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06a

-雜談篇之怪老子與白闊-

  怪老子與白闊、史艷文和文生有什麼關聯呢?可能對一些剛入門的朋友會有困擾,本篇即以此為題談談戲偶名稱。有關布袋戲偶的稱呼各地(或各門派)未必相同,例如紅花仔也有戲班稱之為紅虎仔,若有不同處,歡迎來信指教,也增廣同好見聞。

  過去戲偶的稱呼以偶頭為名,近年有些戲偶直接以劇中角色稱之,例如怪老子、史艷文、苦海女神龍等等,因個人淺陋,未見過有對此題發表文章者,故推論可能與布袋戲及傳媒的發展有關。

  傳統布袋戲的戲偶以偶頭稱名,例如文生、青大花等,理論上每種造型僅有一個稱呼,此稱與上演的戲碼並無絕對關係,例如文生可能演李世民、孔明、甚至唐三藏(如果不用和尚生仔時),只要主演(或是劇團習慣)覺得可以就行,這種覺得當然與觀眾習慣性認知有關,如關公一定是大紅臉(聽說大陸有些地方的關公是桃紅臉),如果主演覺得這齣戲的關公要用黑臉來演(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創意),必定造成極大震撼,雖然主演可以有一套理由來解釋,畢竟戲是演給觀眾看的,觀眾若大部份不同意,主演就得考慮市場接受度而做調整。

  早期布袋戲戲碼有限、題材也比較局限,例如取材自章回小說、民間故事的三國演義、七俠五義、西遊記、包公案等等,由於劇情的發展置於傳統戲演出的架構中,所需的角色造型比較能掌握,故大部份戲偶都能重複使用於不同戲碼中,只要角色相類即可。當然也有特殊造型、不可替代者,例如包公是唯一的,這個造型就以包公頭稱之,因為這個偶頭只演包公,不能演其他角色(聽說有的戲班也用來演閻羅王,因為兩者造型極相似,當戲偶不夠時就暫代一下)。但有些一般人較不知道的角色,雖然好像是唯一的,事實上不是時,就不會直接用角色稱之,如飾演二郎神楊戩不稱楊戩頭而稱三目生仔,雖然一般人印象中三個眼睛的武生好像只有二郎神,事實上南遊記中的華光大帝也是三個眼睛,如亦宛然掌中劇團演出南遊記時,華光就與演西遊記中的二郎神是同一個偶頭,只差在所用武器不同。

約在劍俠戲開始成為主流演法,如武當派與崆峒派、東南派與西北派之爭,常常連演數個月、甚至數年至數十年,在長篇連續劇中會創造一些主要或連貫性角色,讓觀眾可以留下深刻印象,且可讓劇情發展有一參考軸線。當這些角色成為觀眾所熟悉的造形後,可能就直接稱人物之名,偶頭名稱就不存在了,例如「大俠一江山」、「南俠翻山虎」、「怪老子」等等,一般戲迷提到大俠一江山時浮出的影像都相同,就如同提到孔明時的羽扇綸巾一樣。這樣的轉變可以歸納出以下幾點差異性:

一、造型改變

    當劇情多線發展後,所需的角色越來越多,性格、身份等元素也增加,造型就會被需要改變;早期的改變是以傳統戲偶為基礎,最明顯的例子是怪老子;原來的造型在傳統布袋戲中的稱呼為白闊,飾演可能已經七八十歲、帶點老頑童個性的老人家,轉變到怪老子時造型幾乎沒有變化,個性也差不多,只是年紀永遠六十三,以致初入門者有時會困惑於到底要稱之為怪老子或白闊,有些人則直接稱呼這種造型為怪老子,因為這麼說,大家腦中浮現的影子是一樣的,如果說是白闊,恐怕很多人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當劍俠戲越來越複雜後,所需的角色越來越多,由傳統戲偶少許的改變已不敷使用,許多創意也加進來了,因應劇情需求而創出讓人印象深刻的造型,例如秘雕。這些造型在傳統戲偶中找不到相應角色,一般也以劇中人物之名稱之。

二、顏色的性格表徵

    一般介紹文章中將臉譜顏色與其人物性格做關聯,例如紅色代表忠義、黑色代表魯莽等,雖然必需確認,這些說法恐怕大部份原來不存在於戲班中,而是一些學者專家的意見,但並沒有大的問題,因為確實略有此意。若傳統戲班中,只要說出偶頭的名稱(例如青大花、文奸),演出者即可聯想到如性格等特徵,與顏色沒有必然關係,若以人物稱之就更明顯了。是否紅色代表忠義等說法是完全成立?其實這一套代表說詞也未必盡然相符,且當成是參考指標即可。

    顏色的性格表徵逐漸不是唯一因素,而是與戲偶整體造型合成印象中的角色個性,例如當越來越多造型出現後,傳統演出中一上台便知是好人或壞人的常態也有變化,而有如貌似忠良的人物,要等劇情發展到位後才能判斷。

三、偶頭可重複使用

    傳統布袋戲演出的偶頭可重複使用,也減少戲班的道具支出;此處所謂重複使用是指一個戲偶不只擔任一個固定的人物,例如武生可演征東的薛仁貴,也可演征西的薛丁山等等,若不能重複使用則如秘雕就只演秘雕,似乎沒有看過黃俊雄先生將之做為其他人物。

偶頭不重複使用的改變可以看做布袋戲演出的一大變革,由傳統章回小說、歷史演義中脫出,使分工更精細、劇情更新穎,一般觀眾對演出的價值判斷也更多元。傳統演法中觀眾對劇情大都了然於胸,楚霸王一定在烏江自刎、諸葛亮也不可能將阿斗帶入中原,觀眾大都以演技、道具裝扮等來評斷戲班的優劣,劇情部份則較不是重點,當戲偶人物固定後,觀眾可以由人物連結劇情,如何發展常要下回分解,這種改變不論對戲班或戲偶製作者都是一大挑戰,因為除了要編出吸引觀眾的劇情外,戲偶造型是否相符也是必然的考慮。

四、角色分類

    一般文章將傳統戲演出的角色以生旦淨末丑等來區分,傳統布袋戲班是否將此分類習慣的使用於日常演出中?觀眾是否也有此認知?個人十分懷疑,或許是受其他戲種及傳媒影響,漸漸出現於一般介紹文章中,當然,要對不認識傳統布袋戲者介紹戲偶,這種分類方式確有其便利性。因布袋戲偶是雕製出來的,沒有人戲的限制,豬八戒可以刻得嘴巴和鼻子一樣長,人戲只好戴個假的道具鼻子;孫悟空的尖嘴猴腮更能刻得傳神,因而,有些文章就將之歸入一門稱雜。

    當角色分類觀念打破後,人物性格的可變範圍更廣了,一上台即可分辨好人或壞人的可能性降低了,伴隨而來的改變是可以塑造偶像人物如素還真,劇情必需有足夠發展空間等等,這些改變都不是傳統演出方式所能達到的。

 小結

    如果對由角色中心概念轉換為人物中心概念的過程深入了解,亦可由此窺見布袋戲在1950、60、70年代的改變,本文由角色到人物的改變說起,因雖有概念影子,尚未細細搜查,僅能暫時停筆,同好若有相關概念,歡迎發表於討論區。㊣20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