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04a

-道具之兵器篇-

   經常見到如「最狠大桿刀,最惡火尖槍,最險三托簡*,最難防亂箭,最驚人流星錘,最難擋棍棒。」的說法,不禁要打開電腦,打一篇文章來一吐為快。

    布袋戲的道具種類煩多,僅兵器一項就難以估算數量,因為可以隨自已所知或所喜好的樣式製作,相較於傳統布袋戲偶頭的分類,可說是自由多了。可能是比較沒有定制,一般報導文章中到處引用,實在是無趣的事情,當然,深入了解的過程可能也是件無趣的事情。以下將分幾個段落來敘述布袋戲的兵器。

 一、綜述

    只要有爭戰的場面,兵器就一定是場上必備的道具。

  當人類開始邁向萬物之靈,最大的分野即在於人類可以使用除自己身體以外的武器,從最古早的石頭,到有金屬製的刀劍,到殺傷力沒有辦法用肉眼一眼看穿的炸彈,甚至可以自我毀滅的核子彈,人類的科技一直朝著自我恐怖平衡發展而不自知。

在現場演出的戲曲中,當然無法將所有的武器搬上舞台,最多也只是到用鎗的階段,即已去除演戲中劇情外的身段做工,而使是否為戲曲受到質疑了。所以,在沒有發展出用鎗的演出程式前,直接由身體操作的兵器還是場上的主要道具。演戲之所以為演戲,必定要與現實生活有所不同,歷史上曾出現許多不同的兵器,在舞台上未必可以全盤接收來使用。有些武器因為在舞台上使用,也無法發揮其特質,例如大家熟悉的方天畫戟,是呂布、薛仁貴等人物所用,在舞台上也只能當成刀或槍用砍或刺,戟的重要功能還有鎖、鉤,就難以在舞台上表現出來了。

    所以,我們必需先有基本觀念,舞台上的兵器是一種道具,用來增加演出效果,不必太在意是否如同真正廝殺一般,能將手中的兵器發揮到極致,只要不過於勉強即可。

 二、特質(偶戲)

    同樣是偶戲,布袋戲在兵器使用上自是相當豐富的,但與人戲相比,還有非常大的落差,千萬不要將人戲的標準來衡量布袋戲的表演,也不要不當的用人戲的形容詞來形容布袋戲的動作。

    布袋戲以雙手操作,主要以姆指及中指、無名指、小指表現戲偶的動作,與人戲相比,最重要的不足有兩項:

1.關節少:

凡是需要動就必需有關節,以一支手來看,人的手有肩、肘、腕、指等共六個關節可用,共有十二個自由度;布袋戲則僅有約二個半關節、五個自由度,自然不能期待有像人一樣的表演效果,只能說很像人而己。

 2.無法握:

    人的手可能握住兵器,可以拋上去再接起來,布袋戲的兵器是固定式的插在手上,無法像人一樣可以離手再拿回來,表演上就受到非常多的限制,例如如果有兩人對戰,強弱非常懸殊,在人戲中可以一個動作將弱方的兵器挑上半空中,表示雙方實力的差距,布袋戲就很難做到這種效果。

 三、材質

    布袋戲使用兵器的種類很多,因為是縮小型且大都能自製,其多樣性與人戲相較實有過之。但在使用上,過多的兵器種類變化其實意義不大,尤其現場演出的傳統布袋戲,因為道具很小,一般觀眾很難分辨細微的差異,雖然有很多樣式,恐怕也沒有辦法表現出來。

    依其製造的材質可分為金屬、木、竹、皮、玻璃纖維、保麗龍等等,當然,可能還有其他材質者,因為個人不知道,只好暫時忽略了。目前比較常見的是金屬、木、竹製品。

    金屬製品如刀劍等,以剪裁、銲接方式製作,有比較耐用的優點,但也有危險、重、型狀較差的缺點。例如,如果以金屬製成劍,劍身的部份是一片鐵皮,無法呈現劍身的厚度,感覺上比較不紮實,如果要製成有厚度的劍身,一方面加工繁複、一方面會造成劍身過重,無法使用於舞台上,自然不是好的選擇。

