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11

-布袋戲之風入松淺述-

一、概述

  布袋戲演出中使用的嗩吶曲牌「風入松」是一項頗值得研究的課題,但受限於:

1.一般學者難有參與演出的實作經驗,僅能由藝人口述或他人文章中摘取而論述之,使不少內容停留於想當然耳的層級;依個人所見,即便與藝人接觸較多的研究者,也受此之限而未能深入。

2.研究風入松可能題目太小,引不起研究者太大的興趣,故而可參考者稀。

3.藝人雖精於技藝卻較難全面、深入論述,僅能扮演資料來源的角色。

個人多年從事布袋戲演出,雖技藝無甚可觀,以半個藝人的身份淺述之,或亦可提供做為參考!

  個人目前搜集到有關風入松的幾篇小文章,但難以提供足量的資訊,聽說有研究生以「風入松」為題撰寫論文,但因不能確認,有待查證(本文是因為聽說有研究生以風入松為題撰寫論文才引起的動機)。以下行文僅能就個人所知略表。

  風入松是一個古老的曲牌,在一些文章或古戲曲劇本中均曾述及,但因未做筆記,恕不能一一列舉,若有大德知道者,歡迎來信指教。現今台灣北管及其他劇種(如歌仔戲、布袋戲及部份傀儡戲、道士)所用的風入松是嗩吶曲牌,而且是一個長相(曲牌結構、演奏型態、使用場合等)頗相似的家族。因為是一個家族,必需先了解這個家族的成員,此處以個人所學系統及所知資訊簡述之。

二、嗩吶曲牌「風入松」簡述

嗩吶有前七後一共八個音孔,以全按所發出的音當Do者稱為上管或正管(稱?管者可用類似於西洋音樂中稱?調來模擬,但並不盡相同,有關民間音樂的概念將另有專文談述),有些地方的樂師可能稱為大工管(以下概念相同均不煩述);全按所發出的音當Re者稱為X管;即以工尺譜記譜法的上X工凡合士乙仩(相當於簡譜的12345671)稱之;類推之,全按所發出的音當So者稱為合管,全按所發出的音當6者稱為士管。

  個人所知的風入松家族成員計有:

舊風入松(上管或正管)

新風入松(士管)

五馬風入松(工管)

倒頭風入松(正管及工管)

緊風入松(正管及工管)

以上五種是布袋戲界都有的曲牌,有些劇團更發展出如藝術風入松(或三花風入松)的變奏型態,將風入松及中西樂器發揮得淋漓盡致。在一些錄音資料中,會出現如風入松慢、風入松快、武戲風入松等不同的稱呼,都屬於風入松家族的成員,也是上述五種中的倒頭及緊風入松兩種演奏的變化。

  風入松家族的結構相同,都是由三個段落組成,即第一段(掛弄)(註一)、第二段(掛弄)、第三段(掛弄),弄可以掛、也可以不掛,至於要不要掛弄,是由後場的頭手(樂隊指揮)在演出時當場決定;演奏時也不一定要從第一段開始,也不一定要在第三段結束,全看與前場配合的情形,也就是說,三段都可以獨立演奏,也可以聯接,聯接時可以掛弄、也可以不掛弄,看起來就像是三個曲牌一樣,唯一的要求是,如果聯接時一定要依順序,例如第一段起就必需接第二段,第二段起就必需接第三段,第三段起就必需回來接第一段(不同的地方是要接第一段一定要掛弄)

  這樣看起來好像很複雜,其實是因為風入松這個曲牌的靈活度比較大、應用範圍比較廣,如果不是要深入研究,只要知道風入松是一個應用範圍很廣、也很複雜的曲牌就可以了。

三、「風入松」的演奏風格

此處所稱的演奏風格指在布袋戲的演出中,如歌仔戲、北管戲稍有差異,僅可做為參考。

有將布袋戲演出的風格大分為北部及南部者,這種方式雖然與一般文章中常見的「北管布袋戲」、「南管布袋戲」等概念相似,也是以演出的音樂及感覺來區分,卻更適合來了解布袋戲的演出風格,因為北管、南管布袋戲現在已經看不到了(將另有專文探討所謂「北管」、「南管」、「潮調」等布袋戲),而北部、南部的演出風格現在還看得到,還能找機會體會,不過動作要快,以目前演藝環境情況來看,能存在多久,誰也不敢保證,或許幾年後,演員及樂師成仙的成仙、改行的改行,那時就沒有必要探討所謂北部、南部布袋戲了。

