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03

-民間音樂概述-

一、前言

  一般認為,音樂具有超乎種族、國界的感通力,世界上各種民族(甚至其他類動物),不論其族群大小,都具特有的音樂內涵;同一族群在不同時空環境下,亦可能產生起因於文化背景的音樂特質,例如一般認為歌仔戲有許多哭調唱腔即因生活困頓所致,由音樂似亦可一窺(或分別)民族文化的差異性。

  本文以個人多年接觸民間音樂的經驗為基礎,以非科班(教育體系中的音樂科系及民間體系中的子弟館)出身的身份敘述民間音樂的內容及特質,提供有興趣者參考。本文所述之民間音樂指當前在民間活動中得見、未受公部門(如政府機關)絕對影響者為主,例如歌仔戲、亂彈戲等戲曲音樂,且局限於器樂部份,由人發聲而成的音樂有不同的元素,本文暫不列入。

  人文學科的價值判斷裡,主觀意識所佔的比例相當大,即如已發生的歷史事件尚有翻案文章以表達不同的見解,自難以一家之見定之。藝術學門更是複雜,與文化背景、成長過程、價值心態等等因素有密切關聯,故本文所述當視為一己之見,且主要在戲曲範圍,若有不同論述亦可兼而並列,似不需強併於一言。

二、內容

  台灣民間音樂可概分為戲曲音樂、宗教音樂、歌謠等等,若以呈現方式而言,可將之分為群體及個體兩大類,似較能大項說明其與一般人民的相關性。群體指如戲曲活動,需有多人共同合作方能完成,甚至包含觀眾;個體指如唸歌,即使單獨一人亦無障礙,不一定要具有表演性質,孤芳自賞者有之。當然,此非絕對的分野,例如戲曲也可獨唱,唸歌也可數人合作。

  以目前所見,較具開放性的民間音樂有南管、北管、歌仔戲、唸歌、音樂陣頭等,一般人均可成為觀眾或參與其中;宗教(或儀式性較強者)音樂則受呈現時機影響,一般人未必能自由參與,例如喪葬樂。不同樂種也有其不同特質,有的拘束性較強、有的較自由;一般拘束性較強者都屬於存在時間較長、已經發展出獨立體系的樂種,例如南管、北管,拘束性較弱者大都存在時間較短,流傳於一般庶民之間者,例如歌仔戲、車鼓等;所謂拘束性指演奏技法或弦律流向等等,簡單的分辨方法就是,需要跟隨老師或他人學習的時間越長,可能拘束性就越強,也就是自由度越小。

  以另一個角度來看所謂民間音樂,既稱為民間,即可與一般人的生活相關聯,即使社會變遷,能與一般人生活相關,即可稱為民間音樂;例如各村落的音樂性陣頭,平時是大家「玩」的地方,地方有事,可代表出陣交陪,這些活動都是各村落生活中的一部份。

所以,民間音樂包含的範圍就可以比較明顯看出來,就是越開放、拘束性越弱、與一般生活越能貼近者,其民間性就越強,必需強調的是,這不是絕對的屬於或不屬於,而是應用百分比的概念來看,或者可以說,比較偏民間音樂,或者有點接近民間音樂等。

三、特質

  既然將民間音樂獨立探討,就必然有其特殊之處,民間音樂的特質表現在何處,可由以下幾個方向探究。

1.樂師來源

  成為民間音樂的樂師幾乎沒有門檻,只要有興趣,任何人都可以嚐試,若相對於教育系統,至少要經過入學考試,雖然錄取分數的高低各有不同,卻都是必經之路。至於民間樂師能不能上得了表演台,全看個人的天資及努力;所謂天資,指的是天生的能力,例如對音樂的靈敏度,所謂努力,指的是是否勤於參與各種活動,由其中吸收養份而成長,必需強調的是,所謂努力不是很勤快的到琴房「練習」那種努力。

