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12

-好看的布袋戲-

緣起

戲好不好看?應該是主觀的感覺佔較大的比例,論述這樣的題目,有點像是將抒情文改成論說文來寫,而且還不像劇評有固定目標,倒有建立系統的味道。會想寫這篇文,是因為看到許多評審後的結果公告,不太能看出系統性,再者,許多同業對這樣的結果也有很多不平,故而,希望能將這個題目演述一番,雖然其中還是要有許多主觀的判斷,至少,是當成一回事來討論。

  以目前的文化預算及分配,能由評審決定的數字其實很少,準確的說,應該是少得可憐,對大多數的劇團生存影響並不大,而且,常態性參與文化預算競爭的團體也不多,因為他們主要還是在廟口討生活,但是,這樣的討論早就應該被認真看待了,因為,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存在於各種預算的分配當中,如果能攤開來看,不正是民主社會所追求的嗎?除了預算的數字外,其實還有心理層面的影響,例如43團報名、10團入選,對沒有入選的33團似乎該有所交待吧!

本文即因上述原因而寫,論述中有許多主觀判斷,不一定能讓所有人接受,但至少,這是一個民主社會的常態思考,也或許能因而讓更多人覺得這樣的討論有意義,而引出更多不同的看法。

本文是以近年在各種活動中所見,對照於評審結果公告,加上個人經驗整理而成,不論是所謂「傳統布袋戲」或「金光布袋戲」,「北部系統」或「南部系統」都希望能包涵在內,但需局限於現場演出者;如果有不同意見,歡迎提出來交換心得。以下分成幾個方向來逼近主題。

一、劇本

  劇本這個部份不是很容易說清楚,因為布袋戲應該說是沒有「劇本」這樣的概念的,即便籠底戲的口白幾乎固定,卻也是幾乎而己,至少目前並沒有看到「劇本」,曾經在某展覽場合見到手抄的「布袋戲劇本」,由於不能翻動,不能提出明確的證明,但由可見到的一頁,似乎是其他劇種者。目前所能看到的都是「演出」或「口述」的整理本。這與布袋戲的演出型式有相當的關聯,因為布袋戲由主演操控全場,其他人員幾都在主演的指令(或習慣或默契)下演出,只要主演沒有問題,整場演出就幾乎沒有問題,這也是成為布袋戲主演的艱難挑戰;另者,要產生劇本就至少必需有文字能力,業界有此能力者稀,到目前為止,也沒聽說有人有意義的為布袋戲寫劇本,只有排戲先生讓大家有印象,某些單位所懸賞徵求的劇本,除了就是「劇本」外,也沒多大意義。如果布袋戲需要劇本,相較於歌仔戲,歌仔戲至少目前還有幾位知名的寫手,布袋戲就弱多了,至於需不需要,或者需要什麼,那是另一個課題,或許以後有機會可以探討一番。

如果布袋戲沒有「劇本」,好不好看與劇本又能有什麼關係?在還沒有明顯現代的劇本形成之前,此處僅能將劇本概念展開,用廣義的劇本來看這個區塊。既然劇本是用來演的,規範演出內容等等,那就用演出的效果來看「劇本」,更直接說,應指整場演出的架構,如果以觀眾的角度來說,看了這場演出,除了打殺、爆破等等,是不是能對劇情有些記憶,能說出個大概(前提是沒有看過劇情簡介等文宣資料),甚至可以說出那段劇情的表現最好,如果是,就應該說這個演出的「劇本」是有一定水準的。

在這樣的推論下,以章回小說或者大家熟知的內容為骨幹的戲,相對是比較討好的,連本的金光戲就比較吃虧,這是因為現在的演出大都是一場,而且觀眾不是像以前一樣「內行」,不是觀眾熟悉結構的連本戲中的一段,比較難在一場中有頭有尾的完整表現,看完演出後常常只會記得怪獸和爆破,這是必需另外思考的問題,或許必需朝現代觀眾的角度思索,因為「古典」的觀眾是不先看簡介的,如果現代觀眾先看看簡介,多少會有些幫助。

