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02

-民間戲曲史困境淺述-

  在漢民族的社會價值觀裡,民間的演藝活動一向不受史學家所重視,即便近年對民俗學研究稍有增加,也局限在表象式為主,並未深入到史學的領域,尤有甚者,創造歷史者亦大有人在。以眾所皆知的歌仔戲為例,歌仔戲從誕生到現在不過百年,理論上,對其流變應比其他的戲曲更有清楚的機會,但報章雜誌、學者專家所述,都還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為基礎史料徵集不足,只能由少部份文字輾轉抄錄,甚至想當然耳的加上自已獨到的創見,治史嚴謹的態度僅能付諸於理想。

  在有文字的數千年歷史中,能執筆為文的所謂「士」對民間演藝生態常以傷風敗俗之類的價值觀來看待。歌仔戲在誕生不久就遇到這樣的挑戰,例如涵虛的<歌仔戲怎麼樣要禁?>(1927/1/9:民,138),民間自發的行動也註定要在這種價值觀中失敗,例如陳澄三先生的拱樂社。時序進入廿一世紀,這樣的情況能有所改善嗎?

  在社會結構的改變、教育功能的普及下,民間戲曲已缺少相似於過去的養份來源,其衰微是可以預期的。近二十年來,似乎客觀環境有改善的傾向,例如政府機關對民間劇團的補助相對增加,學校研究民間戲曲的論文量亦不少,好像有所轉機。事實上,如果以比較悲觀的角度來看,可能要說,這恐怕只有短暫的作用而己。

  政府機關對民間戲曲的關照事實上與現實需求相差甚遠,且在人才培育上嚴重不足,目前較常見的表演團體幾都沒有培育人才的機制,因為如果還要負擔起人才培育工作,在資源缺乏的困難中,短時間內就會面臨解散的命運。所以,現在在使用的人力資源是以前留下來的為主,以民間的說法,這是在吃「祖公仔產」,總有一天,祖先的遺產要被吃完,而這一天可能不會很遠!

  雖然近年民間戲曲研究的論文增加不少(相對於可研究範圍其實還非常不足),卻大都是碩士論文級,大部份寫論文的研究生是完全沒有相關背景,僅在興趣下投入,僅能從表象的資料蒐集入門,對民間戲曲史料的增加雖有幫助,卻相當浮面。當成為具有獨立研究能力的學者專家後,似乎投入相關研究者不多,當然難以在短時間內累積。而研究的黃金時間已快過完了,在日治時期就已是從業人員者漸凋零,而徵集的速度卻趕不上,或許從事這方面研究不容易取得資源,或者,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民間戲曲史料的不足可看成是文化關懷的不足之一,目前大概也僅能期待有心者的投入吧!  20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