2.學習過程

  為了能用「現代」的觀念來解釋,必需用學習這樣的概念,事實上,民間音樂的傳承幾乎是沒有所謂的「學習」,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可能入門時需要有人帶一下,在成長的過程也會有前輩指點一下,但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個人的「跟」,跟著前輩「玩」樂器,跟著樂隊演奏,跟久了,如果天資、耐心夠,自然就上手了,甚至連樂譜的概念都不太有,也經常對於演奏內容說不出所以然來,更不用講所謂的演奏技巧了。所以,如果對民間音樂了解不太深的觀眾,要判斷「民間性」的多寡,可看樂師能說出多少「音樂概念」,說得越多就離民間音樂越遠,當然這是一般概念,有少數幾位大師由於功力深厚,也能學貫中西,則不在此限。所謂音樂概念,例如F調、G調,例如定絃的合X管、士工管等,舉例說明,看一位住台南的車鼓樂師伴奏,很好奇問他定絃,結果一問三不知,只說數十年都是這麼演奏的,沒什麼好說的,但其演奏樸實、風味特濃,就是標準的「民間樂師」。

3.舞台呈現

這裡所謂舞台泛指參與演奏的場合,可能是公開的表演,或者子弟間的聯誼,甚至自己社團平時的「玩」。由於一般性的活動觀眾比較沒有機會看到,我們可由公開的演出來判斷,一般觀眾看樂師前面是否有譜架(及譜)就是最好的判斷,因為民間樂師「譜」的概念甚低,或許有些在學習過程中有唸過譜,但在演出時通常都已經是「眼中無譜」了,所以不需要譜,即使有譜,也不習慣看譜演奏,所以眼睛通常不是看譜,可能到處亂看,還會跟你打招呼;如果是拉絃類可以看左手和頭,抖得越厲害的,民間味就越淡;也可以看表情,大部份民間樂師在演奏時都和平時差不多,不會特別陶醉,所以,如果是很「舞台性」的陶醉表情,不會是從民間音樂出身的。

民間音樂在舞台上的呈現很自由的,每種樂器、每位樂師都有自己的一套,同樣的曲牌,每位樂師、每種樂器表現的都可能不太一樣,組合成民間音樂特有的質樸美感。而且,沒有絕對的主從關係,雖然有所謂頭手絃的稱呼,也只是居於領奏的位置,每位樂師自己的表現空間還是很大的,尤其拘束性越弱就越明顯。

四、延伸

  有人說:音樂具有超乎種族、國界的感通力。這個概念可以看成,音樂如同語言,可以表達情緒、意念等等,如果這個概念成立,那麼,在沒有看過或聽過任何解釋之前,應該大多數人都能說說布農族八部合音、柴可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等等在講什麼,因為如果聽得懂某種語言,就不需另外的翻譯了。這麼說來,這樣的概念就不成立嗎?其實許多問題的產生都在於執著於開關裡,就是只能開與關、是或不是、有或沒有等等,如果用百分比的概念來看,上述的音樂概念在某個百分比中是成立的,例如,聽哭調唱一個小時,相信不管什麼種族、國界的人,都能說出這是一個悲傷的場面,至於為什麼悲傷,是與戀人分手?竉物昇天了?還是颱風把農作掃平了?可能就要某些人才能說得明白。

  若同樣以百分比的概念看民間音樂,什麼是民間音樂?其特色為何?有什麼重要性等等問題,就比較能夠清楚一點的論述,例如或可說,凡是沒有受過任何音樂教育、沒有刻苦的練習、不會精雕細琢的樂師所奏出來的,就是百分之百的民間音樂。至於論其特色,有大部份的原因是要為重要性舖設基礎,因為有特色,所以很重要;是不是很重要呢?這又與文化解釋權相關聯,再以百分比來看,可能會有一部份人認為很重要,至於有多少百分比?整體而言,應該不高吧!

五、結語

  原想論述民間音樂後,能提出其重要性的說法,行文時卻發現,其中有許多已經快要成為哲學問題了,只好草草打住,或許以後可以再清楚一些也不一定。㊣2008/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