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04b

-道具之偶頭-

    布袋戲的演出道具中,偶頭是最受到注目的,不論是蒐集古董或藝品,也幾乎以偶頭為主。這幾年來頗有些談論偶頭的文章,各家亦有獨到見解,本文就個人所知敘述,因未實際從事製作,難免有所不足;但係有關布袋戲道具系列文章之部份,即勉力為之,疏漏處還請指正。偶頭的 河洛語發音為尪仔頭,為行文方便,本文全部以偶頭稱之。

一、材質及製作

    若不限於戲台上使用,將藝品、玩具類也納入,目前所知材質有下列數種,除木質部份另一段落敘述其雕製外,其餘材質將製作方式一併述之。

1.木材:過去戲台上使用之偶頭以木雕為主,收藏家也多為木質材料者。使用的樹種有樟木、梧桐、白木、公母、檜、山羊麻、橄欖等,可能還有其他樹種,其中常用的為樟、梧桐、白木。一般傳統型戲偶大都用樟木,新戲偶還能聞到樟腦香味;偶頭漸漸大了後使用梧桐木較多,因為梧桐比較輕;近年台灣也有雕刻師使用進口的白木。

2.賽璐珞:賽璐珞(celluloid)是一種類似塑膠,卻比塑膠更早發明的化學材料,由硝棉與樟腦混合加熱、加壓生成,在十九世紀末時即是一種用途頗廣的材料。1920年代,台中有一家公司以賽璐珞翻模製作偶頭,戲界一般稱為「珞頭」 (珞發音與國語快樂的樂相似)。據說總共生產約三千多個,但銷路不是很好,可能原因有,一者,因模樣不多,也就是產品的樣式(即可被使用的角色)不多,不能滿足戲班演出所用;再者,當時由大陸進口偶頭還很方便,不必勉強使用;三者,曾聽一位前輩說,因材料的關係不好粉面也影響其銷路。據目前所知,僅有這家公司生產,在日據末期,公司毀於飛機的轟炸,之後也沒聽說有人大量製作販賣。

3.纖維:纖維可能指材料中的纖維強化塑膠(FRP)類,FRP在塑膠材料無法滿足人類的需求後發展出來,應用範圍非常廣泛,例如排椅(公共場所)、浴缸、釣桿等等,大約可以把FRP想成是在塑膠中混入纖維以達到所需的強度,如果是混入玻璃稱玻璃纖維,混入碳則稱碳纖維,至於一般戲界所稱「纖維耶」的偶頭是否為FRP類,則因不知道材料配方(這是業者的商業機密)不能確定,姑且假設即為FRP的一種。纖維耶的製法與珞頭相似,也是翻模製成,當然也有模樣不多的困擾,不過,因其重量與木質相近,一般人拿到纖維頭也不一定能區分,可能還會以為是木雕的,相對於木雕也有其優勢。目前有多少商家生產纖維頭並不清楚,過去偶而會買到,近幾年店面能買到的傳統型戲偶中, 屬於練習級或玩具級、比較低價的許多是這種頭,典藏及高價的演出偶的比例比較低。

4.橡膠:目前可能無法買到橡膠製的偶頭了,約 二十年前(因相隔甚久詳情已忘),一次偶然的機緣到台中參觀過橡膠製偶頭成品,因當時涉入未深,只留下這個印象。

5.土黏香:一種草本植物乾燥輾碎後混合膠水在模中壓製而成,至於是何種草、何種膠水,因未深入探究並不清楚,約 數年前一次機會,在彰化火車站附近參觀一個店面,老闆在偶戲推廣上十分用心,也開發出以土黏香製偶頭的套裝材料包,可做為鄉土教學的勞作材料,因當時時間不多,也未詳細詢問,近日又找不到名片,只能做簡單的敘述。土黏香頭一般做小朋友的玩具,很早就有這種 玩具偶頭在戲棚下賣,記得小時候一個土黏香頭好像賣五角,當塑膠偶出現後,土黏香就漸漸退出了;近年因復古風吹起,也有商家製作成完整的戲偶,一尊約在三百元上下。土黏香頭很不耐用,碰到水會溶、也很容易損傷,雖然也曾有成品賣給戲班,終究不敵實用性的考量,還是以玩具市場為主,當然,玩具級的製作品質與演出級的終究不能相比。土黏香頭的另一個存在地方是廟裡,有的廟裡的五營 頭就是土黏香頭,如果我們在廟裡看到比成人姆指稍粗的偶頭,共有五個以細鐵棍插在一個木座上,就有可能是土黏香製的五營頭,不論做為玩具或演出使用,很快就會損壞了,目前很難見到保存早期製完整的土黏香頭,倒是廟裡的五營頭有的還很完整,而且造型也很好。