由於本文所述以風入松為題,所以,也必需以後場樂隊為主要區分依據,前場主演其實也有不同風格,則不在敘述之內。以現存的演出來看,所謂北部或南部,並不是以地域來區分,而是純粹一種概念,因為目前布袋戲後場(團體)常態性(註二)存在的不多,可以大約說,所謂北部指台北的「小西園」及「亦宛然」,其他則為南部,在文化場較常出現的是「二水明世界」和「員林新樂園」;有些是為了演出需要而臨時組成,風格可能比較不明顯,大體上,也在北部或南部的範圍內。

所謂北部布袋戲的風格可以用「較硬」來形容,這種屬於感覺的形容詞本來就只可意會,不過,差可由眼見及耳聽來模擬。如果看一般布袋戲演出時,後場四名樂師演奏曲牌所使用樂器,北部會用雙吹(兩隻嗩吶),加上一名頭手鼓、一名鑼鈔手,其樂風較接近子弟出陣的感覺(也就是一般在路上看到的陣頭),吹出的音量也比較大,這和嗩吶的吹引(吹嘴)、氣的使用有關,最明顯的是在不大的室內演出時,其音量會讓前面一點的觀眾感覺「很吵」,有缺點當然也有優點,如果在室外空曠的場地,沒有加擴音設備時,北部的音量還能傳比較遠些。另者,在曲牌使用習慣上,北部較常用舊風入松、新風入松、五馬風入松等,主要是正管的舊風入松,其板眼的強弱比較明顯,雖然也會用倒頭風入松,卻還是保留比較硬的風格。

  相對的,南部布袋戲的風格就比較「軟」,除鼓及鑼鈔外,兩名樂師通常只有一名吹嗩吶,另一名則操殼仔絃或三絃,由於比較軟,演奏時的板眼強弱較不明顯。南部樂師常用工管的倒頭風入松及緊風入松,尤其是倒頭風入松更是變化萬千,雖然也應該有曲譜,但因樂師演奏時的自由發揮,要採譜是相當有難度的;南部樂師的樂風也比較無拘束,許多洋樂器也溶入演奏之中,加上錄製成錄音帶、CD等商品,在社會的流通量比較大,形成我們經常一聽到音樂就知道那裡在演布袋戲的感覺。

四、「風入松」使用時機

  風入松曲牌的使用時機也必需分成北部及南部來敘述。

  北部主要使用在過場及武戲,其他場面則使用其他相應的曲牌。所謂過場指如從甲地到乙地,戲偶在台上走一圈或兩圈(甚至三圈),一般只有動作、沒有口白;武戲則在較大段落時用,例如兩軍混戰,先兵對兵、接著將對將、最後元帥對元帥,可能要戰到十個、二十個回合;如果只是江湖恩仇、兩人對決,一般只用鑼鼓、不用嗩吶。

  南部在演出時則頻繁使用風入松,如過場、上台、敘事(例如口白:聽我說來,其實並沒有說,而是接著一段嗩吶表示已經將事情交待清楚)、身段、武戲等等,也因此讓南部的風入松發展得更具多樣性。南部主要使用工管的倒頭風入松及緊風入松,其中倒頭風入松的使用最廣,除武戲用緊風入松外,幾乎都是倒頭風入松,因而變化也最多,除了速度的改變外,最有創意的是藝術風入松(也有記三花風入松,可能是因為經常使用在配合三花的身段時,兩者概念相同、內容不全相同,但都是指倒頭風入松的變奏),甚至連虹彩妹妹都能加進去,聽起來卻不會有突兀的感覺。在武戲方面,大部份使用緊風入松,全使用鑼鼓者少見,不過,習慣上還是先起鑼鼓(外江鑼鼓的急風),一小段後以四擊頭收,馬上接緊風入松;平常觀眾最熟悉的應該就是緊風入松,因為是快節奏弦律較簡單,一般人都能很容易留下印象,尤其是聽到大段反覆的∣13 23 16 56(緊風入松第三段的掛弄,其中的1 2 3是高音的),加上大鼓砰砰砰的配合,更能感受到緊張、熱鬧的氣氛。

五、南部倒頭風入松來源試析

  由於南部風格的倒頭風入松使用頻繁(緊風入松也相對北部多一些),且因錄音技術的進步而流通量大,形成幾乎是布袋戲音樂的代表,因而,也有些文章中會提到倒頭風入松的相關內容,有的文字記成卓頭或桌頭(其河洛語發音相同),有認為與道士音樂有關,也有認為是樂師的創造等。要追查倒頭風入松的來源及發展需要許多佐證,除了各地布袋戲樂師的口述外,還需要不同樂種(如北管)樂師的看法,更要了解民間樂師的師承及演奏風格等等,算是相當複雜的工程,以目前來看,可說是不可能的任務了。