    木製品是比較常見的,尤其是比較大型的武器大都為木製。木製的缺點是比較不耐用,但有製作比較簡單、可塑性高、重量適當等優點。例如青龍偃月刀,刀身上必需有青龍,唯有木製才能仔細的雕出,用其他材料很難達到這種效果。

    竹也是常用的材料,比較小型的兵器如刀劍,或者長兵器的柄部,用竹材相當合適。竹子隨處可得,加工也很簡單,對一般劇團而言,只要願意用點工夫,大都能自製竹材的兵器。

    目前所見的皮製兵器不多,因為皮革需要縫合,加工困難度較高,亦宛然掌中劇團有些鎚類的兵器就是以皮革縫製,外觀古典、也很耐用,可以算是很高檔的兵器。

    近年因材料科學較發達,玻璃纖維類的材料取得或加工已不是非常困難,用玻璃纖維製兵器是使用翻模壓製,需要一些技術,一般人比較難入門,所以,玻璃纖維製品比較少見。其優點是可以一次翻製同樣的兵器多支,有量產的優勢,當然,因為使用量不大,基本上是不需量產的,只要做一次就可以用很久了;缺點是需要較高的技術,一般人無法自製。

    曾經看到使用保麗龍做成雙圓鎚,那是在廟口的演出,因為廟口演出用的戲偶比較大,如果武器也要有相稱的比例(有的劇團並不注意比例,感覺上就像大人拿小孩子的玩具),雙鎚的重量就是考慮的重點了,除非使用保麗龍才能達到既容易製作、亦容易使用的效果。不過,保麗龍的耐用度低,尤其是鎚柄的固定是大麻煩,那次演出就是因為鎚柄與保麗龍分離,保麗龍製的鎚掉下來,才知道原來是保麗龍做的。

 四、形式

    依使用方式分類,可分成雙手使用的長兵器及單手使用的短兵器。常用的兵器形式有刀、劍、槍、鎚、斧、戟、鞭、簡等。至於如弓箭、流星錘等,事實上不適合列於兵器中,而應歸於特技道具較為合適,因為使用量不高,而且大都以特技方式呈現。

 1.長兵器:

    在改朝換代的征戰場面大都使用長兵器,例如關公用青龍偃月刀、張飛使用丈八蛇矛等。長兵器操作較困難,一般是一端固定在戲偶的手上,柄部在戲偶的另一支手中可以移動,演師用姆指及食指除外的三指操作長兵器,與人戲相較,能做的動作實在有限,所以,長兵器雖然也分類,但在演出時的差異性不高。

    在人戲中常見的棍棒類兵器如齊眉棍,在布袋戲中使用的很少,目前所知的戲碼中,大概只有孫悟空是一定拿金箍棒,其他的戲裡就很少見了。這可能與使用棍棒的有名者不多有關;另一種可能是因為操作的因素,長兵器使用戲偶的兩隻手操作,其中一端可以在偶手中自由移動,直徑必需比布袋戲偶的手孔細,看起來如一支長繡花針,感覺上比例極不協調,如果要比例相稱,就不能用長兵器的使用方式了,例如將齊眉棍分為兩段,相接的地方較細,可以插定於偶手中,再將另一段接上去,比例上就很正常,但卻只能用戲偶的一支手操作,與長兵器操作方式完全不同,這樣的裝置在演出時是很難操作的,似乎很難成為常見的裝置方式。

 2.短兵器:

    短兵器的種類比較多,如刀、劍、槍、鞭等。雖然是一支手拿,也可以兩隻手各拿一支兵器,例如雙槍陸文龍就是兩手各拿一支槍;也有的雙手拿不一樣的兵器,例如隋唐演義中的秦叔寶是一手拿槍(屬於短兵器,因形式比長兵器的長槍小)、一手拿簡,因為有家傳的秦家殺手簡,又向表弟羅通學了羅家槍,所以上場時有兩種兵器。不過,如果以演義中所載,或是現實面考量,秦叔寶應該是雙手拿長槍才對,因為簡比較短,除非是近身,否則就沒有攻擊力,在戰場上能近身的機會不多,當然要以槍做為主要兵器。我們可以由《說唐》第二十七回中的文字看出來:

   …華公義即忙把大戟刺來,叔寶把槍敵住,兩人戰了三十餘回不分勝負,叔寶見公義戟法高強不能取勝,只得虛閃一槍回馬便走,公義趕來,叔寶把槍右手橫拿,將左手扯出簡來執在胸前,華公義馬頭相撞馬尾,舉戟望叔寶後心便刺,叔寶左手把槍背後望上一架,扭回身一簡打去,把公義的頭都打得不見了,跌下馬來,這個名為殺手簡。

 布袋戲的演出中一手持槍、一手持簡可能是因為無法在台上抽換,只好如此安排了。

 五、製作

    兵器的製作方式可依其材料來分。

    金屬類的有鐵、銅等,必需剪裁成武器形狀,聯結部份則需用焊,一般銅材比鐵材難,所以大都以鐵材製成,而且以長兵器較多。長兵器的柄部也有用銅條的,刃部一般都用鐵材。

    木質者必需用雕刻,如果不是很講究,只需刻出形狀即可,例如刀形、槍形,再裝上柄部就能使用,如果講究一些,還要依武器的特色雕出花樣,如青龍偃月刀。木材取軟硬適中者,太軟雖有製作容易的好處卻容易損壞,例如白木,目前由大陸進口來的兵器很多就是比較軟的木材,很容易就壞了,但如果要做模型擺設,倒是不錯的選擇。太硬則不易下刀,個人曾請一位從事裝潢的師兄做了一批紅木的刀胚,本來要做來使用,但雕刻刀幾乎動不了,最後只好放棄了。

    竹材是最容易取得,且加工也很容易,最適合製作兵器入門者使用,只要用美工刀就可以做出簡單的武器,例如單刀、劍等。

    兵器做好後依不同材質需再加工,一般木、竹需將表面擦平滑,用五金行買來的沙紙就可以了。平滑的表面要上色,講究的是用比較高級的漆,一般使用的話,買瓶銀色的鐵樂士噴漆噴一下就可以了。

    長兵器的柄用竹材比較好用,一般是用木材製成刃部,在要聯結的地方鑽孔,再將柄部上膠插入。竹製的柄不易折斷,插入偶手固定時也不容易鬆脫,但必需要老一點(成熟)的竹子,最好是自己找竹材削,如果是買竹棒針,必需挑比較老的竹材,才不會很快就從聯結部份折斷。

 六、技法

    布袋戲在使用兵器時主要的方式有砍、刺、打、掃、架等,依不同的兵器有不同的技法。如以戰場上正式的兵器使用還有更多方式,但布袋戲不容易表現,例如單劍主要殺傷力有刺及割兩部份,因為割的動作不容易看得出來,此處就不列於主要技法中。當然一樣是劍,也會有不同形制的技法,只是布袋戲中沒有用而已,例如楊過的玄鐵劍,講究「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其實可以看成如鞭一類的武器,因為很厚重,被打到就無法承受了,與單劍講究輕靈有不同的表現方式。

    長兵器的刀類一般是砍為主,槍類以刺為主。短兵器的刀類以砍為主,槍、劍以刺為主,鞭、簡、鎚以打為主。掃與架則是屬於通用技法,掃是進攻、架是防守。

    其實布袋戲能演的技法實在有限,雖然有許多不同的表演方式,一般演師或觀眾可能不會很在意是否使用得當,因為即使知道也不一定演得出來,就不必太在意了。

 七、結語

    由於看到一般報導常引述些有的沒的,不禁想吐嘈,倉促寫成此文,難免零亂、不足,或許過一段時間的沉潛,可以整理出更有內容的文字,因為兵器在布袋戲的演出道具中實佔有極大的份量,值得再詳究。

                                                                                ㊣2001/12/23

 有興趣者可參考《中國兵器大全》篠田耕一著,顧時光譯1996萬里書店出版

 *簡:本字應為左邊金字部首、右邊間,因打不出這個字,本文中均以簡來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