6.塑膠:二十 餘年前開始在學校中玩布袋戲時,一個太子牌塑膠布袋戲偶是十五元,在許多橄仔店都買得到,現在橄仔店大部被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取代,小朋友的玩具也十分多樣化,塑膠偶已經很難買到了,前幾年花三十元買了一個做為介紹之用,聽說現在已漲到五十元一個了。塑膠製品一直都疑位於玩具,不過,約十年前曾見到一批塑膠練習偶,經不起小朋友暴力相向,用幾次後就壞了。

7.土質:用土燒的偶頭,曾聽說過大陸有製品賣,因未曾親見,不能確定是什麼樣子,不過手上有一個小杖頭傀儡,是一位好朋友從大陸帶回來送的,五官還算清楚,勉強還可以做為藝品,恐怕不能拿來做為演出用。

8.紙漿:二十 餘年前在學校開始玩布袋戲時,因為沒有錢可以買真正的戲偶,一位同學把衛生紙撕碎拌漿糊塑出偶頭,還頗有幾分神似,但一直沒有成為真正表演用的戲偶,恐怕也沒有人做成成品販售吧。

9.紙黏土:在多次推廣活動中,帶小朋友以紙黏土捏製偶頭,因為材料取得方便,小朋友的創意也令人驚奇,一直成為推廣活動中最適當的選擇,缺點是紙黏土乾得慢,如果只有兩節課,就沒有辦法拿自已做的戲偶來演出了。

二、雕刻

    木雕屬工藝中重要的一項技藝,不論是實用或裝飾都有其藝術價值,只有木質偶頭才需雕刻製作,也只有木雕的偶頭才會受到藝術品的待遇,或許是技藝成份大過科學成份吧!

偶頭的雕刻過程已有不少報導,個人並未實際刻過,僅將別人的文字整理轉錄如下:

取材:選取所需的木材。

定位:定(用筆點畫)出眼耳鼻等五官位置。

粗胚:砍削出偶頭大約的型狀。

細胚:修整成偶頭完整外型。

裱紙:磨去刀痕後裱綿紙。

上土:上黃土粉。

粉面:上底粉(戲界稱粉底)及畫臉譜。

栽鬚:裝鬍鬚及頭髮。

    以上僅為簡略的製作過程,細部各家不一定相同,如果想進一步了解,必需實際觀察,偶而在一些文化場中會有現場雕刻示範,但這種機會並不多。再者,許多技法及材料屬商業機密,例如粉面用的顏料、保護偶頭用的金油等等,資訊不容易取得,除非是想從事這個行業(商品或創作),一般人大概不會用太多精神去追根究底吧。

 三、面譜

    面譜一般文字記為臉譜,河洛語發音為面譜,即在戲偶臉上畫上五官及其他花樣。面譜可大分為素面、花面及全面三種;素面者如生、旦等,除必要的五官外,沒有增繪其他花樣。花面則因角色不同而有不同的顏色及花樣,如 張飛為以黑色居多的大花臉;曹操為以白色居多的大花臉。全面指整個臉是一種顏色,例如關公為紅臉(眉間有一筆向上的黑線算是裝飾)。

