然還是有些缺憾,至今尚未公告是那些劇團獲得演出機會(也有可能不公告了,且拭目以待) 

▲收件:

此處指第二種、一般劇團可以申請的演出案。通常公告中會有收件時間及地點,其中有的是以郵戳為憑、有的是以收到時間為限,例如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是:郵寄之收件截止日期以國內郵戳為憑;送至本基金會者以收文登錄日期為憑,逾收收件截止日下午六點後一概不予受理。基層巡演則是:於9166日下午六時前寄達或親送至收件地點,逾期恕不受理。 

▲評審:

一般評審過程含初審及複審兩個階段(也有在複審中增加不同程序的審查過程)。初審是由業務人員檢查基本資料及附件是否齊備,例如劇團登記證影本等,有的會對不足者通知補件,有的若資料不齊就直接出局了。複審是由主辦單位邀請的學者專家組成評審委員會,以一定的標準打分數(本文以分數泛指其價值判斷)。基層巡演的評分內容為

()演出內容之品質與本計畫之適切性,佔40%

()演出單位過去演出績效,佔20%

()演出單位過去行政執行績效,佔20%

()演出經費概算之合理性,佔20%

外台布袋戲匯演的評分內容為

1.演出內容企劃之創意及團隊特色,占40%

2.表演藝術及演出劇目之特色,占30%

3.演出單位過去演出績效,占15%

4.演出經費概算之合理性及行政執行能力,占15%

個人所知公開申請案的評審標準大同小異,以上兩例來看,幾都屬評審委員個人價值判斷者,故要送案申請的團體應有所體認。

在複審階段為合議制,能上下其手的空間十分有限,所以,對一般指稱的公平性大可不必有所懷疑,倒是因委員的判斷所產生的爭議較有可能。除委員判斷外有可能產生者為配合政策考量(如文建會扶植團隊的南北平衡);再者,若有大老級委員強力推薦某團體,可能會影響其他委員的評分等等。基本上,個人認為公平性還屬可接受的範圍,畢竟只要是人為的判斷就會有爭議,就如同球場上的裁判一樣,誤判是免不了的。有的評分計算過程為了防弊還採例如去頭尾的方式,就是最高分及最低分不列入平均,以避免有委員要護航特定團體而給100分、因為討厭某個團體而給0分,至於基層巡演有沒有採去頭尾的計算方式就不得而知了。

決定補助的主要依據當然是評審委員的分數,但補助金額可能與政策、全案預算數等有關係,但總是以分數為主要依據,舉以下兩例做為參考。以基層巡演為例:依據評分內容,以評等第方式排序(評第一名列一分,評第二名列二分,依此類推;分數最少者,優先取得議價權。若同分則由評選委員討論決議之。以布袋戲匯演為例:本活動演出團隊甄選,評選出正取十名,獲得參加議價之權利;備選二至四名,正取者於議價不成或其他原因放棄參演資格時依序遞補之。惟辦理單位得要求修正演出企劃內容後再進行議價。

▲公告:

決定補助後的公告不一定是公開的,本文公開意指非特定人均可便利的取得相關資訊,可能是在主辦單位的網站公告、發新聞稿公告、發印刷品(如會訊)公告等等。對一般申請的劇團舉下兩例;以基層巡演為例:預定於91613日以傳真、信函或電話聯絡通知評選結果。以布袋戲匯演為例:本會預定於91621日以正式書面及電話通知評選結果。就目前所知,有正式公開公告者比例不高(修改補充3),可能只有少數幾個單位且幾都是一般補助案,例如國家文藝基金會、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台北市文化局等,如基層巡演、布袋戲匯演等並非一般補助案,因未公佈完整資訊,也留下一些想像空間。

由上簡述辦理補助流程可以衍生一些討論

三、行政機關的問題

由於經費主要來源為政府機關,對其面對的問題也必需深入了解,而非僅做單純的批評,才能進一步有所期待。 

▲行政哲學:

各人自掃門前雪可能是五千年悠久文化中相當重要的一部份,長久以來,行政單位或多或少存在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行事風格,至少在一般民眾印象中,應有很多人認為政府是被動的、甚至不動的,由資訊公開即可窺見一斑,僅是一個簡單的上傳至網站的動作卻無法完成。