二、口白

口白部份可以三個方向看,一者分音,二者情緒,三者語彙。

所謂「一口道出千古事」,布袋戲是由主演一人講所有口白,分音當然非常重要,如果台上的戲偶「發音」不能分辨,觀眾只能由那一個偶在搖晃判斷,其實是很累人的,還好,台面上大部份的主演都還算不錯,也有少部份表現的很好。

情緒指在演出中,主演的口白能不能適當的表現出人物的情境,讓觀眾也能感受到現在上演的情節。因為戲偶的表情沒有變化,聲音情緒的表達相對的顯得重要,如果如同唸書一樣平淡,無法引起觀眾的共鳴,當然,也不能太過,讓人覺得噁心。可能因為戲偶表情有限,也可能因為主演大都是男性,布袋戲在細膩情感的表達方面比較弱,插科打諢的表現算是不錯,所以,一般觀眾必需比較用心,才能感受到口白中的情緒變化,最直接的就是能不能感覺到是在「演戲」,而非在唸書。

布袋戲屬河洛語系,過去有比較清楚的漳、泉、廈等等口音() 的分別,現在已經不太明顯,倒是基本能力弱了,尤其是年青一點的觀眾,可能聽得懂的比例一直下降,而主演也有同樣的現象,雖然這個部份也很重要,在整個語言能力下降之時,可以說知道有這一回事就好了,因為分辦要有能力才可以的。

綜合來說,觀眾要判斷其實很簡單,在講口白時閉上眼睛,看能不能聽得懂、跟上劇情的發展,就可以了解主演口白的功力了,當然,前提是要有河洛語的聽力,如果是因為如同聽外語一樣一知半解,就難用來判斷了;至於有些地方聽不懂,例如特殊口音、用語、讀音等,並不影響對戲的整體了解,可以忽略不計。

三、操偶

目前戲偶操作有兩大系統,一種是高舉過頭,一種是平舉在眼前,各有其優缺點。平舉者,因為眼睛看得到,也比較符合雙手操作的便利,相對的,可以讓戲偶操作更為得心應手;缺點則是受限於手的長度,戲偶前後移動距離受限,讓表演接近平面。高舉恰相反,隨著演師身體的移動,戲偶可以如同在一般舞台上的表現,讓表演立體化。以目前所見,平舉者大都沒有舞台上的景觀變化,高舉者則傾向以實景的表現方式,例如樹林、假石、房舍等。

就使用的偶來看,有小至一尺(30公分)、大至數尺。因受限於人手掌,小的戲偶比較容易做出細緻的動作,但卻因為小偶而不能容納較多觀眾;大的偶需要用棍操作,比起直接用手掌及手指,能做的動作自然受限,但可以讓比較多的觀眾看得到,更能符合需要大場面活動的需求。

近幾年,有的劇團嚐試改變戲偶的結構,以便可以做出更多擬人的動作,例如曲膝、手臂彎曲、手指可調整等等,甚至發展到兩人操作一偶,可以做出過去布袋戲偶做不到的高難度動作,這樣的走向如果能夠成熟,相信可以發展出布袋戲的另外一支,或許可稱為「機關布袋戲」,但受限於其操作模式,原來布袋戲一人可操兩偶、一切簡便的機動性就要被忽略了,而要朝成為制作精準的現代劇場式的「機關布袋戲」方向邁進,只要其他條件能配合(例如劇本),這種表演模式一定比較能吸引現代觀眾,只是,新的嚐試需要更多的資本與努力,目前布袋戲界好像還沒有人能「勇敢的」投入,或許會如同弄盤、爆炸,僅止於在演出中成為一般特技表演一樣。

  要分辨演師的操偶技巧,小的、大的偶應有不同的判斷,不過,有些基礎是相似的。一者是最基本的站姿,戲偶是否符合其角色及當時的情境,穩穩的站在台上,還是讓觀眾覺得好像在「飄」一樣不穩;二者,講話時戲偶的動作合不合適。當然,這還是要靠觀眾的判斷,或許有的觀眾認為好看的,其他的觀眾並不一定認為好,而要成為「內行」的觀眾,在看不同的演出時,要能稍用點心注意,相信只要「認真」的看過幾場,就會有不少的心得,或許也開始能當「稱職」觀眾了。

