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01c

-非職業布袋戲調查計畫報告-

三、結果與討論

  以下結果與討論雖大部份資料來自於計畫所得,但因筆者已長時間投入,有些是過去留下者,觀念性探討無法區分屬何時、何地;也因長時間投入,難免有較深的主觀看法,先於此提出以免造成不便。

3-1各種分布

  以計畫所得102單位的分布分析,可以得出一些社會、文化現象,提出以供參考。

1.地區分布:

  地區分布統計如下表:

附表3-1:地區分布表

縣市別

基隆

宜蘭

花蓮

 

 

數量(11)

6

4

1

 

 

縣市別

台北市

台北縣

桃園

新竹

 

數量(51)

22

26

2

1

 

縣市別

台中

彰化

南投

雲林

嘉義

數量(19)

6

5

1

2

5

縣市別

台南

高雄

屏東

 

 

數量(21)

6

9

6

 

合計:102

   就地區分布言,北部地區佔一半數量,即僅台北縣、市亦近半數,可視為長期重北輕南、或者更精確的說,重台北都會區而輕其他地區的另一次驗證。

  重北輕南並不完全指資源分配,更重要的是因而導致資訊流通管道貧乏,台北地區的生活裡缺少中南部訊息,本計畫執行過程中即有此深刻體認。原計畫估計全台非職業布袋戲社團約在50個單位,但在中南部訪問過程,不斷與聞其他教學訊息,尤其近期因與幾個重點單位有較密集接觸,又得到一些社團活動的資訊,相信如果繼續追查,總數當不止於102個單位而已。

  另者,或因政令宣導不足,一些團體對公資源的取得幾無概念,使許多用心奉獻者因不堪長期負荷而萌生退意。固然,全台要投入多少資源於布袋戲社團、或者擴大及民間戲曲活動,是另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重要議題。若僅單純將問題局限於資源分配,長此以往,期待非台北都會區的文化提昇似乎有些沈重。

2.成立時間分布:

  成立時間分布統計如下表:

附表3-2:成立時間分布表

西元年代

1981-1986

1987-1991

1992-1996

1997-2001

成立數量

3單位

13單位

24單位

62單位

   就成立時間分布言,在近五年成立者佔超過半數,大量增加始於十年內,此應與教育部於1991年發布國民中小學推展傳統藝術教育實施要點有絕對關係。

    教育部台(八○)國字第一五二四八號函發布「國民中小學推展傳統藝術教育實施要點」,可補助國民中小學辦理傳統藝術推展活動,對資源本已短缺的中小學而言,多了一項辦學的選擇,也間接促成布袋戲社團活動量的增加。

  民間觀念的滲透應是另一不可忽視的因子,由於近年對有稱為傳統藝術、也有稱為民間藝術的戲曲活動,有相對較多的接觸機會,無論學校行政人員對校務推展的選擇,或是民間劇團對到學校教學的觀念,都有重要的影響,當要選擇、決定時,有較多的機會考慮類似布袋戲等的戲曲活動。

  上述兩項影響因子僅就布袋戲層面觀察,至於是否大量影響到其他民間活動,例如歌仔戲、跳鼓等,因尚未接觸相關資料,還不能依此論斷;但就藝術教育(含正規及社會)層面而言,實是一項值得深入探討的課題,因為藝術教育直接影響人心,即等同於影響潛在的社會成本控制。

  就時間點言,有另一頗值得玩味的現象。教育部於1991年發布實施要點,但在1991~96間所增的社團單位數僅有24個,其中至少有7個筆者確認與此政策無任何關係;直到近五年數量才大量增加,是否政策的發布與執行間有時間差,或者布袋戲相對吸引力較弱,又是另一個可以投入的課題。

3.學校分布:

  學校分布統計如下表:

附表3-3:學校分布表

級別

大專院校

高中職

國中

國小

社會

數量

12

5

14

59

12

   就學校分布言,以國小佔近半數,若加上國中則超過七成,此應與上述教育部政策有絕對正關係,但若考慮全國校數,又必需以另一角度來衡量了。全國校數統計如下表:

附表3-4:全國校數統計表

 

全國

台北市

台北縣

備註

所有大學及院校

135

 

 

 

公立大學

27

8

1

 

私立大學

30

7

4

 

公立學院

23

2

0

 

私立學院

55

4

7

 

專科(大學及學院附設專科不計)

19

 

 

 

公立專科

3

 

 

 

私立專科

16

 

 

 

高中

294

 

 

 

高職

182

 

 

 

所有國中

724

61

62

 

公立國中

 

57

61

 

私立國中

 

4

1

 

所有國小

2636

152

206

 

公立國小

 

142

202

 

私立國小

 

10

4

 

資料來源:教育部網站,2001/10公告

   全國國小數為2636,但布袋戲社團數僅59,比例實在低到幾乎可以忽略,這並不表示教育部的政策出現問題,如果有其他傳統藝術社團的統計數量,較能呈現接近事實。若以布袋戲主觀意識來看,當然要認為推展績效甚低,因為布袋戲團分布全台,據非正式統計,極盛時期全台達千團,布袋戲印象也應是許多人所共有,且布袋戲偶又具卡通化的親和力,為何數量如此少、問題在何處?又是另一個課題了。

  就社會文化的傳承言,本應以民間自發力量為主方為正途,但就現在社會概況言,文化進步的層次終究還未能成熟的自發成長,依賴教育政策者仍為必然,雖然教育部在關懷民間藝術的作為起步稍慢、校園稍有封閉的傾向,這些年來終究亦有些許成果;雖然不能立竿見影得到政績,能紮下根基以待來日的政策更值得支持方屬允中。

  全國高中職與國中的數量和為1200,但社團數和僅19,許多老師或教師會表達對此一階段學生的看法,其中升學壓力及青少年未成熟的自主性應是關鍵點。升學壓力已存在數十年,是眾所皆知的事;未成熟的自主性則指一般所稱的叛逆性格,筆者認為,這種特質不應以負面的方式形容,應視為人格成熟過程的一個階段,由於在這不穩定期的孩子比較難帶,也有敬而遠之的教師。

  台灣院校學生因十餘年在教育體系中生活,許多價值觀已漸成型,對西洋文化與母體文化認知有多少差距是值得深入探討的課題。此處筆者要提出比較不常討論的觀察點,就是與社會的生活疏離,似乎大部份院校學生與社會的關聯性甚低,有些像在兩個生活圈中,長遠來看,是否絕對的正面或負面,非筆者能力所能評論,但與大專院校成立布袋戲社團應有相當的關聯性。因社團均屬自發性行為,當沒有資訊時自然就沒有發展,如果沒有帶入種子,如何期待發芽呢?

  在院校的社團有另一個霹靂現象,例如台大、淡江本來有傳統布袋戲社團,但目前均已停止活動,而另有以霹靂系統的演法為主的社團成立,在文化、東吳也有霹靂系統者,可算是布袋戲霹靂現象的另一呈現。

  社會上成立類似子弟團的布袋戲社團並不多,是否與社會文化價值觀、亦或布袋戲的演出特質有關,或者還有其他因素?目前尚無足量的資料可以探討,但若就個案而言,幾乎每個社團都有其不同的特色,例如由一群愛好者組的小玉泉、觀自在、南北坊,在各自熟悉的地域努力活動;威震八方社區則是學校型的延伸;唭哩岸則走出社區布袋戲的路;西田社則有部份成員轉以布袋戲為業。可說每個單位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除了共同的對布袋戲的熱情外,各自的內容都足以獨立成篇幅了。

4.教學數量分布:

  教學數量分布統計如下表:

附表3-5:教學數量分布表

教學數量

劇團名稱

劇團數

14單位

亦宛然

1

11單位

唭哩岸

1

8單位

新興閣、明興閣

2

6單位

西田社、新天地

2

5單位

明世界

1

4單位

新興閣第三團、祝安

2

3單位

真快樂、春秋閣、美玉泉

3

2單位

小西園、輝五洲、金台灣

3

1單位

金鳳凰、雲南閣、宏賓、俊興閣、長義閣、通興閣

乾華閣、諸羅山、天宏園

9

  上表左欄位表示劇團前往教學的單位數,右欄位表示曾教這種數量的劇團數,中欄位為劇團名;例如第一筆資料表示,曾教過14單位的劇團僅有1團;最後一筆資料表示,教一個單位的劇團數有9團。當然,教學數量與劇團品質不一定有正相關,此處所要探討的是劇團與教學的部份。

  全台曾可能有千團,但目前所知實際參與教學工作者僅24團,可能原因有幾項。一者,還有許多劇團必需要靠演出生活,教學工作會嚴重影響演出的時間;再者,不少劇團雖團名尚在,因市場衰敝,其實已呈退休狀態,外界未聞其名,當然無法聘請前往教學;三者,帶社團與帶徒弟有天地之別,曾有教師言及,他們這一代最辛苦,以前要學戲要去拜託師傅,現在要教戲要拜託學生,可見社會改變對這一代衝擊。

  筆者亦曾在數所國小教過數年,能深刻體認在國小的教師的難處。因教師並未如同學校老師有修習過教育相關課程,先天上就已有不足;教材、教法等如何做教學評量,又難有架構可依,幾乎都是在嚐試錯誤中成長,當然影響參與意願。

  另一方面,學校行政體系的配合也有絕對的關係,有位團長就開玩笑的說,他是跟著X校長走的,因為該校有布袋戲社團,當X校長調職後,接任校長就停辦了,而X校長新任的學校馬上開辦,所以就等於是跟著校長走了。對此筆者亦有深刻體認,因有機會承辦輔導數校布袋戲社團業務,其中幾校因行政系統並未配合,教師又難掌握學生動向,幾乎僅像是短期托兒所,在學習上進度嚴重落後,最後只得裁撤而將有限資源用於更適當處。學校行政體系是否對此類社團活動有另一番考量,又是另一個值得探究的課題。

5.正常活動分布:

  正常活動分布統計如下表:

附表3-6:正常活動分布表

時間

單位

1981-86

(1單位)

莒光國小

1987-91

(7單位)

格致國中、平等國小、新莊國小、北峰國小、保長國小、高朗國小、南北坊

1992-96

(12單位)

陽明山國小、龍安國小、孝威國小、同樂國小、會稽國小、何厝國小、興安國小、新興國中、漢民國小、正義國小、小玉泉、觀自在

合計

63

  所謂正常活動指目前正常者。

  由上表可看出,能持續維持著僅有莒光國小,能維持超過十年者有8個單位,維持超過五年者有12單位(不含維持超過十年者),比例都不算很高。在社會條件較難配合時,這種型態的社團本就較難維持,其實是無可奈何者。

3-2教學型式

  傳統技藝因有先天的體質、教育系統、社會價值觀等種種問題存在,在教學上還未能有所突破,如果要達到紮根、推廣目的,對教學部份深入研究應是當務之急。

  此處整理觀察所得並試述其影響,或許可提供有志研究者另一種參考。

1.傳統型:

  大部份教師都屬於這類型者。深切希望能教出一批功力深厚的演師,並以職業劇團的標準衡量,因為期待甚高,投入也相對很深,在教學工作的表現上是屬於極度熱情者。

  若論優點,對學習成果有較大幫助,學生能中規中矩,也符合一般對布袋戲演出的印象,例如板橋莒光國小,第一代學生目前已有數人進入職業團,演技在年青一代中,可算相當成熟的。