另一個標準程序是依法辦理,而法中並未規定那麼多的細節,故而許多事情的做法是絕對合法的,配合被動哲學後,就形成一個所謂官僚體系。尤其近幾年民主意識已是一般民眾很自然的價值觀,公務人員受到來自各方的監督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懂得依法辦理的奧妙,所以,想以依法的層面和公務人員論,恐怕只有增加幼小心靈的創傷而已。個人以為,民主社會的優點與缺點是要同時接受的,先承認公務人員現存行事風格後才在其中尋找可能因應方式,總比全盤否定而找不到焦點來得實在。

若以另一個角度來看,五千年悠久文化中官場的牧民心態,其實還存在於許多大大小小的官員心中;例如百姓是知能有限的,或者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好等等,個人其實是帶著無奈來看這樣的無奈! 

▲人力、經費不足:

  文化事務自古以來不曾被認為是重要的事,至二十一世紀的今日還未能有所長進,所以,整體來說,文化單位的人力、經費總是處在嚴重不足的窘境中;加上近年政府財政困難,增加人力遙遙無期,有限的經費還要跟著刪減,往後幾年只會更下滑是必需要有的心裡準備。個人認為,在人力有限、業務繁重下,一般承辦人員的辛勞應受到適當的肯定;詭譎的是,政府員工人數相較於其他國家似乎也未見少,為何承辦人員會有那麼多業務壓力?這恐怕是政府改造的最重要挑戰吧!

  人力不足中的另一困難不是人數而是本職學能,許多承辦人員對其承辦業務陌生的程度會讓人流冷汗,固然會邀請許多學者專家來參與,但有時只是完成依法辦理的程序,對品質沒有多少幫助,由一些政府出版品的良莠不齊就很容易找到證明。對承辦人員來說也是無奈的,因為公務人員任用相關辦法的限制,加上政府人事精簡,使得這種現象似乎也難以解套。

▲政績壓力:

  政府機關必需向如立法院、議會等監督單位提出政策執行的成果,在所謂數字會說話的科學時代,如辦理場次、受益觀眾人數等等數字,相信是許多曾接受來自政府單位經費的團體不陌生的,因為結案報告中必然要填這些項目,品質呢,因為難以量化,所以也無法在年度施政成果中確實呈現。為了政績壓力,有些施政及執行過程必有所取捨,這種現實面的考量是民間團體要常常注意到的。

▲採購法:

由於要讓政府機關執行預算有依法辦理的依據,採購法成為必要之惡,因為此法基本上是以數字代替品質的評斷,與藝術文化的本質並不相容,雖然其中也有些彈性,但行政人員依法辦理的過程中,相對大都採取比較保守的做法,以避免成為圖利他人的嫌疑來源;例如採購法中雖有如最有利標、議價等等彈性空間,在諸多客觀環境限制下,恐怕沒有幾個承辦人員要擔這樣的風險去採最好品質的做法(或者,也無從判斷何者是最好品質)

四、民間的態度

  為爭取到補助,民間團體似也需有所因應。

▲體認客觀環境:

社會結構的改變讓品質不是唯一的訴求,如同商品一樣,注重行銷已是必要的理念,許多團體因為沒有行銷理念,雖然品質較高(至少自認如此),卻無法在市場得到應有的地位;相對的,有些團體在同行的價值判斷中未必是高品質,卻可以相對享有市場優勢。個人認為這是必需認真面對的,客觀環境是現實面,雖然有理想、有抱負,唯有自身存在才能實現理想與抱負,不論任何原因,若被市場淘汰就成為空談了!此處所稱行銷泛指所有相關事項,例如人才培育、資源爭取、品牌建立、內部管理,乃至組織、效率、通路、人脈等等,由於國內藝術環境尚在起步,可能需自己摸索行銷方法,即便是相對弱勢團體,若有行銷做為,相信成績會比任由環境牽引來得高。 

▲思辨經營理念:

  民間團體要靠自己獨立經營是相當困難的,目前尚在運作的團體是很好的例子,大部份處於苦行情境中,生存都已是極大的挑戰,要行有餘力於行銷談何容易,故而,若沒有補助實在很難談及對將來的開創性;固然有少數例外者,但只要稍加了解,其可以有今日較為穩健的位置,大部份也是經過一番堅忍的努力,同時也是築基於成功的行銷。就一般團體而言,若要爭取補助就必需在經營上有所體認,文化預算如此短少,要以什麼內涵脫穎而出成為補助的對象,甚至爭取更多的經費?相信大部份要爭取經費的團體沒有認為自己是劣品的,對自己檢驗上述評審標準,是否有足夠的相對優勢?即便評審必有人為價值判斷,只要有相對優勢,相信必然也可得相對較多的資源。

  所謂經營並非一定要如商場上的「交陪」,對應酬、送禮等等作為,自認為文化人者大概難以勝任,但如何調整經營理念,可能是民間團體的主事者必需深思的!

五、學者專家與評審

  一般對於擔任評審的學者專家質疑最多,例如以什麼標準判斷品質?對其擔任評審的項目有多少認識等等!事實呢?

▲了解評審:

  評審制度是起因於市場需求;正面來看,由於借重學者專家的專業素養,可以讓判斷更為準確,也能增加不同的思考角度;由負面來看,當受到質疑時就可將大部份的責任推給學者專家,畢竟,敢說「這是我的行政裁量權」的官員不多。

學者專家擔任評審有什麼好處呢?通常出席一次評審會議的出席費約二千元,這數字恐怕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可能唯一的好處是可在學者專家這一行業中建立灘頭堡,漸漸成為真正的學者專家吧!

擔任評審的缺點可就多了,最嚴重的是免不了要受到不同程度的抨擊,因為總會有來自不同意見的批評,若遇到較不客氣的攻擊,恐怕唯一的感觸是何苦來哉;所以,有些評審作業結束後並不公佈評審委員名單,是怕將來找不到人來評審。一般人看不到的負擔也不少,例如有些判斷可能要兼有為政策背書的考量。

擔任評審的工作量也頗大,以2002外台布袋戲匯演為例,共有三十餘團報名,要看這麼多團的計畫書及演出錄影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加上評審的時間也很有限,可想而知,如果對布袋戲界還有所了解者可能有很多是印象分數;如果了解不多者,可能唯一的判斷是當時的感覺了,感覺計畫書寫得好不好、感覺演出錄影內容好不好等等,相信大家也能感覺到這是多大的負擔。

▲學養領域:

對於評審委員的學養領域恐怕是最大的爭議來源,但若就現實面來看,又是一件無奈的事。

評審委員來自何處?可能有學者、專家等等;所謂學者,一般指在院校任教的教師;不在院校任教者就是專家了。數十年來,民間戲曲一直沒有在教育體系中出現,擔任民間戲曲評審工作的學者幾都不是這個領域的專家,主辦單位為了維持公信力也只有找學者來評審,有些本來幾乎是外行者,多評幾次後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專家了;至於未在院校教學的專家更是少之又少,因為能長期投身又能健在者本就不多。其實最有資格被稱為專家者應是在第一線工作的演員,但大部份受限於年紀、認知等,實在難以擔任評審工作。於是,必要清楚了解現況的困難,才能在這中間找到因應之道。

過去評審制度還未受到重視時,因擔任評審的機會不多,轉來轉去常常就是那麼幾位;近幾年評審成為必要的過程,就產生了少數人把持的質疑,為了具有公信力,主辦單位必需經常更換評審委員。但過去養成可擔任評審者不多,近兩三年不難見到許多評審業的新秀,因個人未參與上述的評審作業,當然也不知新秀們在評審會議上如何演出了。

  要求評審委員的學養除了有上述的困難外,不同個案也會有不一樣的難處;以基層巡演為例,全案共分四大類(其中一類是傳統戲曲),因未見公告,暫時推論傳統戲曲類報名的團體可能含歌仔戲、布袋戲、客家戲、傀儡戲、皮影戲、北管、南管、越劇、相聲等等,一組評審委員必需為這些不同性質的團體打分數,恐怕全國也找不到任何一個人能精通上述各種戲曲,進而能精確的掌握不同戲曲的差異點,因而,在評審過程中必然產生摸象的疑慮,這也是無法解決的問題。