四、配樂

目前布袋戲演出的配樂有兩種型式,一種是樂師在現場演奏,另一種使用機器(可能是CDMD或者直接用手提電腦等等)配樂,各有其優缺點;例如,傳統的現場演奏比較有臨場感、有「傳統」的味道,但一些效果做不出來,用機器配樂則比較冰冷,卻能反應快速。不論是傳統的現場演奏或使用機器配樂,最基本的要求是能搭得上演出,因為,觀眾是看演出為主,而不是聽音樂會。由於文化場的演出機會不多,可能讓大部份劇團比較沒有機會好好的練習,致使目前在文化場所見,配樂的最大問題是經常跟不上演出;所謂跟不上包含演出的節奏、配樂的內容等。

以樂師在現場演奏者來看,目前有專屬樂團的劇團不多,可能因為樂隊與劇團是臨時組合,雖然或許有多年的文化場合作經驗,但畢竟場數有限,且經常間隔很久,致經驗不容易累積,而使得在演出時的默契不夠,而出現如配樂的精確度不足的情形,這不一定完全是樂師的問題,有一些是演師聽不懂後場音樂,而讓樂師不容易跟得上。對年青一代或看傳統方式演出不多的觀眾比較難做判斷,因為對傳統樂的了解不多,不容易將音樂與演出結合來看,就如同對一種語言不熟悉,而不知所言內容相似,這已經是無法解決的問題了,因為觀眾能看得到現場演奏的機會越來越少,不容易由觀賞中累積經驗,而其他管道幾乎沒有(學校教育中沒有,社會教育中只有極少數的短期研習,自修也好像不太可能),加上學習布袋戲後場的人越來越少,情況只可能會越來越差吧!

一般觀眾對用機器配樂比較能聽得懂,因為大部份的音樂比較接近現代的感覺,使用機器配樂最常見的問題有兩個,音樂下的點及內容不適當。所謂音樂下的點是指,此時應該有音樂來增強情節,或者聯接劇情等等,但配樂未下,或者下的時間點不恰當;音樂內容是指與當下的情節是否相符,例如僅需過場用,或者情緒快樂或悲傷等等。

就觀眾的角度來看,樂配得好不好可由看戲時的「感覺」來判斷,例如,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有段音樂比較好,或者這段音樂加在這個地方有沒有讓情節更豐富等,而觀眾的這種能力,唯一的成長方式是多看不同的表演,並且也在配樂上留意,比較不同演出的優缺點,才能在配樂上的判斷比較有根據。

五、道具

本文所謂道具泛指所有演出用的器材,包含:戲台、戲偶、武器、動物、實景、平面繪景等等。就目前布袋戲文化場演出的情況來看,道具在演出中的比重並不高,也少見劇團將道具部份列為宣傳重點,或許有新製戲偶等,除非是對劇團很了解,對一般觀眾而言,觀賞一場演出中,只要道具能為演出加分,應該就是成功的。有兩個點可以在道具項提出,一者,演出用的道具與觀賞用的本質上所有區別;二者,有些道具必需配合燈光才能顯出其效果。

戲偶是整個演出的靈魂,有的劇團的戲偶製作精美,幾乎已達典藏的品質,但因非常精緻,在演出中並不容易表現,因為觀眾不能如同在展覽場一樣,近距離且無時間限制的觀賞,所以,通常只能在演出中,讓觀眾感受到其製作的精美,而不能清楚的看到。

  有些道具使用瑩光,在白天因為外界光線太強,效果表現不出來,尤其是一些大型的演出,這樣的問題更為明顯;如果主辦單位注意到,可以安排在晚上或室內演出。但有時候客觀環境並不允許,例如在宜蘭傳藝中心的布袋戲匯演,時間是在傍晚5點開始,雖然一邊演太陽一邊下山,但光線還是很強,有些團的道具效果就不太能顯現出來,其實最好的演出時間應是晚上7點開始,太陽已經下山不會太熱,有些有燈光效果的內容比較容易表現,但是,傳藝園區的地理位置似乎讓人擔心觀眾不願意留到這麼晚,所以,只好有所取捨了。