  問題則在於與學生、老師或家長的期望是否有落差,是希望以一個普通社團的型態運作,還是必需強力支援社團活動,這是很難在短期內溝通完成的,甚至永遠也沒有完成的機會。如何在這兩種方向中取得適合的施力點,也是值得探討的課題。

2.一般型:

  沒有特殊的期待,與一般社團活動相似。

  可能的形成原因有三。一者,學校的政策(含家長或其他因素),希望學生經由布袋戲去拓展視野,或者成為學習活動的一部份,所以,以一般社團活動的型式存在。再者,教師的價值觀,可能教師認為帶學生必定與帶徒弟有所不同。三者,教師的彈性疲乏,此將於3-3中另論。

  如果以布袋戲為主體考量,這當然不是值得鼓勵的做法,因為必然降低技藝水準;但若以教育的角度考量,似乎推廣戲曲的目的己達到,又有何不可呢?

3.互動型:

  以認識傳統戲曲為主要目標,布袋戲為與成員互動的橋樑,與第2型教學的方式的最大差別在於是雙向式。

  一般教師大都屬於單向傳輸,將所學技藝盡量教給學生,教學效率不一定高。當然評價必需源於設定,如果以傳承技藝而言,傳統型是最高的,學生可以一板一眼的紮下基礎;如果以認識傳統戲曲而言,因必需反覆練習同樣的內容,自然廣度就有所不足了。

  互動型雖還是以單向傳輸為主,但能藉由活潑的學習過程與學生產生互動,在某些學派的教學法裡,可能會認為這是最有效率、最適當的的;但若單純就傳承言,效果便有所不及了。

4.自由型:

  教師對教學方式比較不強烈主張,依成員需求而調整。

  大部份是因為成員中或學校帶隊老師有主動意識,例如劇本的編排、音樂的使用、道具的使用等,教師則部份配合需求教學,以被動的形式存在。對主動者而言,比較能發揮自已的創意,在技藝層面可能稍遜於傳統型,但在演出效果上,可能比傳統型的更吸引觀眾。當然,也與觀眾的組成有關,如果是小朋友,對一板一眼的表演方式比較不能集中;如果是古路的社會群眾,對連布娃娃都上台演出可能也要加以批評了。

3-3社團經營困難

   因於社會條件的配合度,至目前為止,布袋戲社團的經營都還處於蓽路藍縷的階段,將來是否有康莊大道的機會還有待觀察。將社團經營的困難綜合整理如下述。

1.經費困難:

  幾乎是所有社團共同的困難,又可分為常態維持經費不足、來源不能期待等。

  因為購置布袋戲偶、道具等需要一筆經費,請教師又是另一筆鐘點費,如果經費不足,即使教師願意犧牲奉獻,也很難長久維持。在教育系統中,因民間技藝相關社團越來越多,相對的,能申請到的經費越來越少。在教育政策上是否大力支持、是否有在相關預算的編列上考慮到還待了解,事實是大部份能爭取到的經費實在有限。在民間要募得相關經費也有所困難,除了少數社團能得到特定團體的贊助外,大部份是沒有來源的。

  對經費短缺的處理方式,一般都是將社團活動暫停,有經費時再繼續。所以,上列目前還在活動的63個社團中,有的事實上是斷斷續續;也有不在上列社團中的,可能近期會重新活動。

  除了維持經費不足外,另一個經費的問題是不能期待來源。例如,政府預算是每年編列,因為社團活動並非絕對必要,似乎未見每年常態編撥者,大都是按年度申請,以教育部「國民中小學推展傳統藝術教育實施要點」所列辦法,學校於每年開學送計畫至教育局,教育局於每年九月底彙整後報部複審,十月中旬前核定及辦理撥款手續,而核定數難以估計,以致於學校無法做長時期計畫,只能有多少錢辦多少事了。

2.師資來源:

  教師來源以傳統劇團成員為主,因劇團需維持生計而影響上課時間、老藝人因與小朋友溝通困難而放棄、年青一代接手者稀等等因素,能投入於教學工作者實在不多,形成師資不易找尋。有的選擇放棄,有的則遠赴他鄉聘師,例如有從台北到花蓮教學者;筆者亦曾接獲台南來的邀請,實在不敢答應,因為長途跋涉一定無法長久,介紹當地劇界朋友才是正途。

  另一個社會因素則是資訊流通不足,或許有的藝人願意做教學工作,但卻苦無機會,有的單位要聘師資卻遍尋不著。如果能將雙方媒合,相信社團量會增加不少。

3.成員流失:

  在學校中,學生可能因為家長主觀意識、學生需參加補習等等而退出,使教師產生挫折感。社會人士則可能因工作而疏遠,例如有一團因其中一位主要演出人員工作調地,與原來活動區域有南北之遙,使得社團活動力急速下降;另有一團則是因為成員工作常加班關係,練習時間無法配合而暫停。

  社團活動本來就會有人員流動,如果常態來看,當不致於有何不妥,但若以教師或社團成員的角度,對社團的持續卻是一大考驗,當中的甘苦,實不足為外人道也。

4.彈性疲乏:

  長期從事同樣的工作總免不了產生彈性疲乏,但教師因未受學校體系的教師養成教育,比較容易因成員流失、學生畢業而有新人加入、反覆教習相同內容而彈性疲乏,減少教學熱忱。這可能是難以克服的問題,外界能給予的幫助恐怕有限,全在於教師個人是否能調適吧。

5.教材及教學法:

  在傳統技藝的教學中,教材及教學法的建立是學術界比較有可能使力的。一般形式是隨教師個性、經驗而教,因沒有適當教材(或劇本),是否適合純學校教育立場則有待觀察;教師因未修習教育相關課題,對教材或教學法的適切性較難評量,因而,成員學習成果各異,無法設定適合的目標,依計畫而執行。

  如果有教育體系的學者與藝界合作,研發一套適合的教材,透過教學實驗,相信漸漸可以建立較合適的教材及教學法。要達成這個理想的前提是,雙方都必需放棄本位主義,能有耐心的溝通及長期合作才有可能,至於什麼時候會實現這個理想還在未定之天!

3-4個案探討

  本計畫雖受限於經費而無法深入,筆者就個人比較了解且能代表一種型式的團體分別較深入的敘述,這並不代表其他單位成績不佳,希望將來有機會能將為布袋戲盡心盡力的單位做較深入的記錄,也能為布袋戲的歷史做一見證。

1.亦宛然與莒光國小:

  亦宛然掌中劇團在李天祿藝師時即享盛名,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莒光國小與亦宛然相遇,郭端鎮老師邀請李天祿團長到學校教小朋友布袋戲,李藝師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自1984年起開始教學,取名為「微宛然兒童古典布袋戲團」,一直持續至今(2002),莒光國小在亦宛然的教導下,也一直是學生層級布袋戲的代表者。

  論其成功原因有三。

  一者,亦宛然是整團前往教學,可說是一團對一團,而非一般印象中的教學。因剛成立社團沒有任何經費來源,亦宛然免費提供師資、器材等等所有必需的資源,團員也有許多參與者,使得教學工作可以順利展開。亦宛然團員因首次對小朋友教學,其熱情投入程度是可以想像的。

  二者,亦宛然以傳統布袋戲享名,在教法上也維持傳統,在基礎根基上是一板一眼,小朋友學到紮實的功夫,當然受到各界的肯定。

  三者,學校全力配合,老師跟在學生旁邊不敢有一點鬆懈;也考慮到學生家長的觀念,全力溝通以爭取小朋友的空間,不致對練習有所影響。更重要的是在國小畢業後,在新埔國中也能繼續,國小三年練習及演出的基礎可以有機會成熟,對演技的磨練有絕對的幫助。