倒頭風入松的來源是北管?道士?創造?目前難下定論。就個人所知,布袋戲的樂師通常與北管子弟都有很深的淵源,有的本身就是子弟,這可能是因為布袋戲的演出偏「熱鬧」,而北管樂也大都是熱鬧(即使演的是文戲,有嗩吶、鑼鼓等樂器,聽起來也是熱鬧得很),加上北管子弟曾經是活動量最大的音樂社團,兩者自然容易接近及交流,也就是說,南部倒頭風入松與北管樂有可能是近親。至於是否與道士或其他樂種有關?直覺上的可能性並不大,一者,道士樂也分為北部及南部兩大系統,北部與北管也幾乎可以相通,南部則偏南管或潮調(偏的意思是其中還是有不小的差異),樂風不太近,當然這是直覺,目前沒有佐證;其他樂種唯一較接近的是高甲,而高甲熱鬧的部份其實也與北管相通,所以,比較可能的是由北管系統演化而來。至於有沒有可能是樂師自已創造出來的?北管樂比布袋戲發展的更早且更普遍,許多布袋戲的樂師甚至是北管子弟出身,加上子弟的保守性格,創造的可能性也不大,當然,不能排除某位樂師經由經驗累積而創造的可能性。

  就傳承來看,北部、南部都有倒頭風入松及緊風入松曲牌,只是習慣上,北部大都用正管、南部則用工管,而北部樂師的性格更為保守,加上北管系統的曲牌多到學都學不完,並沒有「不夠用」而必需創造新曲牌的急迫性,如果需要不同感覺、比較「新」的曲牌,也通常是由外江中吸收,故而可以推論,倒頭風入松及緊風入松可能本來就存在於北管系統,至少是北部的子弟系統,唯一令人疑問的是,沒聽過子弟陣頭在出陣時演奏倒頭風入松,是已經失傳了?還是因為倒頭風入松節奏比較不強?還有待追查!雖然子弟有「新路」、「舊路」兩大系統,不論南部或北部的子弟,其原始來源是接近的,以目前子弟演奏情形聽來,北部、南部、宜蘭都有些不同,但差異並不大(可能在子弟的感覺,差異是很大的),也就是說,南部、宜蘭的北管子弟都有可能本來就有倒頭風入松,只是沒有被注意到而已。

就樂風來看,南部的倒頭風入松與北部的差異不小,緊風入松則兩者的感覺比較接近,可能的原因有三,一者,北部用正管、南部用工管,兩者「調性」不同,演奏風格自然會有差異;二者,北部樂師演奏比較「硬」、南部相對比較軟;聽起來就會有不同的感覺;三者,緊風入松因為節奏較快,相對的弦律變化比較小,而倒頭風入松節奏比較慢,樂師有很多「插字」(註二)的空間,經過樂師插字改造,雖然結構相同,聽起來的感覺就會差很多,尤其南部樂師靈活度更大,不但在演奏時各種樂都有其表現空間,甚至加入許多西洋樂器,溶合成極特殊的曲牌,也就是我們印象中布袋戲的代表音樂「風入松」了。

六、結語

  由以上的推演,大家印象中的布袋戲代表音樂「風入松」(其實就是南部的倒頭風入松與緊風入松),極有可能是由北管系統中演化而來,在南部樂師的改造下,形成目前所知的面貌,僅供參考。

  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上述數千字與實際現況的關係並不大,因為後場樂師急速的減少,在很多文化場中,經常看到的樂師大概就是那幾個團,尤其是連續的演出(例如十天的布袋戲匯演)更是明顯,可能以後布袋戲演出時若有樂隊現場演奏,就算是傳統的演出形式,也沒有所謂風格、比較的意義了。

註一:掛弄也有記成掛浪(可能也有其他記法),字是由河洛語音直接翻記,掛弄是指演奏時可以無限反復,其長度為兩板(可視為48)

註二:所謂常態性存在是指平時演出時,這個團的樂師幾乎都是同樣的成員,而且還是長時間合作,因而其默契足夠,也比較能發揮樂隊整體特色及樂師個人的技巧。如果是為了演出臨時湊成的,可能因為樂師間的默契不足,表現也會平平而已。

註三:插字為老一輩樂師對加花的專用稱呼,因為老一輩樂師使用工尺譜,是一種文字譜,記譜方式本來就是文「字」,音符也是字,所以在原譜裡加音(加花)也等於是把字插到原譜中,故稱為插字。

2008/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