      面譜在演出時有其特定的代表意義,成為演師與觀眾溝通的第一座橋樑,如果以已完工的頭偶(含面譜與造型)、主要以江加走的作品計算,傳統戲偶約有近三百種,但常用的可能不到百種,許多特殊偶(例如封神榜中的楊任)幾年難得用上一次,如果不是較有本錢的戲班,倒也不必添購。近年傳統布袋戲較為沒落,許多文化場的演出戲碼變化不大,所需的偶頭型樣就更不需多量了,除非是為了排場面,因為拼面子而產生的作用,使偶頭有較多變化,對觀眾而言,可以看到許多不同的造型當然是件好事,若單純以演出論,與過去因戲碼多樣而自然需求者,終有些本質上的不同。

一般文字提及面譜者亦不少,中或有以類似紅色代表忠勇、黑色代表魯莽、白色代表奸詐等形容詞來形容者,不禁令人產生困惑,感覺上似乎像另一種語言一樣。就個人所知,傳統戲班似乎對所謂顏色的代表性沒有特別的標示,並不是說顏色沒有代表性,而是那是一種由演戲中產生的基本概念,就如同生旦淨末丑雜的分類一樣,事實上,戲班大都直接以偶頭名稱稱呼,每個造型的偶頭都有其固定的稱呼,例如紅花仔(有的叫紅虎仔)、生仔等等,戲班中的概念就是如此了。顏色、角色分類可能都是近年文字、傳媒發達後才明顯出現者,主要是為了推廣、報導等等需求而來,這種情形也在許多民俗的範疇中出現,有的是正面的,例上述為了增加觀眾的了解而加的分類;有的卻不怎麼值得鼓勵,因為這些產生於所謂學者專家的說法,有時與真正的主角(例如戲班)不一定相同,但因長久以來,戲班一直處於社會中的極弱勢,也難有機會發表屬於自已的價值觀,所以解釋權一直旁落,甚至還被反教育,這種現象是必需特別強調的。

    在布袋戲發展到劍俠戲為主的時代後,因出現的角色增加,面譜(及造型)有了較活潑的改變;到金光戲時代更是天馬行空,不論古代、近代、東洋、西洋,都可能成為偶頭造型的來源。電視布袋戲時代又為偶頭開啟另一個直接以固定人物為名的概念,例如素還真,並非過去沒有以人物為名的概念,小時候家旁邊的廟口每次都請魏坤增的團來演大俠一江山,大俠一江山的造型就是固定的。電視布袋戲是直接以劇的概念製作戲偶,所以,每個角色都有自已的造形;傳統戲時代是以偶頭造型為出發,看戲碼挑適合的偶頭,金光戲時代已有部份更改,至電視布袋戲而完全改觀。對觀眾而言,可能沒有很強烈的感覺,對演出者而言,這是基本演出概念的改變,也影響到劇本、製作成本、演出方式等,不是單純的用法不同而已。

四、雕刻師

    偶頭雕刻師執業需附於布袋戲發展中,但布袋戲史依目前所知也謹有大部份人認同的基本架構而已,尤其清朝年間相關事件的詳細年代多不可考,一直到近二十年才有比較詳盡的參考軸線,所以,有關雕刻師的詳情大都僅止於概況敘述,難以清楚描繪,此亦屬無奈之事!

清朝中葉即可能有布袋戲來台演出,以目前最老資格的通天教主黃海岱藝師為例,黃老先生生於1901年,其父黃馬拜總師為師,總師則師事來自大陸的圳師,所以,這一派系在台生根應可定於總師,約當於清光緒(18751908)年間,台灣不少派別大都創於這個年代,當時的雕刻師目前無參考資料。若以最著名的大陸花園頭雕刻師江加走(18711954)為例,其作品距現在約過百年,另一著名的塗門頭年代亦相當;以民間技藝流傳的時代性言,此時當已發展出較為成熟的造型、雕刻、粉工等相關技法,而能留下目前堪稱藝術品的作品。可能此時台灣在地布袋戲尚未達到經濟規模、且由大陸進口戲偶還算利便,戲班或許有些自刻自用本地產的土頭(戲界一般將品質較佳的偶頭稱為鴻文頭,較差的稱為土頭),因品質與大陸進口者不能相比,沒有發展到商品的階段,亦並未有本地成名的雕刻師。