有些學者對民間戲曲並未有深層的認識,可能是常看戲、甚至連戲都沒有認真且完整的看過一場,卻能以學者的觀點來評述,不但在評審作業中容易誤判,甚至一些看法還反教育到藝人,加上傳媒一概接受、輾轉延抄,其實已經創造出不少說法、甚至歷史,這樣的危機倒是比較令人憂心的。 

▲學者良知:

對於學者這個行業個人想附帶呼籲,能本於良知對藝界有些實質的幫助。

學者之所以成為學者,並不完全是個人的努力即可,有些學者的部份基礎是不少研究生、助理的青春所堆積而成的,也有學者是踏在藝界的肩上出線的,有一部份則是以民眾納稅的錢執行計畫而累積的,可否理性的考慮在適當的時機發出些有幫助的聲音呢?(例如請政府多編預算以造福藝界

六、解決的看法

  若單就評審制度討論,大概只能發洩不滿的情緒而已,實質的幫助恐怕有限,若要改善整個文化環境、增加資源來源,個人認為應有較全面的考量。雖然人微言輕,還是發表幾點淺見! 

▲增加文化預算:

  文化預算太少是最致命的問題,在這麼少的經費下,再怎麼爭也不過爾爾,唯有增加預算數才可能給文化生機。當然,以過去的經驗來看似乎有點困難,但努力還是必需的,有努力才有可能有機會。

  在總預算還未增加時,要求各機關將其相關預算開放給所有人得以便利查詢、利用,也算是暫時性增加文化預算,例如政令宣導、推廣活動經費等。

▲要求資訊公開:

  許多機關的相關資訊並未完全公開,有的連最簡單的公告都沒有,全國的文化局不知道有幾個將補助款的資訊上網(含申請辦法、補助公告等),有興趣者可以逐一了解統計;即使全國最高的文化機關-文建會,在其網站6/13新聞公告中有校園巡演場次表,直至今日卻只有五月、六月的場次,如何打造E化政府?

  要求資訊公開是短期內比較有可能的,包含各種一般人想知道、不涉及業務機密者,開放在其機關網站供不特定人了解現況,讓施政更透明。不過,有些事可能要先替業務承辦人員設想周到,以上述評審例,如果公告評審名單造成將來沒人願意擔任評審時,是否有解決的方法?若沒有先為承辦人員找到因應之道,一廂情願的要求恐怕也是無效的。

▲結合民間力量:

  以目前政府做事的方式來看,唯有結合多數的民間力量、造成輿論壓力,才有可能形成向前進步的動力,否則,一些情緒性的虛功可能還是一再重演,得不到適當的改進。結合是一件大工程,實有待各界的努力。

▲思考經營方向:

  評審制度是目前所知較合理的方式,即便如文建會扶植團隊因年度預算為億計而受到矚目,使得評審工作極度小心、複雜,甚至有劇團在評審現場為自己宣傳的全程錄影,其結果還是有不同的批評。除非有更好的方式,否則,只要人為的評審就必然會有爭議,不管最後決定補助或不補助的理由是什麼,總會有不同的見解。就事論事,民間團體也必需認真的思考經營方向,是否在現實社會裡有足夠的競爭力,能面對市場(評審)的挑戰,而非僅是孤芳自賞而已!

七、結語

  個人能力、所知有限,僅以本文回應有關評審的事件,疏漏處還請先進大德指正。

  夾帶一個看法:戲曲界當前最重要的課題不是要不要演台灣的故事,要不要有新的劇本、創意,新編樂曲等等,而是要趕緊培養演出及相關人員(例如樂師、道具製作),老一輩凋零的速度太快了,若沒有盡快傳承,將來不是沒演員可演戲,便是演出方式漸漸統一,再多的創意也是空談。但願這個理念能趕快傳播出去!㊣2002/7/12修於2008/09/02

修改補充0:雖已經過6年,至目前本文所述與現況相差無幾,故仍貼出供各界參考。

修改補充1:近幾年這種情況稍有改善,亦即,大部份在主辦單位的官網上會公告。

修改補充22008年這兩個活動併成一個,可能是經費大幅縮水。

修改補充3:近幾年這種情況改善很多,大部份會在主辦單位的官網上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