  事實上,亦宛然及莒光國小所做的已接近戲劇學校的規模了,只是布袋戲到現在卻都還沒在教育體系中列名。當初莒光國小第一代的小朋友受各界邀請演出,足跡幾遍歐、亞、美世界各地;如今都已長大成人,有的在亦宛然成為職業演員,因為有深厚的根底,演出都能有很好的表現,也是台灣傳統布袋戲年青一代少數演師中的傑出者,更延續亦宛然社團教學的傳統,在各國中小中擔任布袋戲教師,成為薪火相傳最佳的代表。

2.西田社布袋戲實驗劇團:

  西田社布袋戲基金會自1987年開設第一期布袋戲研習班,爾後經常開設類似班別,部份有興趣的學員並沒有因研習結束而離開,終於能在1990湊足一團人數,在基金會輔導下成立「西田社布袋戲實驗劇團」。

  劇團成員有計程車司機、研究生、木工師傅、學校老師、上班族等等,都是對布袋戲有興趣才加入的。雖然因工作關係,基礎工夫沒有練的很紮實,在推廣工作上卻盡了不少的力量,以活潑的模式在台北地區許多地方推廣布袋戲、甚至遠赴台東。

  在經歷三年後,成員終因工作關係而暫停活動;約沈寂了一年後,部份成員重新組合,以「西田社布袋戲劇團」出發,繼續布袋戲推廣工作。自成立至今,所進行的推廣演出約在三、四百場次,已超過一般社團活動的程度了。

  事實上,當轉型到「西田社布袋戲劇團」時就與一般社團活動有所不同了,因為陸續有成員轉型成職業演員;至目前所知,有三位成為職業演員,有一位成為社區布袋戲的推廣者,有一位成為布袋戲的研究者,佔成員數將近一半。這也是西田社布袋戲劇團獨立敘述的重要原因。因為布袋戲由社團活動玩到成為職業似乎很少見,以社團活動為基礎而能進行這麼多推廣活動也不多見。

3.潮州明興閣掌中劇團:

  潮州明興閣掌中劇團在南部從事教學活動相當多、範圍也很廣,故獨立敘述。

  明興閣是一個布袋戲家族,家族裡有前場的演師、有後場的樂師、會製作戲偶、畫布景,凡布袋戲所需的幾乎包辦了,第三代更有以布袋戲為題撰寫論文的碩士,在布袋戲界可算是獨一無二的家族了。

  其教學範圍南起恆春、北至台南,南部地區均包含在內,對每週需各地奔波似乎也不會疲累,而且至今維持了十年。對長期居住在台北都會區的人,可能難以想像南部地區兩縣市間的距離,如果偶爾遊山玩水,可能不會覺得有什麼好驚奇的,如果要長期從事,能持續多久可能還需觀察吧。

  為了讓小朋友有比較適合的劇目可演,團長還為小朋友改編劇本,取材於歷史故事,改編成比較適合小朋友的內容。在這方面所盡的心力在布袋戲界也是少見的,可惜的是,北部地區對明興閣似乎所知不多。

4.更生閣掌中劇團:

  布袋戲除了是布袋戲外,其餘還能有什麼呢?這裡舉更生閣掌中劇團來做代表;更生閣是土城少年觀護所中成立的,教學的師資是新興閣掌中劇團。

  新興閣在教學上也非常有特色,所教的宜蘭孝威國小還代表前往日本做交流演出,為民間文化活動增添許多光采。在一次機緣裡,得以在少觀所中成立布袋戲社團,也持續至今,為布袋戲增加了另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以布袋戲做工具,成為準醫療的一部份。

  這樣的行動在三芝鄉的三芝國中也曾經有過,對象是一群高關懷班的同學,由亦宛然教學,不過僅維持一個學期便停辦了。個案則有西田社教學中出現的極不合群的小朋友在布袋戲社團活動中成為一份子的案例。由於筆者對教育外行,不能妄發評語,僅能提出這樣的事實做為有興趣者的。