因偶頭雕刻與大陸的雕刻有絕對關係,將兩岸一併考量、以台灣為主的時間序可大約分為下列幾個時程。

1.約1937前的日本時代:可能大部份的偶頭是從大陸進口,當時較有名的為花園頭及塗門頭,台灣尚未見成名的雕刻師。

2.約1937至1945:因與大陸逐漸隔絕,且日本政府加強對台控制手段,日治末期除皇民劇外,布袋戲演出幾乎全 停止,戲偶製作當然幾無市場。

3.約1945至1949:布袋戲市場曾一度無比熱絡,戲偶需求量增加,雖短暫有來自大陸進口者,但已為台灣產生雕刻師做好準備。

4.約1949至1987:布袋戲演出型態逐漸由傳統而劍俠而金光,戲偶需求量大增,因偶頭無法由大陸進口,台灣的雕刻師開始成名。目前所知最具代表性的是彰化巧成真的徐圻森(19061989),其作品一般稱為阿森頭,成為台灣戲偶雕刻的代表者;目前徐家第二代徐柄桓也從事雕刻。另有員林山頂許協榮、斗南徐炎卿、屏東潮州蘇明雄、屏東里港邱文福等,生產偶頭供給全台戲班使用,各家各有特色,例如雕工、粉底、造型、價格等等。不過,此時期所製以稍大於傳統型及後來的金光偶頭為主,傳統布袋戲因演出機會越來越少,偶頭需求量當然不高,加上已開始有翻模的成品(如亦宛然的亦勵軒),雕刻師製作小型偶頭的機會也很少。此時期的雕刻師及其下一代也可能是台灣偶頭雕製的一批維持者,因機器仿刻技術越來越成熟,已經到幾乎可以不用動刀修整的完整,加上翻模技術也可以小量生產,偶頭雕刻技術的流失是很難避免的。

5.約開放探親後:在開放探親前後,台灣曾吹過一陣布袋戲偶的古董熱,不論台灣戲班以前用過的、或是到大陸蒐購的,偶頭的價格慢慢水漲船高,也使其受到未有的重視。加上一些文化場以演出傳統型小戲偶為主,大部份雕刻師都或多或少刻過傳統型戲偶,但還是以市場需求的金光戲偶為主。由於市場需求並未增加,又一些廠商開始由大陸轉口貿易,台灣傳統型戲偶蒐藏者主要還是大陸製為主、演出者也部份採用大陸製品。除做為商品外,也有少數以偶頭雕製為創作藝術品者,但還沒形成名家。

五、買賣

    早期因演出傳統戲所需的偶頭不多,由大陸進口的價格也不便宜(後場樂隊首席一天的工錢大約可以買一個一般戲偶), 在沒有形成台灣製的產品下,大部份由商家代理買賣,由戲班下訂單到接到貨可能要半年,且不一定能拿到合意的製品,對戲班自然是一項困擾。

兩岸隔絕後台灣雕刻師應運而生,可以直接向雕刻者訂貨,相對過去是方便多了。在1960年代前後,戲院演出十分興旺,有的戲班因為偶頭需求量大,乾脆請一個班的雕刻師,跟著戲班到處演出,隨時都可以製作所需的戲偶。

    約近十年,偶頭除了作為商品外,也成為一些蒐藏家的珍品,產品在質與量上均有改變。台灣戲班因演出需求的買賣方式變化不大,由大陸進口的偶頭則有供蒐藏、演出、教學等等,有的愛好者自已到大陸下單或選購,有些廠商甚至在大陸開了生產線,相關產品一併裝櫃來台銷售。現在,布袋戲愛好者不論是買傳統型、金光型或霹靂型,都非常方便了。

六、結語

    可供對於布袋戲細部描繪的資料並不多,個人嚐試整理十餘年累積的資料,希望能提供有興趣者參考,若有不足處,歡迎來信指正。㊣2002/3/2改寫於2008/8/12

有關偶頭雕刻可參考下列目前所知最完整的 論文。

蘇世德 2001 《台灣專業布袋戲偶雕刻》國立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