道具雖然在演出中佔的份量似乎不太大,卻因直接關係觀眾的視覺,也不能忽視,觀眾的判斷大概就是,會不會很突兀、很奇怪,雖然還是主觀的感覺,卻也是判斷的標準之一。

六、音響燈光

幾乎所有的布袋戲團都有自己的燈光音響設備,或許在某些演出中,主辦單位會提供,就觀眾而言,這些不是觀眾需要了解的。不管是劇團自備或是主辦單位提供,最重要的是要在演出中有最好的效果。

  由於目前布袋戲演出在燈光方面的變化較小,大部份的劇團在燈光上都沒有太大問題,問題大都在於音響,主要是音量太大或者不平均。在演出時,幾乎擴音設備都是在戲台兩側,靠近戲台的觀眾常會受不了那種超大的音量,而為了讓離戲台稍遠的觀眾也能聽得到,或者,以音量來吸引還沒有到場的人來,音量好像也不能降低,這樣的問題在大部份的演出中都能看到,相信在技術上是能克服的,卻少見劇團注意到這方面的問題,是劇團不夠專業,不注意觀眾的感受?還是這是演出的習慣,沒有這麼大的音量就不夠熱鬧?這就由觀眾自行判斷了。

七、配合

雖然布袋戲是以主演為主,但一場演出還是需要許多人共同合作,例如助演、音樂等等,如果所有的人都能有默契,演出就會比較流暢,不會讓觀眾覺得斷斷續續。

大部份的劇團並不是以文化場為主要的業務,當在文化場演出時,經常需要調其他人手來幫忙,加上因為在文化場演出的壓力,常常會見到因為整體配合不良,產生演出時的不連貫,例如換景、走位,甚至主演的口白與助演的戲偶不一致,讓觀眾看戲的情緒中斷。在目前的環境條件下,這不是個容易解決的問題。

八、名聲

所謂人的名、樹的影,名聲直接影響觀眾的心理,所以,不論是劇團或是主辦單位,在活動前都全力宣傳,用如報章雜誌、文宣品、觀眾耳語、各種流通訊息等等,希望能建立人氣。雖然名聲看不到,有時其影響卻不容忽視。

九、結語

  雖然演出好不好看主觀成份相當重,但總有些是可以用事實來說明的,而不是只能以形容詞為主來敘述,但卻少見以事實敘述來支持「好看」的文章,最多也僅止於有許多觀眾,或者觀眾為之瘋狂;這樣確也可以代表一部份的好看事實,總是還覺得有所不足。本文即在希望,以後說好看或不好看,能有些事實的陳述,僅管對這些事實代表好看也主觀為重,但總有些可以討論的依據。

觀眾可以分成很多種,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大部份的觀眾還是「外行」居多,如果觀眾一直以外行居多,對演出品質的提昇沒有什麼幫助,因為不管怎麼演也不會有人開汔水,使得劇團減少前進的動力。要成為內行的觀眾就需要一些努力,這些努力不在於多看戲評,或者多看傳媒的報導,畢竟那是別人的看法;而是在於多看戲,全面且仔細的比較各場演出的優缺點,由此逐漸累積經驗,而得到比較屬於自己的意見,當觀眾越來越內行,演出的品質也有可能相對的提高。

除了鼓勵觀眾多看戲外,如果可能,也希望能在將來看到一些評語。因為觀眾去看戲的時候,可能大部份都沒有注意到,所看的戲是經過其他人(評審)挑選的,他們認為這些劇團的演出相對於沒能來演的劇團是比較「好看」的,觀眾就只能照單而收,但卻不知道相對的「好看」在那裡,如果主辦單位在公告時,能有一些事實的陳述,相信也是對觀眾盡了一些責任。㊣2008/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